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喂,大鹏,你会滑雪吗?”

    大人们喝得尽兴,刘雨薇则是凑到了申大鹏旁边,小孩找小孩,这可是从出生没多久就有的天性。

    “滑雪?你要干什么?”

    申大鹏也不知道表姐要做什么,当然不会满口应和。

    “这不是已经下了几场雪,市里有个滑雪场开业了,高天赐认识那个滑雪老板的儿子,所以让我问问,邀请你一起去滑雪,顺便还能给你介绍几个朋友……”

    “这么好心?带我一起去?还给我介绍朋友?”

    申大鹏额头上就刻着‘不相信’三个字,撇着嘴,“是你不会滑雪,所以想找个会的人教你吧?又或者我也不会的话,你也好拉我一起下水,摔跤也能一起作伴吧?”

    “怎么?好心带你出去玩,你还一百个不情愿?爱去不去,以后要是有好玩的,再也不找你了!”

    刘雨薇嘴上说的挺霸气,但却不停的给申大鹏使眼色,不经意间把筷子碰到了地上,趁着捡筷子的时候,凑到申大鹏身边,“大鹏,你必须得去啊,你要是不陪我去,我爸都不同意让我出去玩……”

    “呃……”

    申大鹏无奈,合着自己只是个陪衬的理由与借口,连陪着摔跤作伴的人都算不得!

    可是为了能让表姐与表姐夫双宿双飞,也只好委屈自己了,“好吧,正好我还不会滑雪,可以去学一学,听说是很刺激!”

    “很刺激?很好玩吗?我也要去,我也要去……”

    刘天硕原本只是有颗吃货的心,不过毕竟是个小孩子,一听说有好玩的,自然要当个黏糊人的跟屁虫。

    “滑雪太危险,你还太小,没有家长陪同不能去!”

    不等刘雨薇想法设法拒绝,小舅却先一步开口喝止,这倒免去了不少尴尬。

    整个家族里,当官的升了官,做生意的发了财,老人健健康康,子女学业有成,那轮到他们这些人到中年,即将老去的人儿,心中自然轻松愉悦,不管男女,都多喝了几杯。

    待得家宴结束之时,就连一向酒力不错的大舅,也有些犯晕,还是在申大鹏的搀扶下,才送进了回家的出租车。

    至于小舅一家,也是劝小舅喝酒不开车,替他们叫了出租车回家,最后,申大鹏才与父母共同乘车回家,车上,母亲还不停夸赞儿子真的长大了,懂事了……

    申大鹏既觉得开心,同时也没觉得有什么值得夸赞的,前世今生,他已然经历的许多、许多,若是到现在连家中亲人都还无法照顾的周全,那可真的再没有脸面活在世上了。

    北壶滑雪场,位于青树县与静湖市的中间位置,因为滑雪场建立在北壶山,所以起名为北壶冰雪乐园。

    除了滑雪项目以外,还有很多冬季的冰雪游乐项目,只是因为在静湖市周边只有这里能够滑雪,所以人们都习惯叫做北湖滑雪场。

    周末一早,天边还挂着点点星光,高天赐就开车到申大鹏家楼下等着了,后者则是瞪着惺忪困意的呆滞目光,不明白为何要起这么早。

    尤其是在冷冽的冬季,零下二三十度,早上连被窝都不愿出,得需要多大的勇气还能往屋外跑?

    “咻咻,阿嚏!”

    申大鹏抽了抽寒风刮出的鼻涕,张着大嘴打了个哈欠,躺在车座靠背上,满脸的不情愿,“真搞不懂,为啥要起这么早?难不成滑雪还要排队?”

    “排队倒是不至于,但是上午去玩,人比较少,练习的时候场地宽敞,像你们这样的新手,到了人多的时候,只有被欺负的份!不过你们俩放心,要是有谁敢欺负你们,我肯定让他好看……”

    与申大鹏困得迷迷糊糊不同,高天赐则是显得异常兴奋,嘴里没完没了的嘟囔。

    而他的话语也成了催眠曲,使得申大鹏又迷迷糊糊的陷入了梦乡当中。

    待得申大鹏感觉有阵阵冷风席卷全身,才不情愿的睁开了眼睛,见到与他正面相距不足两三公分的一双大眼睛,猛然吓得连连后退,直到后背靠在了车门上无路可退,这才从睡梦的混乱意识中醒来。

    盯着从另一边车门处伸进来的笑嘻嘻的美女脸庞,擦了擦额头的冷汗,“王雪莹,你怎么来了?”

    “干什么?这滑冰场是你家开的么?只允许你们来,不准我来呀?”

    王雪莹不开心的嘟着小嘴,手上戴着粉红色的棉质手套,好像与她的帽子和围脖是一套,都是粉红色,而且帽子上还带着两只兔耳朵,倒显得有些俏皮可爱。

    “小舅子,快点下车,装备都给你租好了。”

    高天赐双手提着两个大背包,后背上还背着一个,而他身旁的刘雨薇却是两手空空,可见高天赐对刘雨薇有多么宠溺,连个包裹都不让她拿,不过话说回来,这也是挺爷们的表现。

    申大鹏抱着膀子从车里出来,却被阵阵耀眼白芒刺得赶忙闭上了眼睛,用手遮挡着微眯双眼,此时才反应过来,已然到了半山腰,四周都是皑皑白雪,经得阳光反射,当然是耀眼夺目。

    “哼哼,傻子。”

    王雨莹稍有嘲笑口吻嘟囔一句。

    “你倒是不傻,但撒娇卖萌的粉红色,真的不适合你。”

    申大鹏也是毫不客气的回击,随后不等王雨莹再开口说话,就已经凑到了高天赐身旁,“哪个是我的装备?不对啊,你咋知道我衣服、鞋子的号码?”

    “我哪里知道,只不过咱俩身高什么都差不多,选一样的尺码,应该没错吧?反正你也不会滑,单单练习而已,不用那么认真。”

    高天赐的话也是说到了申大鹏的心窝里,他还真是没打算去滑雪,“要不然,你把车钥匙给我,我在车里面等你们吧,这外面,也太冷了……”

    “来都来了,还怕丢人啊?放心吧,真正会的没多少人,我们不会嘲笑你的。”

    王雪莹终于找到了反击的话题,赶忙插嘴嘲讽一番。

    “我……”

    申大鹏无奈,正欲解释,却听到不远处传来嘲笑声。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