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李泽宇指向钱小豪身边的几个人,那几个与钱小豪交好的人似乎也觉得这事是钱小豪做的不地道,所以都选择了沉默。

    沉默,那也就等同于默认。

    钱小豪的脸色比之前更加阴暗,咬得牙齿咯咯作响,却又无可奈何。

    毕竟嘴巴长人家脸上,这几人没说他的坏话,已经不错了,气愤之余,忘记了屁股的伤势,恶狠的坐了下去,结果换来的又是阵阵嚎叫与蹦跳。

    原本因为李明辉生气而严肃静默的教室,瞬间被钱小豪给点燃了气氛,大笑声、欢呼声、叫好声、胡言捣乱的,久久难以平复下去。

    而有些女生却是不为所动,始终安安静静的坐在座位上,制作着独属于她们自己的贺卡,或是送给好朋友,或是送给心中的那个‘他’……

    这一年的冬天,还没有淘宝天猫的双11,也没有电商价格战的双12,只有从西方传来的洋节平安夜,逐渐在学生群中成为了年轻人的主流节日。

    当然了,那时候还没有变成后来的‘失身夜’!

    而平安夜正处于12月份的月末,每每这个节日到来,也就意味着一学期的期末考试即将到来。

    每当第一学期的期末考试之后,就是各个班级里举办联欢会的时间了,这是一个历来的传统,就算高三年级也不会例外!

    毕竟期末考试结束后,过了元旦,就是新的一年了。

    在圣诞节来临之前,提前几天大家就开始准备贺卡,又都是自己掏钱买了各种彩纸、彩布来装饰班级的节日氛围。

    李泽宇更是狠角色,不知从哪里竟然弄来了一棵‘圣诞树’,其实只是个松树的小树杈而已,摆在班级的讲台一边,倒是惹来了其他班级同学羡慕的目光。

    “叮叮当,叮叮当,铃儿响叮当……”

    学校的广播喇叭里放着节日气息的《铃儿响叮当》,同学们都是穿着自己觉得最漂亮的衣服,踩着欢快的节奏迎来了12月24日……

    早自习默契的都被各班级的同学们取消了,班主任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有早早的来到教室里监督。

    同学们把各自早早准备好的贺卡或者礼物,主动送给了好姐妹、好兄弟,或者是心仪已久的那个他(她)!

    没有嘲笑,没有玩闹,换来的都是同学们的羡慕与祝贺。

    人,一辈子总要肆意妄为一次,否则,又怎叫经历过无畏的青春?

    否则,若干年后,当你在慵懒的午后,又怎敢对自己的孩子大声说,当年老子曾怎样,怎样……

    高三,最后一年了,有些话,不敢说出口,但是可以写在纸上,如果连写都不敢,那或许真的会后悔一辈子。

    这时候,正流行着谢霆锋的一首歌:怕什么,爱就去追,怕什么,最多一鼻子灰,再不出手,便宜了下一位……

    “这是给你的贺卡,祝你圣诞节快乐!”

    曹梦媛把一张精致的贺卡递到了申大鹏面前,双手紧紧捏着,好似娇羞的等待着什么。

    或许是因为在班级众人注视的场合,或许是因为初晨朝阳的红晕,曹梦媛竟是露出了一丝扭捏。

    “送给我的?”

    申大鹏还从来未曾见过似水这般的曹梦媛,这或许是她这辈子,第一次给一个男生贺卡吧?

    至少在前世里,申大鹏是没有见过的。

    手中接过了画着粉红色凯蒂猫的贺卡,稍有疑惑,“这粉红色送给我,是不是有点……”

    话还未说完,手中的贺卡就被抢走了,正迟疑,又塞回一个墨蓝夜空的贺卡。

    “那张是送给晓晓的,这张才是你的!”

    申大鹏看着手中的贺卡,夜空繁星点点,明月高悬,美丽极了,而这足够美丽的夜景,却只是个背景而已,夜空下那对一起看着流星雨的男女,才真的引人遐想。

    “嗷呜……”

    班里的同学见到这一幕,顷刻间传来阵阵哀嚎。

    曹梦媛这一举动,明显是在与申大鹏示好,这叫他们这些暗地里惦记着校花三年的男生,怎能不悲痛欲绝?更是对申大鹏羡慕、嫉妒、恨。

    尤其是人群中的钱小豪,目光更是比屋外零下二十多度的气温还要寒冷,也不知愣神的脑子里在想着什么。

    “嘿,鹏哥,我看这可是曹梦媛亲手给你制作的贺卡,你看里面还有字呢。”

    李泽宇在旁边想要打开贺卡,却被申大鹏轻松躲开,将贺卡塞进了衣服里。

    一击未能得手,没了机会,李泽宇只好作罢,“我不看就是了,切,小气,鹏哥,你送曹梦媛的贺卡是什么样的?我给晓晓的是F4的贺卡,三层的,花了我好几十……”

    听到李泽宇附在身旁的唠叨话语,申大鹏才猛然发现,自己根本就没买贺卡,而且也根本就没有意识到圣诞节需要买贺卡!

    毕竟前世的时候,不管是大小节日,还是谁的生日,几乎都可以用微信发个红包搞定,比这些方便多了。

    而且,长大了,成熟了,忙碌了,谁还会去过节?

    曹梦媛可是一中的校花,若是给林晓晓送个贺卡,倒也能够理解,毕竟她们俩是好姐妹。

    但送给申大鹏,就显得有些意味深长,同学们自然也少不了起哄,尤其是人越多的时候,声音越是嘈杂,也更搅得气氛异常紧张。

    曹梦媛轻抿着嘴唇,期盼的目光等着申大鹏的回礼,申大鹏也是将那期许目光尽收眼底,可他压根就没有准备任何礼物,又拿什么回礼?

    难道直接从兜里掏出钱来,告诉人家自己喜欢什么就买什么吧?

    “那个……放学你等我着,我给你一个惊喜!”

    申大鹏左思右想,最后也只得说谎,至少也是先把眼前的尴尬场面化解了。

    “嗯。”

    曹梦媛自作聪明的狡黠一笑,以为申大鹏是不想让别人看到他送的什么。

    羞涩的点点头,回了自己的座位,与林晓晓两人嘀嘀咕咕不知说着什么。

    “放学送礼物?呦吼,鹏哥,你们俩这是要去约会的节奏啊,是不是得带上我一个?”

    李泽宇纯属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班级同学听到了也同样是跟着瞎起哄。

    (鱼宝宝求月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