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洪斌,还是按照大鹏说的,快送医院吧。”

    小舅妈在一旁忧心附和,看着自己儿子在地上打滚痛苦,心里的焦急情绪又怎能表达清楚。

    “天硕,别哭啊,爸带你去医院,到医院就不疼了,坚强一点。”

    小舅接过自己的衣服,并未套到自己身上,而是小心翼翼的将儿子紧紧包裹,轻轻抱在怀中,向着自己的小车走去。

    “这孩子真是太不听话了,没有大人在身边也敢独自玩火、玩鞭炮?真该好好的管管了!这多亏了有大鹏和雨薇在场,不然肯定得出大事啊。”

    大舅也是担心,但更是恨铁不成钢,“我年前看报纸上还专门写过文章,有不少孩子都是自己玩火被烧的重伤了。”

    “大哥!”

    小舅突如其来的喊了一声,面色不善,欲要说些什么,却始终未曾开口,重重叹息一声,钻进了车里,“妈,我走了,等天硕没事再回来看你。”

    小舅妈赶忙跟着上了车,也未烘车,直接一脚油门就开走了。

    “洪斌呐,你沉着点性子,路滑,千万慢点开车……”

    姥姥踱步跟着,申大鹏在一旁搀扶,看着小舅的车尾灯逐渐远离,才叹了口气。

    “姥姥,放心吧,天硕的伤我刚才看了,并不严重,抹点烫伤膏,几天就好了。”

    申大鹏宽心劝慰,攥着姥姥布满老茧与皱纹的粗糙手掌,有些心疼。

    “洪顺,你说说你,要教育孩子什么时候不行?非得在天硕受伤,洪斌心情最不好的时候说些废话,你是要气死谁吗?这洪斌憋着气开车,多危险。”

    姥姥直接将矛头指向了自己刚刚升官大儿子。

    老话儿说的好,小儿子、大孙子,老太太的命根子,这刘洪斌和刘天硕父子俩全都占上了,老人家自然是异常心疼与担忧。

    “好好,以后他们家的事我不管了还不行吗?妈,我错了,您别生气,大过年的,别气坏了身子。”

    刘洪顺赶忙赔笑承认错误,他对待别人是刚直不阿,但对待老母亲,可是十足的孝子。

    “不管了?你是大哥,洪斌是家里最小的,你说不管就不管了?我要是没了那一天,你还要跟洪斌断绝关系呀?”

    姥姥往常绝不是这般蛮不讲理,可能是担心小儿子和大孙子,所以话也就多了。

    “妈,我不是那个意思,那我等天硕的伤好了,洪斌也不生气的时候,好好跟他们谈谈,这总行了吧?”

    刘洪顺倍感无奈,母亲年纪大了,他只能顺着说。

    “姥姥,快进屋吧,外面冷,你看雨薇还哭着呢,在外面容易感冒。”

    申大鹏是小一辈分,可顾不得其他,十分强硬的搀着姥姥进了屋,又探出头来,“都进屋啊,快点,快点……”

    “哎!”

    刘洪顺气愤的冷哼一声,带着大家一同进了屋。

    本来是乐乐呵呵的新春节日,却因为刘天硕烫伤这个小插曲搅得人心不宁,姥姥在炕头辗转反侧,一宿未能睡着觉,而大舅也是憋着闷气,同样失眠了整夜,其他人自然也是心情低落到了极点。

    第二天一早,大舅大舅妈、小姨夫吃完饭就回县城了,一家本来想要多陪陪老人,但申海涛又接了单位的电话要离开。

    申大鹏约了李泽宇、林晓晓、曹梦媛一起过情人节,所以也回了县城。

    前晚还热热闹闹的一大家子人,只剩下了小姨、母亲、表姐三个女人陪着姥姥,高天赐因为舍不得刘雨薇,回县里取了预定好的99朵玫瑰之后,又鸟悄的回去了姥姥家。

    姥姥心情不好,这可是苦了小姨和母亲,一连吃了好几天的剩饭剩菜,不过倒也知足,至少饭菜还是热乎的。

    青树县,冰皇盛世西餐厅。

    虽然名字叫做西餐厅,但并非后世那种逼格很高的餐厅,原本就是个卖冷饮和小吃的地方。

    后来餐厅老板去市里考察,回来之后才改了名字,又换了厨师,能做一些类似牛排,意大利面之类的西餐,仅此而已。

    不过,就算味道并不可口,装修也并非高档,但好在氛围还算不错,每天晚上都有歌手驻唱,再加上县里也没什么太多的轻音乐酒吧,所以生意也还算不错,尤其是各个节日,基本上都会爆满。

    而在这个情人节即将来临之日,自然是连预定都没有位置。

    “鹏哥,看到没有,看看这场面,要不是我跟冰皇盛世的老板认识,又提前两天打了招呼,咱根本就没有位置,还是正对着舞台的好位置。”

    李泽宇得意的唠叨个没完,对面的林晓晓不屑的嘟着嘴。

    “不就是个破冷饮厅么,有什么可炫耀的,就那几个歌手唱歌,好听吗?有我唱的好吗?”

    林晓晓一副不服气的表情,高傲的昂着头。

    “那是啊,谁能有我媳妇唱歌好听?你就是说句话,都比他们唱的好听。”

    李泽宇厚着脸皮讨好,林晓晓倒是也厚着脸皮欣然接受,笑得极为开心。

    “喂喂,你们两个腻歪够了吧?这么多人呢,也不嫌害臊。”

    申大鹏坐在李泽宇的旁边,忍不住白了一眼。

    “怎么?你羡慕嫉妒恨啊?我们梦媛也在这呢,你倒是也说几句好听的话哄哄啊,切,没我们家大脑袋的口才,就知道数落别人。”

    林晓晓不服气摇头晃脑,手中刀叉切开了一块牛排,递到李泽宇嘴边,“啊!!”

    “啊。”

    李泽宇一口将其吞掉,咀嚼的津津有味,心满意足的大笑:“好吃!”

    “我想吐……”

    申大鹏无奈的摇摇头,挪动身子想要假意远离李泽宇,可是脚下却不经意间碰到了什么。

    低头一瞧,竟是曹梦媛的小脚,抬头看见对面的曹梦媛,想要开口解释什么,最后还是没说出口。

    曹梦媛脸色微变,更好似吓了一跳,赶忙将脚向旁边挪了挪。

    忽地,申大鹏眼中闪过一丝恶趣味,表面上装作百无聊赖的躺在座位上,桌子下却是伸直了腿,脚尖又轻轻碰了碰曹梦媛的小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