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

    “王总,您终于舍得抽出宝贵时间,亲自接见我了?我以为,您还是会让雨莹姐传达指示呢!”

    申大鹏微微一笑,话语间有些调侃,似乎也是对王怀龙之前不信任的暗讽。

    当初鹏莹公司成立初始,王怀龙只让王雨莹去找申大鹏合作,甚至连之后的开业剪彩都没有出席,明显是不将这个项目当回事,就是为了给王雨莹练手用的,申大鹏自然多少有些不悦!

    自己重生带来的项目,居然被人家拿去用来给女儿练手,这换谁都不会舒服。

    “你这小子,能力和胸怀成正比了吗?还挺记仇的!”

    王怀龙先是淡然一笑,不过转瞬表情就变得郑重,“说说吧,这次来是为了什么事儿?”

    “王总,我想问一下,这段时间净水器回收回来的货款有多少?能抽调出来的又有多少?”

    申大鹏也不是记仇的人,只是出口气罢了,随即就将话题引回了他这次的目的。

    “货款?抽调?”

    王怀龙微微一愣,没想到申大鹏这次来是管他要钱的:“你缺钱了?”

    也不怪王怀龙多想,申大鹏年纪轻轻事业有成,赚钱了就想挥霍也是情理之中,雨莹都开着跑车,申大鹏会不想着买车?

    只是刚赚点钱就花出去,无疑对于新成立的公司来说,是致命的打击。

    “缺钱,当然缺钱!”

    申大鹏没有注意到王怀龙狐疑的语气,而是深以为是的点了点头:“代理商的回款应该有不少了吧?王叔叔看看可以先结算一笔给我们鹏莹!”

    鹏莹代理商的事务全权是龙昌实业负责的,鹏莹公司只管发货,龙昌下多少单子就生产多少发多少,而至于货款则是龙昌统一结算的。

    当然龙昌作为鹏莹的总代理,利润也是相当可观的,只是所承担的除了人脉和渠道之外,还有铺货的成本。

    代理商根据销量的高低,除了一部分实打实的货款交易,龙昌实业也会进行一部分铺货,卖出后再结算,也是为了缓解一些销量大的代理商的资金压力。

    毕竟很多代理商每次进货的资金有限,但是净水器又实在是畅销,资金回笼再进货,库存就会出现一个真空期,影响市场销售。

    按理说厂家和总代之间会约定一个结款周期,申大鹏提前索要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有点不合规矩。

    “要多少?二十万够不够?”

    王怀龙心中略显失望,但也没有直接拒绝。

    二十万买一辆稍微体面点的小轿车也足够了。

    “二十万?”

    申大鹏一愕:“王叔,您不会是故意想坑我们鹏莹吧,这两个月发出去的货,足有一百多万了……”

    “那你是想全要回去?”

    王怀龙的脸色微沉,“年轻人创业,花钱要有度,据我所知,净水器的利润还是很客观的,你们购买的原材料还可以继续生产五六十万的货,你要这么多钱做什么?”

    “建立全国售后服务中心啊!之前我不是让雨莹姐和您说过,鹏莹有意发展全国市场吗?”

    这回申大鹏有些纳闷了:“车马未动粮草先行,总不能让那些消费者买了净水器,没人安装和维护吧?那我们品牌也离倒闭不远了!”

    “哦?你要钱是为了建立全国售后服务中心?”

    王怀龙愣住了,王雨莹的确和他说过鹏莹要开拓全国市场了,但是申大鹏今天上来就要钱,让他觉得这和全国市场不搭边。

    毕竟招全国代理也是龙昌实业的事情,就算产生广告费,也是由龙昌支付,申大鹏要钱做什么?

    他一直担心申大鹏还是个孩子,有点钱就沾沾自喜,自信心膨胀,为了眼前的利益而止步不前,那并不是他想看到的。

    “是啊,不然我要钱干嘛?难道你帮我建?”

    申大鹏奇怪的反问,这王怀龙看着挺有钱,怎么这么抠呢。

    “哈哈,我就是职业习惯了,总代押款这是行业普遍现象,申经理见谅啊!”

    王怀龙哈哈一笑,自然不好说他之前是怀疑申大鹏的,索性岔开了话题:“全国招募代理商的事情,雨莹和我说了,既然你们有这样的产能和实力,那我这边就着手操作了!对了,咱们还是在全国的报纸上投放之前的广告吗?”

    当时在省内报纸投放广告招商的费用是鹏莹承担的,但是现在龙昌是全国总代,营销费用按照协议自然就由王怀龙承担了。

    “不能再用老办法了,最近模仿的太多了,对于消费者和大众来说,已经失去了新鲜劲和好奇心,甚至已经开始有些反感了!”

    对于悬念广告,申大鹏直接予以否定。

    有些事情,第一个做的是天才,第二个做的是庸才,至于第三个还去效仿的,那就是蠢材了,对于生意场上更是如此。

    申大鹏并不是混迹商场的老江湖,但也不是蠢材,集中搞一大堆悬念广告轰炸大众的视觉神经,浪费脑细胞,估计现在连退休老大妈都懒得猜那些悬念了。

    “是啊,最近效仿咱们的人的确太多了。”

    但对于王怀龙来说,还是有些侥幸心理,“不过,咱们是第一个使用这个方法的,再打出来应该还会有些效果吧?”

    “有些效果?不起负面作用就不错了。”

    申大鹏叹了口气:“试问王总,最近报纸上的那些广告,您还会有兴趣看吗?”

    “现在?”

    王怀龙随手翻开一张办公桌头的报纸,这才发现,他已经很久没在关注这些悬念广告了。

    “你吃了吗?”

    “拥有省内最大自然生态渔场。”

    “龙门鱼宴,北方最好的生态鱼!”

    申大鹏快速的翻找出了三份报纸,组成了一个完整的广告,念给了王怀龙:“王总,您觉得,这种广告,现在真的好吗?”

    “这……的确有些不吸引人了。”

    王怀龙有些尴尬,他最近并没有关注这些东西,没想到报纸上的悬念广告已经铺天盖地。

    这何止是不吸引人,简直就是狂轰滥炸让人反感了!

    碰到个广告都是这样,还有第一篇是一头牛,第二篇是一只草鞋,第三篇是牛皮鞋,穿上就牛皮哄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