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br>    “哎,你是病人,不能吃太多,对身体恢复不好,我也是怕你浪费了。..”</br></br>    刘宁臣仍旧毫不客气的又拿起来一个橘子,扒了皮就塞进嘴里一半,把嘴巴塞的跟仓鼠似的,这才继续开口:“你的腿好了?我看你能走路了。”</br></br>    “好的差不多了,本来也没有伤到筋骨,就是些皮外伤,只要别沾到水,别做剧烈运动,再有一个星期就能出院了。”</br></br>    接过刘宁臣递来的另外一半橘子,摘着橘子瓣上的橘络,“刘哥,风老四被我撞死的案子,现在还没结案吗?”</br></br>    “还没呢,不过也快了!”</br></br>    说起来案件,刘宁臣脸色却变得有些难看,“那个陈保量真是狡猾,反侦察能力特别强,风老四明明是他的手下,对你动手也肯定是受他指使,可我们就是查不到证据,几次三番把他带到局里录口供,要么不说话,开口就是‘不知道’三个字,要是再没有进展,就得结案了。”</br></br>    “算了,刘哥,别强求了,刺猬在遇到危险的时候,自然会蜷缩身子,把最锋利的刺露在外面,不如暗地里观察着,就算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好猎手,他能隐藏一时,但早晚会露出狐狸尾巴。闪舞小说网..”</br></br>    申大鹏把摘掉了橘络的橘子瓣又递还给了刘宁臣,自己则是悠闲自若的躺在了床上。</br></br>    “你小子,从哪学的?说话怎么一套一套的?你能想得开就好。”</br></br>    对于申大鹏的状态,刘宁臣虽然有些不解,但还是挺开心的。</br></br>    他也怕大鹏年轻气盛,觉得被欺负了心中窝火,再去找陈保量拼命,那可是个狠辣角色,大鹏又怎是敌手?</br></br>    “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我还得考大学,过人上人的生活呢,而陈保量只是一个活在阴暗角落的老鼠,我为何非要跟他拼的你死我活?马上就要期末考试了,我还希望能考个好成绩,让我爸妈开心开心呢。”</br></br>    “大鹏,好样的!”</br></br>    不算宽大的手掌拍在申大鹏肩膀,却仍旧有些力道,毕竟是个警察,只拍了两三下,申大鹏便已经赶忙躲开了,嘀咕着:“我的腿还没好,你是要把我胳膊也打断吗?”</br></br>    “哈哈……”</br></br>    刘宁臣尴尬大笑,申大鹏也是陪着一同笑起来,之前还安静异常的病房,此刻却充斥着毫无目的的爽朗笑声。</br></br>    在申大鹏住院的期间,曹梦媛和王诗诗曾一同来过医院,本来是抱着关切的心态来看望病人,可是当两人见到申大鹏像个没事人一样,还跟她们俩开玩笑,俩人倒是放心了,只丢下礼物就离开了。闪舞小说网..</br></br>    伤筋动骨一百天,申大鹏的虽然没有伤到筋骨,但血肉却是缝了几十针,也在医院待了整整一个月,才被准许出院。</br></br>    这还是在他强烈的要求之下,毕竟马上就要期末考试了,最近发生的事情又太多,他要抓紧时间进入学习状态。</br></br>    当他回到学校的时候,看到的还是一张张洋溢着青春笑容的脸庞,哪怕都被冻得脸蛋通红,也要把美丽‘冻’人的方针贯彻到底,青春,就是要用来挥霍的。</br></br>    可是当申大鹏走进高三年级教学楼的时候,却是与外面有一种冰火两重天的感觉。</br></br>    倒不是因为外面的天气太冷,而是走在安静的走廊里,除了各种英语、古诗词的背诵声音,剩下的就是数理化的方程式,此时,才彻底感受到高三生活的苦痛,也才更能理解即将高考的紧张氛围。</br></br>    “同学们,距离高考只有半年时间了,大家一定要坚持住,我理解你们的辛苦,也知道你们的烦闷,但你们要想清楚,用半年的生不如死,换来大学四年的美好生活,到底是值不值?想想大学里的那些帅气漂亮的师兄师姐,想想每天九点钟才上第一堂大课,多舒服,多惬意……”</br></br>    “……”</br></br>    申大鹏还站在班级门口,就听到班主任正在给同学们加油打气,用同学们对大学的无知和憧憬,来刺激他们弱小又脆弱的神经。</br></br>    而同学们也是一个个极为配合,原本睡眼惺忪的眼睛,在听到如此美好景象的时候,还是忍不住都小小激动了一下。</br></br>    尤其是正值青春期的少男少女,对那高大帅气的师兄、温婉大方的师姐根本毫无抵抗能力,再加上大陆刚刚流行起港台偶像剧的风潮,所以这些高中生对于美好纯洁的男女关系充满了遐想。</br></br>    “咚咚!”</br></br>    申大鹏轻轻敲了敲门,与班主任对视一眼,得到肯定点头同意,这才乖乖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br></br>    有一句没一句的听着李明辉在讲台上给大家洗脑,申大鹏心中却是感慨,大学生活岂会有那么轻松。</br></br>    回头看看身后空落落的座位,李泽宇又是没来上课,看来这小子是彻底放弃学习了。</br></br>    不过也好,与其上大学里浪费几年的时间,等毕业了再从头开始,还不如用别人上学的时间,努力在社会上站稳脚跟。</br></br>    其实,两者的起步都是相同的,甚至有了社会经验的人,还会高于普通大学毕业的学生。</br></br>    当然凡事都没有绝对,有利有弊。</br></br>    “申大鹏,申大鹏……”</br></br>    可能是最近在医院里待得太久,有些懒惰,本来想着好好复习功课,没成想却在李明辉的洗脑过程中睡着了。</br></br>    听得耳边传来细微的呼喝声,申大鹏猛然惊醒,眯着眼一瞧,竟是王诗诗正蹲在课桌旁边,露出个小脑袋,眨着无辜的小眼神。</br></br>    “怎么了?”</br></br>    由于王诗诗是半蹲在地上,所以申大鹏低头瞬间,不经意就瞥见了她胸前的那一对大白兔,虽然在宽松的校服包裹下,仍旧遮掩不住那本不属于她年龄与身高的突兀高峰。</br></br>    “我表舅从省城回来了,说是给我介绍一个京城戏剧学院毕业的大明星学姐,晚上约了我去吃饭,传授点艺考和演艺路上的经验,不过……我自己去有点害怕,也是害羞,所以想找个人陪我,你晚上有时间吗?”</br></br>    王诗诗抬头与申大鹏对视,吓得申大鹏赶忙移开了目光。</br></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