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刘凤云少见的穿上了一件大红色的羽绒服,这是申大鹏专门为母亲买的新年礼物。

    刚开始刘凤云还显得有些挂不住脸,毕竟都是四十几岁的人了,怎么还好穿这般显眼的大红色?

    不过在申海涛父子俩强烈的要求下,还是口是心非的试了试,没想到效果还不错,与新年的气氛完美融合。

    “贴完了,贴完了,孙大炮子我也早都说好了,他开面包车送咱们去乡下,可能车子破了点,爸妈,别嫌弃,等以后我赚了钱,肯定给你们俩买辆好车……”

    “面包车还破啊?想当初我和你妈结婚的时候,还是屯里的拖拉机给送亲呢,哈哈!!”

    申海涛大笑起来,刘凤云也是轻唾一口,数落申海涛捡了便宜,一台拖拉机就娶了她这么好的媳妇。

    一家人有说有笑,申大鹏在一旁的笑容却是有些凝固,这种家庭的幸福他已经许久许久未曾体会过了,这次重生又一次亲身感受,他也显得有些激动异常。

    “大鹏,你怎么了?”

    刘凤云作为母亲,自然是更加细心,也看到了申大鹏的变化,“过年了,你不高兴啊?楼下仓房里还有你爸买的鞭炮,去放一挂鞭热闹热闹,咱们就走了……”

    “好嘞,谨遵老佛爷懿旨。”

    申大鹏玩闹着蹦跳下楼,申海涛和刘凤云两口子则是相视一笑,不论儿子有多优秀,有多大的成就,在他们心中,永远是个需要他们去悉心照顾的、长不大的孩子。

    孙大炮子开着面包车送他们一家三口回乡下,一路上伴着雷鸣般的鞭炮声响,看着街上每个人都挂着盈盈笑意,任谁的心情都会多云转晴。

    “孙经理,家里的年货都置办好了吧?”

    申大鹏笑呵呵的问道。

    “诶,你可别叫我孙经理,还是叫我孙大炮子吧,从你嘴里说出经理俩字,我总觉得是一种讽刺!年货早都安置好了,是咱小姨给厂子里所有员工都发了红包和各种年货……”

    孙大炮子满脸堆着笑意,细数着他能记住的刘凤霞给予的所有。

    在他心中,自从跟着申大鹏以后,虽然只有短短的不到半年时间,但无论是他,还是他身边的一群兄弟,都是过上了以前无法想象的幸福生活。

    “那就好,放心,以后的日子还会越来越好……”

    当申大鹏到了姥姥家的时候,看到大舅、小舅、表姐、表弟,全都围坐在炕上,一边看着电视,一遍嗑着瓜子,吃着冻梨、冻柿子。

    姥姥年纪虽然大了,但却还在倾尽所能的忙里忙外,大舅妈、小舅妈、小姨则是准备年夜饭的各种食材。

    当刘雨薇和刘天硕见到申大鹏进屋,还不等他暖暖身子、喝口热水,姐弟俩便从炕上蹦了下来,拉着他去了仓房,从一个编织袋里掏出了各种各样的鞭炮、烟花。

    或许,在孩子的世界里,只有玩耍嬉闹才是最开心的事情……

    几人在雪地里折腾了小半天时间,当申大鹏再次回到暖和的房间时,这才发现一个问题,好像少了个人,屋里屋外都没见到小姨夫的身影。

    “小姨,怎么不见小姨父呢?干啥去了?”

    申大鹏走到厨房里,看见小姨正在做小鸡炖蘑菇,褪下了毛线手套,手掌放在炉灶上面暖手。

    “大过年的,当然是回自己家过年了,他的任务就是开车把我们送过来而已。”

    小姨盛出一勺小鸡炖蘑菇的浓汤,放在嘴边尝了尝,似乎觉得有些淡,又少添了些咸盐,这才再次开口,“我们俩也没结婚呢,在咱家过年显得名不正言不顺,就算咱们早就把他当做一家人,但这村里的亲戚、朋友可不会这么想。”

    “那还不简单,你早点把自己嫁出去不就得了?”

    申大鹏不顾滚烫,在热锅里抓出来一块小鸡腿,吹着哈气大口吃了起来。

    “你这臭小子,没大没小!”

    小姨比划着手里的菜勺子,假意要捶打申大鹏,可毕竟是心疼外甥,又哪里真舍得动手,只是吓唬吓唬而已。

    “呵呵,我说的是实话。”

    申大鹏蹦跳着躲闪到一旁,陪着笑:“以前你和小姨夫是因为手上拮据,想要有更好、更稳定的生活再结婚,这可以理解,但现在厂子和公司都已经很稳定了,你这年纪也不小了,要是再不把自己嫁出去,你就不怕自己辛辛苦苦培养这么多年的好男人跟别人跑了?”

    “臭小子,你是真的找揍,是吧?”

    小姨顿时脸红羞涩,再顾不得心疼,菜勺子反扣,朝着申大鹏的屁股拍去。

    幸好申大鹏反应比较快,一侧身躲到旁边,想要再解释什么,却看到菜勺子再次袭来,为了避免皮肉受苦,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迈着大长腿三两步跑了出去,感受着屋外呼啸冷风,微微抬头,一片冰凉落在了脸颊。

    “下雪了?”

    申大鹏摊开手掌,看着片片雪花飘落,由标准的六角雪花变成了鹅毛雪片,在寒风中飘散,缓落在掌心与面庞,阵阵冰凉传入心间,忽地,莫名打了个冷颤,新年,真的到来了。

    “大鹏,都下雪了,怎么还不进屋?”

    申大鹏还在仰头盯着让人眩晕的雪花飘落,不远处却传来了父亲的声音,转头一看,原来父亲是去取了烧火的柴,正大步向着门口跑来。

    “爸,我来吧!”

    申大鹏将一捆木柴夹在了臂弯中,却没有向屋里走。

    “怎么了?”

    申海涛跺了跺脚,抖了抖呢子衣服,扫落了身上的鹅毛大雪。

    “过年……没打算回奶奶家吗?好几年了吧?”

    申大鹏此言一出,父亲的脸色顿时变得尴尬。

    “别提了,我已经给你奶奶打了电话,一听到我的声音,连骂声都没有,直接就挂了,这都已经几年的事情了,看来还是过不去那个坎……”

    “……”

    申大鹏缄默不言,眼中却闪着几分无奈。

    几年前的事情他并不清楚细节,但是从奶奶与父亲几次的争吵中听到过大概……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