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br>    时不时再有几人拿着卖早餐或者商家清仓大甩卖才会用的扩音喇叭,呼喊个不停!</br></br>    由于现场过于吵闹,也只能听到些房子、开发商、政府几个关键词语。..</br></br>    混乱不堪的场面之下,一行十几人在相对人数稀少的地方快步行走,各个身着呢子大衣,油亮头发一丝不苟的向后梳着,一看就是政府里的官员。</br></br>    县长陈克斌正一脸焦虑与憔悴的被围在中间,似有不愿但又不得已的踏上了广场上唯一高出的几个台阶。</br></br>    估计是有人认出了县长与官员,广场上稍有安静一些,不过在几个人的带头呼喊过后,又重新恢复了吵闹。</br></br>    “大家安静,大家安静,陈县长来了,会为你们做主的……”</br></br>    无论陈县长身边的赵秘书如何安抚,始终无法控制住场面。</br></br>    甚至更有些人纷纷冲向了一众官员所在的高处,手中的横幅不停挥舞,还有些人躲在暗处,不停扔着纸团、雪团。</br></br>    “你,你们干什么?要造反是不是?你们这么肆意妄为,还敢对政府官员大打出手,这是犯法的,要蹲监狱的,知道吗?”</br></br>    朱淳仿若忠肝义胆的忠臣护驾一般挡在陈县长身前,指着台阶下面的众老百姓大声呼喝。</br></br>    他作为青树县巡警大队的队长,是要保护老百姓的安危,此刻却成了陈县长一人的‘保镖’。</br></br>    但是这也怪不得他,毕竟他能坐上队长的位置,也因为有陈县长的大力支持。</br></br>    “陈县长,要不然我派人来,把他们都抓起来吧?还有申局长,他的城管局也抽调些人手,我还不信了,这些老百姓能反了天。”</br></br>    朱淳本来是想要讨好,但又害怕抓了老百姓会惹更多的麻烦,但为了能够尽快解决聚众闹事,也只好硬撑,不过他倒也算聪明,直接拉着申海涛一起做垫背。</br></br>    “老百姓聚众不是为了闹事,而是为了解决房地产商携款潜逃,老百姓是害怕自己辛辛苦苦攒下的房子没了着落,我们若是不顾人心胡乱抓人,只怕……”</br></br>    申海涛没有继续说下去,但他心中所想,也正是在场众人所担心的事情,纷纷表示赞同的微微颔首。</br></br>    “哎,这大过年的,怎么闹出了这档子事?”</br></br>    陈克斌作为县长,根本就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原本还在家里吃着热腾腾的饺子,却被突然通知广场有人闹事,再一询问才知晓,是盖楼的开发商携款潜逃了。..</br></br>    “老刘,老刘?刘洪顺……”</br></br>    陈克斌焦急喊了几声,刘洪顺赶忙从几个官员后面挤了进来,手中还拿着本子和笔,做出随时记录的准备。</br></br>    “老刘,你去……把所有聚众老百姓的名字、联系电话、住址都记录一下,告诉他们县里一定会解决问题的,让他们放心!”</br></br>    “这……”</br></br>    刘洪顺有些迟疑,他毕竟只是做在办公室里记录文案的而已,哪曾与处在暴怒状态的老百姓打过交道,更何况还是如此人数众多的聚众闹事。</br></br>    可是作为县委办的文书,记录工作也都是他理应完成的职责,哪怕再有犹豫、迟疑,最后还是硬着头皮钻进了人群之中。</br></br>    “大家安静一下,我受了陈县长的委托,前来给大家做个详细的记录,等事情都查清楚了,一定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交代,陈县长既然说了,就一定会做到,接下来,排队到我这里做个记录……”</br></br>    有几个人比较老实一些,还真的排队做了记录,可还未等刘洪顺的笔杆子握热乎,后面的人又陷入了混乱。</br></br>    “做什么笔录?我们又不是犯人,凭什么做笔录?”</br></br>    “大家别相信他,这明显是在骗咱们,等咱们做了笔录就把咱们打发走,到时候就再也没有下文了,为了大家的居身之所,咱们不能退缩……”</br></br>    场面再度混乱、拥挤,就连刘洪顺身边几个保护他的小警察,也只好带着他连忙退回到了高处。</br></br>    “安静,安静,我代表县政府向大家保证,肯定会给大家一个完美的交代,但我也需要时间来调查事情的来龙去脉,请大家给我一些时间……”</br></br>    陈克斌喊破了嗓子,却终究也比不过下面人多力量大。</br></br>    “我们要找的是开发商,我们交了钱,他们占了地,不给我们房子,我们就不走了……”</br></br>    “对,不走了,不走!”</br></br>    “大家安静,我保证将逃跑的开发商绳之于法,将大家的血汗钱一分不少的还给你们,大家看一看,县里各个部门的领导都来了,我们是下了决心要解决事情的,大家继续这么闹下去,只会耽搁了抓住骗子的最佳时机!”</br></br>    陈克斌这番话倒是说到了重点,场面才稍有安静一些。</br></br>    “让我们相信你、相信政府?可以,那县长你要保证,若是抓不到那些骗子开发商,你们县政府就要给我们赔钱!”</br></br>    一个穿着还算得体的中年男子站了出来,开口便是不饶人的要求,不过能够看出来,这应该也是在人群中有些威望的人。</br></br>    “陈县长,这人是南屋屯的话事人,叫万青,在他们村子里,比村长都有威信。”</br></br>    赵秘书凑到陈克斌耳边小声提醒。</br></br>    陈克斌只是点了点头,却并不在意,管他是话事人还是谁,反正他提出的条件太过苛刻,政府是不可能答应的。</br></br>    政府可不是为那些骗子开发商擦屁股的,政府与人民一样,都是受法律保护,不可能接受任何人无礼的要求,至此,协商、规劝无用,场面又陷入了僵持当中。</br></br>    眼看中午,老百姓为了奋斗一生的房子聚众,估计连早饭都没吃,为了缓和一下尴尬的场面,陈克斌只得纷纷申海涛去定盒饭。</br></br>    每人一份,也算是稍稍安抚民心,省的以后市里知晓后,会责怪他们没有与人民站在同一阵线。</br></br>    “县长,曹书记已经到省城机场了,说是坐朋友的车正在赶来。”</br></br>    赵秘书附耳轻言,陈克斌这才放下心来,长吁一口气。</br></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