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那刚刚签合同的代理商呢?他们不也需要铺货吗?若是订单完成不了,咱们可是要给代理商资金赔偿的!”

    “这就是我放假这段时间,接下来要做的事情,生产新产品!”

    申大鹏拿起一旁的笔,在一张文件纸上写了三个字,‘净化器’,随后望向了王雨莹。

    “净化器?你真的要生产新产品?不等着净水器的销量和售后稳定一下么?会不会……有点太着急了?”

    王雨莹并不是担心申大鹏的眼光,当看到‘净化器’三个字的时候,甚至她还会点头赞叹,不过,现在公司的资金很紧张。

    一方面要收购原材料生产净水器,一方面还要在全国代理商所在的城市建立安装售后部。

    现在要再投钱做‘净化器’的新品,若其中出现了问题,导致资金链断裂,那对于一个生产行业的新公司来说,可是毁灭性的。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刚才公司的财务报表我也大概看了,你是怕公司资金链断裂吧?没关系的,这是我现在的想法,我会把计划书给你们,至于什么时候资金能够承受,你们再什么时候开始生产,但是……”

    申大鹏停顿片刻,又在纸上‘净化器’三个字轻点了几下,“现在公司的广告正在热播,有很多代理商交了保证金仍旧处于观望态度,就是害怕咱们公司的发展前景不够广阔,你想想,若是在这关键时刻,咱们推出新的产品,会不会更加拉拢人心?广告、全国代理商、安装售后部,一系列的效应过后,公司的前景立刻就会显露出来,最短的时间,公司就会形成最大的口碑与人心,蝴蝶效应,听说过么?”

    “这个……要不然……”

    王雨莹迟疑片刻,“我去找我爸借点钱?”

    “不,咱们公司的事情,为什么要找你爸要钱?他只是咱们公司净水器的全国代理商而已,至于净化器的全国代理商……我也没想好呢,到时候在说吧!”

    在王雨莹看来,申大鹏是欲言又止,好像有更隐秘的事情要做,这也加重了她的好奇心。

    她也清楚净化器未来的前景,若是父亲能够拿到全国总代理,肯定是稳赚不赔的生意。

    如此,她心里的天平,也倾向于父亲了,暗地里想着要让父亲赶快找申大鹏谈一谈,哪怕前期多做些投资,后期也是能够翻倍赚回来。

    由于净化器的项目还在研讨当中,所以申大鹏并没有告诉更多的人,除了王雨莹之外,只有小姨知道,而当刘凤霞听说要开发新项目的时候,根本没多想就同意了。

    最近半年的时间,她已经彻底被大外甥的目光和远见折服了,现在别说申大鹏想要做净化器,就是申大鹏想要去盖房子、修路,只要她能做到的,也会毫无犹豫、毫无保留的支持。

    说到盖房子、盖楼,青树县这半年可是盖了不少的新楼盘,也是因为县里政策给的好。

    开发商盖楼占用的地皮,只要把老百姓给抚慰好,前期不需要给政府任何保证金和土地使用金,等到楼盘销售完之后,开发商再拿着赚到的钱,给政府补交使用金和税金。

    而开发商都是还未等打地基,就先卖楼,拿着老百姓买楼的定金去盖楼。

    如此一来,基本上就是空手套白狼的生意,别说是在县里,就算是在全国各地都是风生水起,一时间,盖楼成了最赚钱的生意。

    新楼盘的开发建设,自然就有新用户、新装修,对于申大鹏的净化器来说,这就是一个最完美的机会和开端。

    “小姨、王姐姐,如果对于生产净化器的计划都没有异议,咱们就定下来了,等你们去找生产线和技术,我就不参与了,有之前净水器的经验,想你们也不会有啥问题。不过,我建议销售净水器的时候,附带生产甲醛检测设备,咱们可以免费给新楼盘、新装修的用户做房屋甲醛的检测。”

    “据我所知,甲醛检测设备也不便宜,而且每次检测需要特定的试剂,那可是个消耗品,咱们免费做,若是用户不买咱们的产品,不是赔钱了?”

    王雨莹是大学生,家里又是做各种产品的代理,不像小姨那般一无所知,至少对这些东西多多少少有些耳闻,而且以她开公司之后的精打细算,断然不会做赔本的生意。

    “你卖商品是为了赚钱,别人买你的商品,是因为有需求。空气净化器,说到底也就是把肉眼看不到的空气重新净化一遍,你不把空气中的有害物质让消费者看到,他们哪会知道净化器的作用?见不到商品的作用,他们为什么还要消费?”

    “哦……”

    王雨莹恍然大悟,坏笑着隔空指点申大鹏,“你小子也太坏了,专门找新装修的房子做甲醛检测,新房子的装修里,木制品都会上油,家具中也是味道刺鼻,那有毒有害的物质肯定会多一些,你,你这不属于骗人嘛。”

    “我哪里有骗人了?他们新装修的房子确实甲醛超标,而用了咱的产品之后,空气中的有害物质会降低,这是净化器的效果。有效果,消费者才会购买,不对吗?”

    申大鹏轻描淡写的解释了几句,耸耸肩,“免费做甲醛测试,也算是一种广告吧,而且在新楼盘里都是口口相传,有可能比做广告效果都好。”

    “好,小姨知道你放假时间短,想要好好休息。等再遇到不明白的事情,我会和雨莹商量着来,若是还不行,再找你!”

    小姨心疼的拍了拍申大鹏的脑袋,可又觉得不太礼貌。

    她自己都是有些诧异,半年之前,还是拿申大鹏当小孩子一样的宠溺着,见面还要给他买最爱吃的泡芙饼干。

    而半年之后,却是要公司遇到困难的时候才会找他帮着出主意,很难相信,半年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小骗子……”

    王雨莹还是嘀嘀咕咕的,有些情绪化。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