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陈克斌今年五月份就要退休了,可不想在任上捅出什么篓子,如今曹新民书记回来,他也可以把这烂摊子交还给曹新民。

    毕竟招商引资和棚户区改造都是曹新民提出来的,他之前也是持保守意见,如今出了问题,倒是应该曹新民这个书记解决。

    众人都陷入混乱场面之中,申大鹏后世也算经历过类似的情况,倒是置身之外的轻松模样。

    他依靠着一棵大树,暗暗观察着局面的变化,趁着众人吃饭没有继续吵闹的时候,走到了奉命维持秩序的郭磊身旁。

    “磊哥!”

    申大鹏刚到郭磊旁边,就被郭磊下意识伸手拦住,听得声音熟悉这才抬头一瞧,见到是申大鹏,顿时尴尬不已,“我还以为是聚众闹事的,习惯了!”

    “没事!”

    申大鹏使了个眼色,示意郭磊到一旁说话,后者也是先把自己的岗位交给了别人,才敢离开,与申大鹏一起走到了大树下。

    “大鹏,广场这么乱,你来干什么?别一会乱起来,伤到你……”

    “我没事,倒是你们,小心被淹没在人民群众的唾液当中!”

    申大鹏嘴角泛着笑意,竟是还有心思开玩笑。

    相比之下,郭磊却是无奈至极,他也不想被无穷无尽的唾沫喷,可这是申局交代下来的任务,必须得维持秩序。

    “磊哥,你看到那几个人了吗?那个,那个,还有那个……把几个带头闹事的人先请出来,带到我大舅那边。”

    申大鹏冲着人群中前前后后,左左右右的指点了几个在人群中不停窜动的人。

    “这个……”

    郭磊显然是有点误会了,先不说那几个人是否是带头的,就算是,那也需要申局下达命令,他们才有权利抓人。

    更何况在如此混乱的场面之下,若是处理不好,反倒会加剧矛盾。

    “放心吧,这事儿我现在就去和大舅说,我刚才发现,几次场面有所缓和,最后都因为他们再次陷入混乱,把这几个人摆平了事情就摆平了,不然你们要守到天黑也没有用,我大舅都快冻死了,也没记录出个什么所以然……”

    “好,先按你说的,把他们‘请’出来!”

    郭磊点了点头,在他看来申大鹏对他肯定没有加害之心,这么做也是为了解决问题,所以一咬牙,先办了再说。

    申大鹏眼光独到认出了带头的几个人,郭磊也是未有过多犹豫就动手抓人,可那几个领头的显然也不是吃素的,郭磊刚领着几个城管近身,就开始大喊大叫。

    “城管抓人了,警察抓人了……”

    几人一边大喊不停,一边还自顾把自己的衣服扯坏,躺在雪里满地撒泼打诨。

    这么一来,不明事情的群众瞬间又被点燃了怒火,不少人摔了手中的盒饭,与郭磊几人撕扯起来。

    刘洪顺本来是在人群中做着记录,一见场面又混乱,心头顿时焦急难耐。

    “喂喂,城管局的人,你们要干什么?谁给你们下的命令,可以随便抓人了?”

    刘洪顺上前劝架,却被申大鹏从后面拽住。

    申大鹏也是无语,郭磊显然误会他的意思了,直接带着手下去抓人了,这哪里是请啊?所以赶紧找到刘洪顺通气儿。

    “大舅等等……”

    申大鹏小跑过来在其耳边耳语了几句,刘洪顺先是微微一愣,随后点了点头,大步凑到撕扯到一起的几人身前。

    此时已经有十几个人与郭磊他们撕扯起来,刘洪顺顿时佯装怒火冲天,莫名其妙的面色一凛,大吼:“都给我住手,干什么,干什么呢?郭磊,我让你去把这几位兄弟请出来,统一的到我这里记录诉求,你怎么还动手了?”

    刘洪顺如此一喊,倒是让两伙人瞬间安静了下来,郭磊是没想到刘洪顺会突然发火,虽说只是个县委办的记录员,但毕竟与申局是亲戚,他也不敢造次。

    而且仔细想了想,申大鹏的确是让他请人,但是他下意识的以为这个请是另外一层含义,想到这里不由有些脸红,赶忙尴尬的赔笑:“各位,我可没有抓你们,是你们误会了,既然刘秘书来了,还是请刘秘书说吧。”

    万青几个领头人也是瞬间愣了神,看到刘洪顺的确是之前一脸和煦帮他们记录诉求的那个老好人,心说难道真的误会了?

    “大家不要误会,我们不可能蛮不讲理的胡乱抓人,只是想找几个受害群众的代表,仔细了解一下你们的情况和诉求,省的乱哄哄一片,根本不能了解实情!大家放心,我们县委办公室会单独与这几个受害人谈判……”

    “你能代表啥,跟我们谈判?县长呢?让他来!”

    这几个人虽然觉得刘洪顺能找到他们几个带头的算是眼光独到,但是说来说去,一个县委办的小职员能代表什么?

    还谈判,他有资格谈判吗?县长都没说能保证什么,一个文书能干得了什么。

    “大家要理解,县长年纪大了,这已经中午,当然要去吃口热饭……”

    “吃你个屁的热饭,我们都在冰天雪地里吃冰凉的盒饭,他凭什么吃口热饭?你们是不是不想解决问题,在这里跟我们拖时间?”

    刘洪顺的话还未说话,就被一个带头人带着辱骂的言语给堵了回去。

    “你,你……”

    刘洪顺也自认为是知识分子,哪里会与他人辱骂相对?

    但又气愤难当,本来申大鹏说只要能将这几个带头的搞定,记录下他们的诉求,就能完成工作了,没想到人是找到了,但是却软硬不吃。

    场面逐渐混乱,陈克斌吃了口饭也匆匆赶了回来。

    倒不是他吃饭速度快,只是怕广场上众人闹得太凶,警察虽然在控制,但他总担心会起冲突。

    他也清楚,开发商跑了,也就意味着老百姓攒了一辈子的房子没了着落,谁还能静下心?

    “县长回来了,陈县长,招商引资是你们县里说了算,开发工业园区也是你们县里的提议,动员我们拆迁的时候许诺挺好,人手一个楼房,现在开发商跑了,你得给我们个交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