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br>    李泽宇毕竟也是在社会上待过,‘交’往的都是成年人,说到底他也是不愿意与钱小豪这样的学生计较。</br></br>    最主要的是,他还是对申大鹏没有太多的自信,尤其是刚才看到申大鹏愁眉苦脸的表情,估计是没考好。</br></br>    而钱小豪呢?本来就是班级前三名的尖子生,如此算来,更不能与钱小豪比了。</br></br>    “什么叫不配?滑冰只不过是锻炼身体的课外活动罢了。”</br></br>    钱小豪身边也有几个拥护者围过来,附和着钱小豪所言,“咱们是高三的学生,即将面对高考,学习成绩才是正事,其余全是无用功,怎么,你们不会是不敢了吧?”</br></br>    有了支持者站在身边,钱小豪更是信心十足,有恃无恐的高昂着头,“算了,咱们也别‘逼’他了,一个班级三四十名开外的学生,怎么敢跟我比……”</br></br>    “钱小豪,你喜欢玩是吧,喜欢耍无赖?好,我就成全你!至于念检讨书啥的就不用了,不过输了的人,要在全班同学面前撅着屁股,让赢的人狠狠踢到舒心为止,你敢吗?”</br></br>    申大鹏实在不愿见到一个垃圾、废物在他面前耀武扬威,虽然他想要过平静、淡然的度过学生生活,但并不代表他可以容忍别人的欺辱而无动于衷!</br></br>    有些无所谓的事情,他可以忍让,可是对于废物的嘲讽与挑衅,忍不了。</br></br>    敢吗?这是赤‘裸’‘裸’的鄙视了。</br></br>    “呃……踢屁股。”</br></br>    由于考试刚刚结束,楼道走廊里的人还不多,围观的人并不多。</br></br>    但就是在场的几人,也都是‘滑冰事件’的亲眼经历者,自然知道申大鹏此时提及屁股的时候,是在暗讽上一次钱小豪屁股开‘花’,一个星期都站着上课。</br></br>    “好,好。”</br></br>    钱小豪脸‘色’涨红,但还是恶狠狠的保持着应有的骄傲,“君子一言,快马一鞭,放假回来,咱们就等着看成绩吧。”</br></br>    “君子一言,快马一鞭……”</br></br>    申大鹏嘀咕着重复了一句,瞅着钱小豪疑‘惑’的眨了眨眼,“君子你是算不上了,快马好像也是褒义词吧?你配吗?不过话说回来,马屁股上挨得鞭子,倒是与你‘挺’相配。”</br></br>    “哈哈!!”</br></br>    一句淡然的玩笑话,换来了周围人群的嘻哈笑声,倒也算是给考试过后的短小假期,开了一个完美的伊始。闪舞小说网..</br></br>    期末考试彻底结束后,便是寒假的开始。</br></br>    高一高二的学生都是从考试结束开始,一直到过完年才会开学,大概会经历两个月左右的假期。</br></br>    而作为一个面临高考的三年级学生,能有为期半个月的短小假期,已经算是久旱逢甘雨喽。</br></br>    可是,平常学生轻松自如、开心快乐的假期生活,申大鹏却是比平常更加忙碌。</br></br>    因为公司里净水器的全国代理正在稳步招商,鹏莹品牌在全国各地的安装售后部,也是如火如荼的紧张建设当中。</br></br>    净水厂,王雨莹的经理办公室。</br></br>    “鹏总,你终于肯来了?你是整天忙着泡妞,把公司的事情都抛诸脑后了?”</br></br>    王雨莹语气中多多少少带这些埋怨意味,还带着若有若无的阵阵酸味。</br></br>    “王姐姐,我可是高三的学生,最近期末考试,我不得好好复习一下?我这刚放假不就来看你了。最近全国代理招商,情况怎么样?电视广告的效应还好吗?”</br></br>    办公室里没有第三个人,申大鹏倒是可以惬意的半躺在真皮沙发上。</br></br>    “你最主要是想问代理商呢?还是想问电视广告的事情呢?”</br></br>    王雪莹从办公桌上翻找出两份文件,左手边的一份上面写着‘全国代理商明细’,右手边文件上面的第一张,却是王诗诗穿着古代汉服的写真照片。</br></br>    申大鹏起身到了办公桌前,与王雨莹正对而坐,看着王诗诗的写真,赞叹的点点头,“看来我还是很有眼光的,这丫头打扮一下,还真‘挺’漂亮!”</br></br>    “哼,当然漂亮了,一条广告里里外外就‘花’了一百多万,要是不漂亮,那还不如把钱换成硬币仍河里,还能听听响呢。”</br></br>    王雨莹口中满是酸溜溜的醋味,把照片文件放在了一旁,将全国代理商的文件递给了申大鹏,“从广告开播第二天算起,全国各地已经有二十多家代理签订了合同,还有三十几家‘交’了部分可以退换80%的保证金,应该还是处于观望态度。”</br></br>    “还有,现在省里一共建了七家安装售后部,全国招收了代理的二十多家城市里,也已经建了十六家,后面的还在筹备当中。前期的资金是我爸给汇的款,后面的我大概算了一下,招收代理的钱与建设安装售后部的开销应该能持平。”</br></br>    王雨莹把文件数据列表做的一目了然,加上她口头的简单复述,申大鹏并没用多少时间,便将最近一段时间公司的发展了解的一清二楚。</br></br>    抬头看看王雨莹得意的高昂着头,本想玩闹一番,可最后还是没忍心。</br></br>    毕竟王雨莹只是一个大学还未毕业的‘女’孩子,公司里,小姨对于数据基本上一窍不通,他又因为考试不能经常前来,而王雨莹几乎凭着一己之力,就把公司做到今天这样,已经实属不易了。</br></br>    “不错,王姐姐越来越厉害了,估计再有半年的锻炼时间,就不再需要我了,哎,也不知道以后我得上哪里去找工作喽!”</br></br>    申大鹏连夸赞人的时候,都在用着玩闹的语气,着实能够看得出,哪怕对于重生的他来说,放假也是一件舒心的事。</br></br>    “想要继续有工作?那还不好办。”王雨莹又取出一份文件数据,“你看看,这是全国代理商的订单,如果以现在两套生产线的产量,二十四小时机器不停,可以勉强维持数量,但若是再继续有代理商订货,恐怕……”</br></br>    “你是打算再安装新的生产线?”</br></br>    见王雨莹点头,申大鹏却摇了摇头,“现在代理商的订单暴涨,也是他们怕现货供给不上,所以在给未来几个月存储货物,接下来一段时间,订单会逐渐平稳下来的。”</br></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