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br>    他可是重生过一次的人,自然知道人们未来会更加注重健康饮食。闪舞小说网..</br></br>    这农家乐山庄以后会逐渐变得越来越受欢迎,不过他倒是有些佩服这个山庄的老板,竟然能看得到几年以后人们对饮食的需求。</br></br>    与申大鹏印象中的农家乐并没有太大差别,可能因为冬天,或许是都被关在了圈舍中,总之院落四周并没有四处乱跑的鸡鸭鹅。</br></br>    不过也好,这样就无需担心会在不经意间踩到有机蔬菜的粪肥了!</br></br>    进了三层的小楼里,正面相对便是一个五六米见方的鱼池,里面的鲫鱼、鲤鱼、草根鱼、鲶鱼应有尽有,都是在水中畅游。</br></br>    门口左边是收银台,再往左是一楼的左半个大厅,右边则是右半个大厅,通往二、三楼的楼梯,就在右边大厅。</br></br>    高天赐他们只有四个人,所以预定的是二楼比较靠里面的一个包房,可以容纳六个人,能够给他们四个人,也是因为没有更小的包房了。</br></br>    “服务员,把门关上……”</br></br>    申大鹏正朝着里面包房走去,半路听到某个包房里传来了一声熟悉的呼喊,举目四望,却又没发现哪个包房开着门,耸耸肩,继续向前。闪舞小说网..</br></br>    可是,就在他举步向前不久,之前站立位置右边的包房门却缓缓打开了一道缝隙,一道阴狠的目光从里面传出,又缓缓关上了房门。</br></br>    “堂哥,我没看错,果然是申大鹏那个臭小子!”</br></br>    那道目光的主人正是松白大厦的少东家,朱神兵。</br></br>    而他所在对面,朱神佑正满脸愁容的摆弄着盘中餐食,听得申大鹏的名字,手中筷子重重拍在了桌子上,不过桌子是大理石面,这用力一掌拍下去,倒是让他自己的手掌生疼。</br></br>    “堂哥,这里已经是静湖市的地界,离着咱们县里足够远,要不要让谢子豪找几个人来,好好教训那个臭小子一顿?他可是把咱们坑毁了……”</br></br>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最近还是不要惹是生非了,毕竟厂房那里还需要县里的书记帮忙找投资商,若是这中间咱们再有问题,只怕再也没有机会翻身了。”</br></br>    朱神佑还是比较冷静,在他心里,申大鹏还是没有那几百万的资金重要。</br></br>    “也对,还是得把钱赚回来,有了钱,对付他还不是跟捏死一只蚂蚁似的。”</br></br>    朱神兵关好包房门,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随意夹了一口饭菜,“不过说真的,申大鹏那小子还真有点商业头脑,你看他弄净水器的公司,天天厂房的机器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好像真的很赚钱,他们那里有个工人以前是我的手下,一次喝酒我套了一些话,好像他们的厂子一共也没有多少投资,要不……咱们也干一个?”</br></br>    “一个净水器而已,他们能赚多少钱?就是靠着前期的炒作,临阵磨枪赚一点风险钱,根本不是什么长久的项目,等等吧……”</br></br>    朱神佑叹了口气,“等厂房卖了之后再研究其他项目,要不然手里也没有多余的资金。闪舞小说网..”</br></br>    朱家兄弟俩愁眉苦脸,申大鹏所在的包房里也并没有多热闹。</br></br>    高天赐和刘雨薇还好,从点菜到上菜,始终都腻在一起窃窃私语,可申大鹏和王雪莹俩人却像足了冤家气势,六个人的包房,六把椅子,多出来的两个,就挡在他俩中间。</br></br>    “吃饱喝足,出去方便一下……”</br></br>    申大鹏放下筷子,拍了拍鼓鼓的肚子,可还未等起身,隔着两个椅子的王雪莹却是冷哼一声。</br></br>    “哼,吃饱了就拉,还真是个直肠子,跟我以前养的萨摩耶差不多。”</br></br>    “噗嗤!!”</br></br>    高天赐一口水没咽下去,直接喷了出去,接着便是阵阵大笑。</br></br>    “萨摩耶是什么?”</br></br>    刘雨薇不明所以的眨着既无知又无辜的双眼,目光在高天赐和王雪莹身上来回游走,最后落在申大鹏身上,看见申大鹏的脸色不太好,大概也能猜测到,应该不是什么好东西。</br></br>    “雨薇,萨摩耶你都不知道是什么?”</br></br>    王雪莹有些难以置信,“那是狗啊。”</br></br>    “呃……”</br></br>    刘雨薇有些尴尬,申大鹏是她表弟,如果申大鹏是狗,那她是什么?狗表姐么?</br></br>    看到刘雨薇的脸色也有些难看,王雪莹同时意识到说错了话,赶忙解释:“萨摩耶的确是狗,不过却是一种毛发洁白,长相甜美,十分可爱的一种狗狗。”</br></br>    “既然我这么可爱,我去撒尿应该不会有人阻挠吧?”</br></br>    申大鹏不想理会,拍着有些撑的肚子,走出了包房。</br></br>    正想找个服务员询问洗手间在哪里,高天赐就在身后叫住了他,“诶,小舅子,上厕所么?等我一个,一起,一起……”</br></br>    高天赐说话时特意降低了分贝,眼神还不停的扫视四周,像个做了心虚事情似的神神秘秘,“洗手间在走廊最那面,我带你去。”</br></br>    “你请我上厕所得了!”</br></br>    申大鹏对于神神叨叨的高天赐有些无语。</br></br>    “对,对!”</br></br>    高天赐连连点头,有些语无伦次,显然有点紧张。</br></br>    “哗啦啦……”</br></br>    洗手间里,申大鹏舒爽完毕,提上了裤子要走,这时才发现旁边的高天赐扭扭捏捏的才松开裤带,小鸟还没有放出来。</br></br>    又等了一会,也不见有嘘嘘的声音,忍不住又看了一眼,见到高天赐还保持着原有的动作没变。</br></br>    “喂,你到底尿不尿?我不等你,先走了啊!”</br></br>    说着,申大鹏起身欲要离开。</br></br>    “诶,诶,小舅子,等等,啧,等我一会……”</br></br>    高天赐根本就没尿出一滴,便扭扭捏捏的提上了裤子,嘴里支支吾吾不知道想要说什么。</br></br>    “你这是什么情况?尿不出来?有毛病了?那我可得让我表姐好好考虑一下了,毕竟是一辈子幸福的事情,马虎不得……”</br></br>    说着,申大鹏抬脚便要快速离开,却被高天赐慌忙拽住了。</br></br>    “小舅子,你可别胡乱说啊,雨薇才是我一辈子的幸福,你,你不能一句话就把我一辈子的幸福给毁了吧?”</br></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