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小子,听说你们班有个小妞特别正点,要不要,给大哥我介绍一下啊?”

    周鼎进入状态倒是很快,垫着脚,尽力搂住了文立中的脖颈,压得后者弓着身子,虽然难受,却也不敢强行挣脱。

    “炮哥,我,我在班级谁都不认识啊,你要是想要我帮忙传话,我应该帮不了什么忙,要不然,你还是换个人吧!”

    文立中唯唯诺诺的陪着笑。

    “你都知道我就让你帮我传个话而已,也不需要你认识别人,只要认识那个漂亮的小妞就可以了,事成以后,我保你在学校不受欺负。”

    “不,不行,我才不参与你们的事情,老师知道了会罚我的!再说了,炮哥,以你的身份和人脉,就天天在学校门口堵着,害怕找不到人么?”

    话音刚落,文立中就直接被扇了一个响亮的耳光,虽然同学们都知道是假扇,但还是阵阵兴奋。

    “老子给你脸了是么?让你干点活,哪里这么多废话……”

    周鼎没有多余话,起身便是一顿拳打脚踢,文立中被打的来回躲闪,却不敢还手。

    看到这里,班级有一少部分同学都已经知道,这是在演申大鹏与孙大炮子第一次交手的事情!

    是申大鹏装逼不成,反而被孙大炮子狠狠揍了一顿的场景。

    申大鹏完全没有想到,钱小豪竟然会含沙射影的演这一出节目!

    看着每一个情节都基本复原了当时所发生的,也是难为了钱小豪是在哪里打听到的,不过这毕竟是半年前的事情了,申大鹏根本不会在意,反而还有个看热闹的心情。

    申大鹏不在乎,李泽宇却是不干了,猛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恶狠狠的指着钱小豪,“你特么演的什么几把玩意?校外的恶势力随便欺负好学生?节目名还起个‘早,恋’,你这是警醒同学不要早恋,还是提醒同学赶快早恋啊?”

    “你管我演得什么,班主任都没说不行,哪里轮得到你说话?我演得不好,你行?那你来演?来来……”

    钱小豪假意让出讲台的位置,还冲着李泽宇招招手。

    典型的你行你上,现在就被钱小豪演绎的淋漓尽致。

    “……”

    李泽宇却没了声音,让他打架骂人、出力赚钱还行,但让他演节目,还真是有点难为人,“我,我不是不行,我就没有文艺细胞,但是我鹏哥可以啊……”

    说着,也不管后面是谁的节目,直接把申大鹏撑得站了起来,兴奋异常的大声鼓掌:“有请一中歌神,申大鹏……”

    林晓晓用力剜了李泽宇一眼,她是主持人,报幕都是她的事情,刚才钱小豪在表演的时候,她好不容易想出来一套套的词引出下个节目,结果却被李泽宇三言两语给胡乱扯没了!

    但她不得不承认,申大鹏唱歌的确有些实力,也有些期盼。

    “同学们,上一次艺术节的时候,大家都听到过申大鹏天籁般的歌声,今天有幸,申大鹏同学再次一展歌喉,欢迎……”

    林晓晓带头鼓掌,讲台下面同样掌声雷动,此举无异于也是将演到一半的钱小豪给撵下了台。

    申大鹏缓缓走向讲台,心中却有些茫然和感慨。

    与钱小豪擦肩而过,听得冷哼声音,更是觉得无奈。

    他昨天还在练习滑雪,根本就没打算出场,自然也没有准备什么节目,但此时被李泽宇赶鸭子上架,也只能踏步站在了讲台上。

    扫视着下面六七十个小脑袋与许多期盼的目光,尤其是最前面坐着的曹梦媛,还对着他做了个‘加油’的手势,顿时想起来艺术节的舞台上,与王诗诗和曹梦媛共同合唱的那一幕。

    可是王诗诗已经离开有些时日,好久没有消息了。

    “申大鹏,你到底唱不唱啊?不唱就下去,让钱小豪继续表演,我们可没时间看你傻呵呵的愣神……”

    钱小豪的支持者站出来说话。

    “申大鹏,来一个,来一个……”

    有反对者,但更的还是支持的呐喊声。

    “恋人未满!恋人未满!曹梦媛,来一个,来一个……”

    也不知是谁最先喊出了文艺节申大鹏演唱的歌曲,更是喊出了曹梦媛的名字。

    “申大鹏,我看你是不想给大家表演节目吧?你不演就快点下去吧,别耽误大家的时间,下去吧,下去吧。”

    虽然钱小豪的嘲讽很快便被身后同学们的叫好声覆盖,但申大鹏还是听到了,这才回过神来。

    看了一眼曹梦媛,看她并没有想要上来表演的意思,于是淡淡一笑,“同学们既然喜欢听我唱歌,那我就给大家唱一首……《校花》!”

    申大鹏说出歌名的时候,目光一直盯着曹梦媛,只等曹梦媛羞红着脸闪过了他炙热的目光,这才深吸一口气,唱道:

    都说她是花,鲜花不如她

    都说她是梦,多少人追过她

    无情的似水年华,书本里慢慢的画

    问流逝的云霞,我们的校花还好吗

    当看到身上的疤,就想起美丽的她

    只因为她喜欢我啊,曾挨过他们多少回打

    当唱到这句的时候,安静的班级忽然变得沸腾起来,掌声、尖叫、呐喊声,不绝于耳!

    这简直是神来之歌,把之前钱小豪的讽刺小品瞬间无形化解了。

    而申大鹏的那句‘只因为她喜欢我啊’,也让曹梦媛脸色涨红,埋怨的剜了他一眼,便深深埋下了头。

    “弹吉他想校花,校花落谁家,原来那爱情啊,就像黑板擦……”

    一曲完结,曲终、人未散,或许还算不得荡气回肠,但足以让同学们回味无穷。

    或许也不能绕连三日,但至少贯口的歌词与简单的旋律,可以让人大概能够附和着跟唱。

    似水年华,青春年少,最激情澎湃的日子,最烈火熊熊的年纪,必然少不了一个与你一起打人、一起被打的好兄弟,那叫友情;自然也少不了一个能够陪你在街上漫步一整天都不嫌累,牵牵手都会羞红了脸颊的人,那叫爱情!

    人这一生,除了无从选择的骨血亲情,又怎能少了叫人雄心澎湃的友情与温柔似水的爱情?

    亲情、友情、爱情,永远是无法摆脱的幸福与愁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