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重生似水青春最新章节!

    “你,你这小子。”

    林筱凝知道申大鹏这是跟她开玩笑,嘲讽她在来的时候差点出了车祸,或许是受到申大鹏笑容的影响,脸上也是终于泛起了微笑,“放心吧,你可是我们林家的大恩人,我慢点开车就是了,保证把你安全送到家……”

    林筱凝倒真的是说到做到,说慢点开,还真是慢的可以,当车子停在公安局家属楼的时候,已然快到十点了。

    “林姐姐,谢谢你送我回来,回去的时候也慢点开……”

    申大鹏还想提醒几句,可他刚开了车门,身子却是没站稳,趔趄着差点摔倒。

    其实也难怪,晚上没吃饭,一下午时间都在路上折腾,还被抽了400的血,没有晕过去,已经算他身体好了。

    “还是我送你上去吧。”

    林筱凝放心不下,赶忙搀着申大鹏,走向楼道。

    可她始终没想到,一个局长,家里竟然会住在最高的六楼,俩人也不知是谁搀着谁,反正到了六楼的时候,都是累的气喘吁吁。

    申大鹏刚打开门,就听到里面父亲不悦的喝骂声:“臭小子,我昨天就让你早点回来,怎么今天又……”

    申海涛话说一半,就生生噎在了嗓子眼,看着申大鹏身后还有个漂亮的女孩子,自知不该骂人,只得报以疑惑的目光望向申大鹏。

    林筱凝尴尬的不知该说什么,申大鹏则是淡然的嘿嘿一笑,“这是林筱凝,我刚认识的一个姐姐,帮我复习功课的。”

    “哦,筱凝,快,快进屋坐。”

    当着外人面,申海涛不好继续发火,而且听到是给儿子补课的,这是好事,赶忙请林筱凝进屋。

    “不,不了,叔叔,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林筱凝几乎是落荒而逃,她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会有如此窘迫的模样。

    听着林筱凝的脚步声在楼道里消失,申海涛才关上了房门,转头问申大鹏:“这是怎么回事?你是不是搞对象了?”

    “噗。”

    申大鹏差点没喷了,无奈的叹了口气,“爸,你能别瞎说么?人家是省城大学的高材生,帮我补课呢,之前在省城买净水设备时候认识的,我最近成绩进步这么快,都是因为林姐姐给我补习功课。”

    “哦。”

    申海涛这才点点头,一想也是,林筱凝长得亭亭玉立,又是省城大学的高材生,怎么会看上自己这个相貌不出众,家庭也没有丝毫背景的儿子。

    申大鹏站在阳台上,看着林筱凝驾车缓缓驶离,才放下心来,小区里夜晚没有路灯,一个女孩子总归不太安全。

    刚转过头,却看到父亲正在用怪异的目光盯着自己,申大鹏微微一愕,总觉得父亲在怀疑什么,可又不好解释,只得蹑手蹑脚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松白大厦,KTV包房当中,一群浓妆艳抹的狐媚女子正团团围坐在朱神兵和朱神佑两兄弟身边,其中还有个手臂上纹着蝎子的壮汉,大口大口的喝着洋酒。

    手掌则是不老实的在身边女子的胸前大肆揉搓,似乎是力道有些大,女子脸上略带痛苦之色,扭捏着身子想要躲闪,可又不敢太过明显,生怕惹得壮汉不悦。

    她可知道,这是兵少的贵客,若有半分怠慢,等待她的定然是一顿毒打。

    这壮汉正是袁帅口中的‘蝎子哥’,名叫谢子豪,在市里已经换了好几所高中,也复读了两年,都没能考上一所大学。

    这次又因为打架斗殴,把一名学生的腿给打断了,被学校直接开除了,无奈,只能转学到这小县城来复读。

    “子豪,欢迎你来县里读高中,这里是我堂弟的地盘,有事你就说话。”

    朱神佑举起酒杯,微笑着敬了一下,一饮而尽。

    “艹,这是你们哥俩的地盘?那我在学校里还有人敢跟我装比?看来,你们哥俩也不怎么样么。”

    对于朱神佑的话,谢子豪则是满不在乎,牛比哄哄的晃晃脑袋,“这要是在市里,我早就把那家伙给废了。”

    “你……”

    朱神兵有些恼怒,在青树县,还没有人敢跟他张嘴闭嘴的说脏话,正要发作他的暴脾气,却被旁边的朱神佑给拦下了,悄悄摆了摆手提醒:“神兵,我给你正式介绍一下,这位可是市公司副总的公子。”

    “呃。”

    朱神兵瞬间醒悟,所谓的市公司,肯定就是市通讯分公司了,这些天堂兄在市里找关系,想要弄一批手机卡的号段,并且还打算在县里开个营业厅,这一系列的计划,那就绝对绕不开谢子豪他们家了。

    “神兵,你别看子豪比咱俩小,但是他可比咱们厉害多了。”

    朱神佑吹捧着竖起大拇指,“他在市里那可是跟你在县里一样的角色,只要他说一,基本上那些混混没人敢说二,这不最近也是打断了仇家的一条腿,才来咱们这散散心的。”

    谢子豪明明只是学校里的不良学生而已,跟市里的大混混有很大区别,而且他打断的只是一个普通学生的腿,哪里是什么厉害的仇家?

    不过在朱神佑的嘴里说出来,倒成了无所不能的霸道人物,谢子豪自然是开心不已,举起酒杯,仰头大笑:“佑哥,你这话说的,好像我很残忍啊,我哪里是那种人,我只是把他的腿用钢管抽打了二十几下,谁知道他那么不抗揍。”

    “哎呀,子豪兄弟好力气,竟然活生生把人的腿给抽断了,佩服,佩服。”

    朱神兵也知晓了谢子豪的重要性,嘴上象征性的吹捧几句,可心里却在暗骂,特么的打断一条腿还用砸二十几下?老子特么一下就能把你砸个粉碎性骨折。

    “那是。”

    谢子豪还不自知,高傲的昂着头,结果换来的,自然是朱家两兄弟在心底的鄙夷,可兄弟俩脸上还是堆满了笑容。

    “那个……小琪,去,给子豪兄弟唱首歌听听,来最拿手的。”

    朱神兵指着一个略有姿色的女郎,大声吩咐。

    “哈哈,还唱什么歌,多浪费时间,跟老子出去玩玩乐器,轻松快乐,多好。”

    谢子豪一边放荡的说着,一边用大手抓着自己的裆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