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重生似水青春最新章节!

    众人开始收拾舞台和设备,刘凤霞看着一摞摞的百元大钞,兴奋不已:“大鹏,这一天就卖了这么多钱,厂里也不需要钱,要不然先分给你?根据之前的约定,你是咱们净水厂的大股东,占了80%的股份,那就应该分到……”

    “小姨,你就别算了,我也不用钱,先存着吧,留做厂子的发展资金,按照目前的需求,用不了多久就得增加设备了。”

    申大鹏不经意瞥到了身旁的孙大炮子,不知为何这家伙竟一直在呵呵傻笑。

    孙大炮子原本只是个混混而已,虽说多多少少在年轻人那里有些面子,可说到底还是个收破烂的穷鬼。

    自从跟了申大鹏,他现在的工作可体面多了,净水厂配送经理,他家里的老母亲也很高兴,看着自己的儿子从不着调的混混,变成了带领棚户区一群苦哈哈做起了正经工作的经理,自然是异常欣慰。

    看着孙大炮子满脸洋溢着笑容,正在任劳任怨的匆匆忙碌,申大鹏倒是有些纳闷,也不知道前世孙大炮子为什么要捅人,但现在看来这家伙并没有想象中那么不堪,难道是受了自己的影响,改邪归正了?

    中午的时候,曹梦媛和林晓晓一起逛街买衣服,经过广场的时候也看到了水厂的促销活动,忽然想起申大鹏曾经送过水票和饮水机,于是回到家里便打通了水票上面的电话。

    没想到送货的速度还挺快,不到半小时,饮水机已经放在客厅安顿好,正在摆弄着,听到了开门声,转头一看,是父亲回来了。

    “嗯?梦媛,干什么呢?你买饮水机了?”

    曹父换了拖鞋,刚进客厅就看到了曹梦媛在摆弄一台饮水机。

    曹梦媛支支吾吾,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今天经过清水广场,我也看到净水厂做的促销活动了,听说纯净水要卫生一些,你喝点也可以,你花了多少钱?爸爸给你,你的零花钱也不多。”

    说着,曹父便伸手从兜里掏出了钱包。

    “不,不用,这也不是我买的。”

    曹梦媛连连摆手,实话实说:“净水厂是班级同学家里开的,这饮水机和水票都是他送给我的。”

    曹父微微一愕:“这一套东西要一千多吧?谁送你的?他给你送礼干什么?”

    看着父亲皱眉,曹梦媛更是不知道该怎么回应,红着脸像是做错事的孩子。

    “是那个叫什么申大鹏的同学?”

    曹父忽然想起了之前在超市的一幕。

    曹梦媛点头嗯了一声,曹父也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

    “那我回去学习了……”

    曹梦媛慢慢踱步向她的卧室走去,几次想要跟父亲解释,可着实不知该如何开口,正如父亲所说,这一套饮水机至少也得一千多块,申大鹏凭什么要白白送给她?

    周一,县委新民书记去市里开会,车上,秘书霍建中正在汇报工作,提到了刘凤霞的净水厂:“铁县长那边来的文件,今年县里要扶持的民营小企业中,是不是可以增加这一家?属于民生企业,市里也比较关注农村的用水问题。”

    “嗯。”

    新民书记轻轻点头:“听说昨天净水厂和佑通手机卖场有争执?在广场闹的沸沸扬扬,怎么回事?”

    “倒也不是什么大事,刘凤霞的净水厂宣传要在广场做促销活动,结果被佑通手机卖场先行占了地方,最后是城管执法队来解决的。”

    霍建中翻看着手中的材料,都是各个局汇报上来的工作情况。

    “怎么解决的?”

    霍建中立刻明白,书记这是在问有没有以权谋私,于是把情况大概说了一下。

    “嗯,这个申海涛不简单,能让他的家属做的有理有据有节,没有单纯的仗势欺人,朱淳的家人也无话可说。”

    新民书记本就看好申海涛,觉得是个人才,只是因为年纪有点大,不适合作为培养对象跟着他离开青树县,现在对申海涛的好感又增加了几分。

    “是啊,我当时也奇怪,朱家岂是轻易善罢甘休的性格?于是就多了解了一下才知道,城管局完全是按照县里的规章办事,不管谁去了,也都是无话可说。”

    连霍建中也是暗暗些佩服申海涛,从队长直接升为局长,却没有膨胀,怪不得会让新民书记另眼相看……

    “运动场上彩旗飘,运动健儿逞英豪,你追我赶争第一,友谊第一风格高……”

    伴着一声声老掉牙的开场白,县一中的运动会正式开幕。

    高一、高二年级开始进行方队检阅,对于即将高考的高三,时间就是分数,所以并没有花时间去排练,但是运动项目还是照常进行。

    上午的赛程是男女短跑和男女跨栏的预选赛。

    申大鹏爆发力不错,跑了个第三名,对于很少运动的他来说,也算是不错的成绩了,毕竟前两名可是学校体育队的,都是能够特招进入体校的特长生。

    刚要下场休息,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一声略带苦楚的惊呼,转头一瞧,却看到王诗诗跌坐在地上,申大鹏赶紧跑了过去,看着王诗诗痛苦的表情,也不知哪里摔坏了:“你怎么了?哪里疼?我帮你揉揉……呃。”

    申大鹏话说一半,却看到王诗诗正捂着胯下的私密部位,顿时让他尴尬不已,手足无措!

    幸亏王诗诗和他比较熟悉,不然肯定会被当成故意耍流氓了。

    前几天,王诗诗在练习的时候并没有任何问题,可到了赛场上,一看到人群涌动,再听得冲天的呐喊声就紧张,结果刚跑了两个栏,就卡在了裆部。

    申大鹏赶忙背起王诗诗跑向校医务室,感受着背后传来的柔软与温热,忍不住暗叹,不愧是未来的宅男女神……

    秋风、落叶,脚下飞奔的步伐,背后颠簸的娇躯,一切一切都像是电影般放慢了动作,在秋老虎的艳阳下,形成了一道青春的剪影。

    只可惜,美好的一幕却没有被众人看到。

    王诗诗静静的趴着,心跳随着颠簸逐渐加速,侧头看着目光凝重的申大鹏,那剑锋的眉,高挺的鼻,刀削的立体脸颊,再加上深邃的眸子,一时间竟是有些痴了,感觉自己脸颊滚烫,心想:“难道……难道……这就是心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