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br>    “那……”</br></br>    “那什么那,等回县里拟好了合同,你等着签字拿钱就行了。闪舞小说网..”</br></br>    申大鹏挥挥手示意走人,可转头看到王诗诗还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顿时无奈,“干什么?你是突然觉得钱太少,不舍的走?打算找王总再多要点钱?”</br></br>    “我,我没那意思,我还以为你有其他事情,我得在这等着……”</br></br>    王诗诗边说,乖乖跟在后面走了出去,看着申大鹏不算宽厚,甚至有些单薄的背影,不知为何,却感觉着十分踏实,忽地想起昨晚躺在他怀里睡觉,脸颊泛起丝丝红晕。</br></br>    省艺考是周日举行,一连两天,如果初试、复试都过了,就可以等通知时间,进行学校组织的三试,所以申大鹏和王诗诗两人都是请了周一一天的假,他们俩人同时请假都没去上学。</br></br>    归途之上也是开心异常,申大鹏是因为建立全国售后服务中心的事情得到了支持,王诗诗则是因为意外的获得了一个代言的机会。</br></br>    与他们的开心与兴奋相比,曹梦媛则显得有些心神不宁,申大鹏和王诗诗最近总是一起行动,他们俩人在干什么?</br></br>    是不是有什么小秘密?虽然心中有疑惑万千,但曹梦媛始终都没有去过问。闪舞小说网..</br></br>    周二清晨,伴着被冻得嘶嘶哈哈的吐气声,申大鹏搓着双手走进了教室,第一眼就习惯性的看向最前面的曹梦媛,俩人还是和往常一样,相视一笑,淡然却充满了一切尽在不言中的温馨。</br></br>    纵使只是个十分平常简单的笑容,却能让曹梦媛感觉到特别的踏实,或许,只有在这洒然一笑,才能开启这一整天的愉悦心情。</br></br>    之前几天不美丽的心情,也在这一刻烟消云散。</br></br>    自从省艺校的考试回来,王诗诗这几天有事没事就喜欢坐在申大鹏旁边,翻来覆去就是那几句话,几个问题。</br></br>    “接了净水器的广告,若是影响了你们的销量怎么办?”</br></br>    “我能不能考上中戏、北影啊?”</br></br>    “我是不是走这条路太晚了?能比得上那些从小就准备的吗?”</br></br>    “我……”</br></br>    对于王诗诗这些没完没了,又在不断重复的话语,申大鹏本来是不想理会。</br></br>    但又怕她丢了好不容易才培养出来的自信,所以只能使用各种的心灵鸡汤,来给这个自信心反复无常的小妞洗脑。..</br></br>    还得费尽心思的想出各色各样的底层翻身的励志故事,用以来鼓励王诗诗,几天下来,申大鹏忽然有种错觉,要是自己去开个成功学演讲,会不会很火?</br></br>    他们俩人打得火热,曹梦媛却是时常假装不经意的回头张望,如水般漆黑的眸子里略有担忧,始终没有开口说过什么,但恍惚心绪总是不言而喻。</br></br>    “喂喂,曹大小姐,你最近是在练什么高级的武功吗?”</br></br>    林晓晓拍了拍桌子,声音并不大,却足以把心绪不宁的曹梦媛吓了一跳。</br></br>    “你大呼小叫的胡说八道什么?我练什么武功……”</br></br>    曹梦媛嘴里嘟囔着,略有责怪意味的瞥了林晓晓一眼,又小心翼翼的张望着身后,见到申大鹏和王诗诗并没有注意到她,这才长吁一口气。</br></br>    “拜托了,我的曹大小姐,你就算装做不在乎,也要装的像样一点,好么?都已经下课了,你还看什么书?再说,你的书……拿反了。”</br></br>    林晓晓无奈摇头,帮着把书重新摆正,脸上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br></br>    但又知晓曹梦媛向来心如止水的性子,叹了口气,回了自己的位置,再经过申大鹏旁边的时候,还不忘冷哼一声,希望以此来提醒或者威胁一下。</br></br>    显然,林晓晓别说是冷哼,就是热哼、大哼,也不会起到任何作用,人家王诗诗和申大鹏照旧聊得火热,根本就拿她当做了空气。</br></br>    “王诗诗,省艺校考试没通过,你表舅知道么?”</br></br>    申大鹏问的还算是隐晦,其实他心里是想问,王诗诗有没有把遇到色狼李东风的事情告诉她表舅。</br></br>    或许以她表舅的人脉,可以把这件事解决了,避免影响她以后的星途。</br></br>    “我表舅听说我没考上了,不过他告诉我也不用在意,就是个省艺校而已,现在接了你们公司的电视广告和代言,可比省艺校重要多了,说是到时候托关系在京城找人也会更有把握,其实,今天我也有事要跟你说……”</br></br>    “嗯,说吧,听着呢。”</br></br>    “表舅在省城帮我找了个艺考的培训班,再加上拍广告的时间安排,这两天就得去省城了,所以我请了假……所以……不能陪你一起上学了”</br></br>    王诗诗的脸上纠结不已,语气中也带着几分寻味,就好像申大鹏要是不准她离开,她便会乖乖留在县里,继续这样天天黏着申大鹏似的。</br></br>    “呃……这怎么叫你陪我上学了……难道没我你还不上学了?你这么说可是要惹人误会的,你要干什么就赶紧去,可别牵扯到我,这要是哪天你火了,那些狗仔队再把我给揪出来,我岂不是成了无数少男的公敌?还才没那么傻呢!”</br></br>    “噗嗤!!”</br></br>    本来听着是拒绝她心意的冷漠言语,但是从申大鹏口中说出来,却成了逗人掩面偷乐的玩笑话,王诗诗原本还假意嘟着嘴,最后还是忍不住心中笑意,噗嗤乐出了声。</br></br>    这可能也是一段时间内,王诗诗最后一次笑得如此灿烂了,接下来等待她的,是那从早到晚的艺考培训!</br></br>    还有鹏莹净水器的平面画报和电视广告,也是要紧锣密鼓的开始拍摄录制,对于一个高中生来说,还是有不小压力的。</br></br>    但是,有酸就有甜,有哭就有笑,王诗诗在省城开始忙的怀疑人生,曹梦媛这里却轻松了不少。</br></br>    再没有一个柔弱的小女生黏在申大鹏旁边,她心底那丝丝莫名的危机感,也随之烟消云散……</br></br>    北方的冬季总要比南方干冷凛冽许多,说是滴水成冰也毫不夸张。</br></br>    在北方漫长的冬季,除了有温暖如夏的热炕和暖气,同样也有似火的热烈运动,滑冰。</br></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