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重生似水青春最新章节!

    申大鹏才不管是什么名字,毫不在乎的手掌快速一搂,把蝈蝈握在了手里,小心翼翼的掐着它的后脖子位置,指着它的大肚子:“看到这个大肚子没有?有这个肚子的就叫蝈蝈,没有这个大肚子,脑袋尖尖的才叫蚂蚱。”

    “都长得差不多嘛,差不多……”

    高天赐尴尬的挠挠头,忽然又看到前面有一片油绿的菜地,顿时兴奋:“这是什么菜?油绿油绿的,是油菜吗?”

    “这是萝卜。”

    申大鹏无力的解释着,侧头看了一眼表姐,深深叹了口气。

    高天赐虽然处处想要表现,但却是那种不知世事的大少爷型,明明心中嫌弃乡下的东西,却还要硬着头皮表现自己。

    “碧绿的菜畦,光滑的石井栏,高大的皂荚树……”

    高天赐毫不在意尴尬的拽起了文化,倒是惹得刘雨薇忍俊不禁……

    申大鹏却是更加无语,那是鲁迅的故乡,这里,哪有石井?哪来的皂荚树?你挖的你种的啊?

    李文婷和赵宇两人始终腻乎在一起,当着刘天硕这个小孩子的面倒是有些收敛,至少没不分场合的做出不合时宜的举动,只是搂搂抱抱而已。

    王雪莹蹦蹦跳跳个不停,对周围的一切都感到新奇,不管是她根本就不认识的各种昆虫,还是随处可见的狗尾巴草,都能让她研究一会。

    申大鹏看着高天赐演戏,都替他觉得累,无聊只得走到王雪莹身边,“这个叫鸭嘴菜,是一种野山菜,都是剁碎了喂鸡鸭的。”

    “你这是干什么?故意跟我搭仙吗?”

    面对王雪莹突如其来的问话,申大鹏忽地一愣神,才想起来,这年头还没有撩妹这词,而是把搭讪故意念成搭仙,但都是同一个意思。

    也不知道从哪里传出来的,估计就是谁不认识字,念错了,然后就被当成笑话口口相传了。

    “谁跟你搭仙?我就是提醒你一下,马上到河边了,小心点别把鞋弄湿了。”

    申大鹏岔开了话题,以免尴尬,随后几人先后到了河边。

    “哇,这里的水真干净,还很凉哩。”

    王雪莹踩在一个大石头上,葱白玉手在河水中肆意的搅动,拍打,溅起了滴滴水花,这还不过瘾,又捧起略有凉意的河水朝着身后的刘雨薇和李文婷泼去。

    “啊,快住手,凉……”

    刘雨薇赶忙闪到了一旁,不过李文婷和正赵宇紧紧搂在一起,根本躲不开,直接被河水泼到了脸上,阵阵冰凉吓得她手忙脚乱,听得王雪莹的笑声才缓过神来。

    “好啊,雪莹,你居然敢泼我,看我怎么教训你,呀呀……”

    李文婷哪是吃亏的主,终于肯放开赵宇,跑到了河边,也踩在一块石头上,扬起水花泼向王雪莹。

    一时间,两女战斗的不亦乐乎,最后还是在刘雨薇的拉扯下才停手。

    可这时,申大鹏的目光已然定格,始终盯着王雪莹的胸前,看着本就薄纱的T恤在经过河水打湿之后,直接粘连在了看起来并不算太丰腴的双胸上,幸好里面还穿着文胸,这才没有露点,可是凹凸有致的身材却展露无遗。

    “咕噜噜。”

    申大鹏深深咽了咽口水,没想到王雪莹的身材看着并不起眼,却是货真价实的诱惑万分。

    王雪莹也感受到了阵阵炙热的目光,抬头一看便是申大鹏光芒四射的双眼。

    高天赐偷偷扫了一眼就一本正经的移开,赵宇也很可怜,想看又不敢看,毕竟女朋友李文婷在身边,也不好太过分。

    作为男生,倒是矮胖小子刘天硕最为正经,仍在目不斜视的打着游戏机,申大鹏低头一看,还是那‘心跳回忆’的美女恋爱游戏。

    显然,游戏里的美少女对他更有吸引力,相比之下,货真价实的‘大姐姐’反而他被冷落了。

    “看什么看?用不用我脱下来让你们看个仔细?”

    王雪莹略显霸道的一句话,倒是让高天赐和赵宇有些不自在。

    他们俩一个在追求刘雨薇,一个则是带着女朋友,虽然没看,但是却被戳中了心事。

    申大鹏也不想引起误会,同样移开了目光。

    “怎么样?好看吗?”

    王雪莹凑到了申大鹏旁边,蔫声细语。

    可越是这样,申大鹏越觉得害怕,就好像暴风雨前的宁静,尴尬的不知该如何回应,赶忙撒腿就跑,而王雪莹则是嬉笑着在后面追赶……

    傍晚,一直到太阳落山,高天赐几人回旅店休息,申大鹏一伙人则是回去吃饭。

    申大鹏记得清楚,姥姥家门旁有一颗大榆树。

    小的时候还经常跟小伙伴爬上去摘榆树钱吃,甜甜的,苦苦的,在没有零食的孩童时代,那就是好东西了,只有胆子大,敢爬树的孩子才能吃得到。

    而每当申大鹏爬上高高大树的时候,姥姥都是拿着棍子在树下焦急大喊,嘴上说着等申大鹏下来就打断他的腿。

    可每次拿着榆树钱下来,姥姥手中的棍子就拄在地上,也不见用它来打人,倒是会用手掌在屁股上拍打几下,却一点都不疼。

    若是算上前世,申大鹏已经十多年没见过姥姥了,前世父亲被人捅成重伤,姥姥知道后就吓出了毛病,身体一直不太好。

    尤其是在父母亲相继离世之后,姥姥也受不了打击,每日以泪洗面,最后在泪水中离世。

    “姥姥!!”

    申大鹏这一次再看到姥姥,仍旧是容光焕发,精神矍铄,已经七十高龄,头发还没有全白,虽然脸上已经布满了皱纹和老年斑,但脸色却是白里透着红的粉扑扑。

    或许是因为儿女都回来了,姥姥正高兴的小跑着,怀中抱着一捆柴火准备进屋,听到身后有声音,转头看到了申大鹏,顿时笑的露出了原厂的整齐牙齿。

    “大鹏,你个臭小子,不想姥姥啊?回来了也不赶紧来看我,还跟朋友出去疯?”

    姥姥倒是不客气,直接把柴火分给了申大鹏一半,她空出来的手则是紧紧握住了申大鹏的手掌,越攥越紧,越攥越紧,好像生怕会失去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