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br>    校方经过一天的紧急电路检修,小剧场也终于恢复了供电。..</br></br>    但各个班级已经单独开过了联欢会,学校也就没再有其他要求。</br></br>    不过反倒是各个班的同学们强烈要求在小剧场演出。</br></br>    毕竟表演节目的都是‘精’心准备过的,或许在整个高中生涯也即将是最后一次登台,成为若干年后用来凭吊的最后一抹记忆……</br></br>    学校本来是担心太多的业余活动会影响高三年级的学习,但换个角度想一想,若是能让学生们安心的学习,或许就是让他们没有遗憾吧?</br></br>    况且联欢会结束之后就要过年放假,这期间也没有多少学习的机会。</br></br>    于是,学校又连夜进行了舞台灯光调试,但为了避免过多的麻烦,只允许每个班级选出一个最好的节目表演,如此算下来,也是当做了年末汇演。</br></br>    申大鹏的一曲《校‘花’》,不知唱出来多少同学悸动的懵懂青‘春’,越是朦胧,越是求之不得,则越会显得与众不同,自然便会受到众人的追捧。</br></br>    申大鹏几乎毫无悬念的被同学选去参加学校的联欢会,至于钱小豪表演的嘲讽申大鹏早恋、装‘逼’的小品,却是没见有寥寥几人支持……</br></br>    当申大鹏再次站在小剧场的舞台上,看着熟悉的舞台灯光,心中却蓦然想起了之前与曹梦媛、王诗诗的同台合唱。</br></br>    《校‘花’》开场之时,目光时不时的望向曹梦媛,见后者始终带着羞涩的微笑,自己也是不自觉的有些心动。</br></br>    一曲终了,台下先是冷清寂寥无声,待得三五秒种之后,许多同学们仿佛才从自己未开始的暗恋当中醒来,顿时,掌声呼啸涌起。</br></br>    回到后台的化妆间,申大鹏还不等坐下休息,就听到身后‘门’口传来宛若银铃的娇羞声音,“申大鹏,你,你唱的真好听!”</br></br>    “嗯?”</br></br>    申大鹏转头瞧去,竟是许久未见的王诗诗。</br></br>    明明是数九寒冬,王诗诗却还穿着米白‘色’的连衣长裙,肩头披着‘毛’麻布料的针织搭肩,脚下也是‘露’着脚面的高跟鞋。</br></br>    原本扎着的排骨辫已经变成了卷卷的烫发,卡在鼻梁上的是一副泛红颜‘色’的太阳镜,盖住了大半的脸庞,嘴‘唇’上粉红‘色’的口红,显得那般‘性’感。</br></br>    “王诗诗?不错嘛,变得漂亮多了。”</br></br>    申大鹏轻松无事的大步过去,本想来一个大大的拥抱,但觉得男‘女’授受不亲,旁边还有很多同学看着,再想要握握手吧,又感觉有些虚伪做作,太过客套。</br></br>    王诗诗也同样先是‘欲’要张开双臂拥抱申大鹏,见申大鹏伸出手掌,又跟着‘欲’要握手,最后看着申大鹏把手掌又收了回去,顿时闹得她也有些尴尬,无奈的摇头微笑,倒是大大方方的上前与申大鹏拥抱了一下。</br></br>    “呃……”</br></br>    感受到身旁其他同学的炙热目光,反倒是闹得申大鹏有些害羞,只得岔开话题,“你的手咋这么凉?大冬天就穿这么点,美丽动人么?”</br></br>    说着,从自己的座椅上拿起羽绒服,披在王诗诗的身上。</br></br>    “谢,谢谢!”</br></br>    王诗诗心满意足的道了声谢。</br></br>    有些时候,可能幸福总是那么简单、也那么突然,一句话、一首歌、一个并不算亲昵的举动,都足以叫人久久无法忘怀。</br></br>    王诗诗指尖正捋着自己的卷发,忽地看到了申大鹏脸‘色’变得有些尴尬,循着他的目光向自己身后一瞧,嘴角不由得尴尬一笑,“曹梦媛,你也来看申大鹏么?”</br></br>    “嗯!”</br></br>    曹梦媛手中握着一只保温杯,也不知里面装着的是什么,不过,目光却是停留在王诗诗身上,准确的来说,是她身上的那件申大鹏的羽绒服。</br></br>    “我穿的有点少,所以……”</br></br>    王诗诗想要解释,可话说了一半就被曹梦媛给打断了。</br></br>    “你确实穿的太少了,知道你现在是公众人物,但也不能不顾及自己的身体吧,呐,正好这个给你喝吧!”</br></br>    曹梦媛把手中的保温杯递到了王诗诗手中,“这是大枣水,本来是想给某人润润喉,但现在看来,某人也不需要……”</br></br>    “那就谢谢梦媛了,正好我又冷又渴呢!”</br></br>    王诗诗也是不客气,打开杯盖,轻吹吹杯口泛起的热气,轻抿了一口,便把盖子盖上,“嗯嗯,好喝,好喝……”</br></br>    “那就多喝点吧。”</br></br>    看着王诗诗明明是可爱邻家大‘女’孩的年纪,却穿着与年龄不符的成熟连衣裙,不知怎地,竟突然有些心疼。</br></br>    不过转瞬又变得淡然,毕竟大家都还年轻,对于未来,一切都是未知,“对了,你这最近怎么样?我在电视上看到过你的广告,很漂亮!”</br></br>    “谢谢!”</br></br>    王诗诗满足的道了声谢,毕竟曹梦媛可是一中从老师到学生公认的德智体美劳级别校‘花’,能够得到校‘花’的赞美,那也算是对她付出的肯定:</br></br>    “那个电视广告是申大鹏帮我签下来的,播放之后,我又陆续接到了两个平面广告,再加上最近一直在省城学习艺考的课程,估计考中戏又能多了点资本。”</br></br>    “真好!你可一定要加油,以后考上了中戏,当个大明星,那样我出去了也可以自豪的说给别人听,王诗诗是我的高中同学!”</br></br>    曹梦媛是由衷的祝福,她虽为经历过社会的磨砺,但毕竟是县书记的‘女’儿,多多少少也知道社会的艰辛。</br></br>    但她们毕竟年轻,只要勇往直前,明天总是要比今天更美好,这就是无畏的青‘春’。</br></br>    “好么?呵呵!”</br></br>    王诗诗却无奈的摇了摇头,别有深意偷偷看了申大鹏一眼,“梦媛,我倒是很羡慕你呢,能安稳留在学校里学习,每天还有人陪伴……”</br></br>    “鹏哥,鹏哥,你还在这里左拥右抱呢?你的节目都没获得名次,前三名都没有!”</br></br>    王诗诗话未说完,李泽宇风火的跑了进来,对于曹梦媛在场并未在意,倒是有些诧异王诗诗竟然也在。</br></br>    不过现在对于他来说,什么都没有申大鹏的歌曲没获得名次重要。</br></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