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

    “呼!!”

    直到憋得喘不上气来,胸口憋闷的刺痛感才将曹梦媛从恍惚中唤醒。

    再看向蜂巢宾馆的门口,李泽宇和林晓晓的身影早已不见,曹梦媛顺势挣脱了申大鹏捂在脸颊的手掌,撒腿就跑。

    “喂,喂,梦媛……”

    申大鹏赶忙大步追赶,一把将曹梦媛飞奔的身子拽住,纳闷的皱着眉头,“你跑什么啊?这大街上也不看着点车,多危险!”

    “别,别被他们看到咱俩在楼下……”

    曹梦媛想要提及刚才俩人的亲密举动,话到嘴边,却又羞涩的难以启齿,只是脸颊滚烫。

    “放心吧,他们现在自顾不暇,哪有工夫管咱俩。”

    申大鹏微微一笑,不知为何,越是看到曹梦媛如此羞怯,他就越是觉得心中悸动。

    明明是个聪慧的女孩,一旦陷入爱情之中,也会变得这般无脑。

    “他们胆子真大,还是高中生,居然……”

    曹梦媛脸红着没有说下去。

    “或许是因为雪下大了,所以进去休息一下呢,要不咱俩也……”

    申大鹏的话也未说完,却换来曹梦媛一道充斥着警告意味的眼神。

    “哈哈,我跟你开玩笑呢。”

    申大鹏淡淡一笑,向前一步俯身靠近了曹梦媛,与之正面相对不足四指距离,直勾勾盯着曹梦媛惊慌躲闪的目光,嘴唇凑到耳畔,轻柔道来:“我的女神,情人节快乐。”

    曹梦媛仿若受惊的小白兔,频频向后倒退,直到觉得安全距离才深深呼吸。

    仰面看着哈气随风而逝,缓缓伸出白嫩的手掌,雪花片片落在掌心,短暂之后,融化为水,不知怎地竟然想到了黄彬,忽有失落,心中阵阵酸楚。

    “梦媛……”

    “申大鹏,给我唱首歌吧。”

    曹梦媛默然回头,收起落寞,莞尔一笑。

    “好。”

    申大鹏算是敏感之人,哪怕曹梦媛有心隐藏,他还是察觉到了那一丝丝无奈语彷徨,抬头望着月光下洋洋洒洒的大片雪花,深吸一口气。

    “2002年的第一场雪

    比以往时候来的更晚一些

    飞驰向一中的三路汽车

    带走了最后一片飘落的黄叶

    2002年的第一场雪

    是留在青树县城难舍的情结

    ……”

    青树县城,松白大厦顶层包房。

    顶层包房是朱家专门接待‘贵客’的,但这一次的‘贵客’却是县书记曹新民。

    并非是曹新民被朱家腐败了,而是因为朱家建厂房被骗的事情必须要帮忙解决,黄彬代表着黄家前来,也是因为此事。

    朱家作为等着资金救命的‘弱势群体’,就算不是卑躬屈膝的恳求,但肯定是要尽地主之谊,几经商量,曹新民最终才同意在松白大厦宴请黄彬。

    “黄彬,这次你们黄家能来接手还未完全建成的厂房,也算是帮了我的大忙,否则,我还真不知该如何应对被骗的投资商。”

    饭桌上的美食不可谓不丰盛,但曹新民却只是夹着筷子,毫无心情品尝一口。

    “曹叔叔您这是什么话,您与我父亲是多年的交情,一个小忙而已,哪有不帮的道理?再说了,若是算算我与梦媛,今后咱们的关系还要更加亲近呢。”

    黄彬虽然没有明说,但婚约的事情他们俩人都心知肚明。

    黄彬并没有提及看到曹梦媛和申大鹏在一起的事情,没有必要,也显得小肚鸡肠。

    “对,对!”

    曹新民早已打量过黄彬千百次,但此时仍旧忍不住再次上下打量,脸上带着和煦微笑,眼中的无奈之情却若隐若现,忽地,表情一正,“对了,黄彬,今天楼盘的事情你也看到了吧?那么多人,是不是觉得人多力量大?”

    “人倒是不少,但力量倒没看出来!”

    黄彬摇了摇头,“曹叔叔一句话,就让他们全部散去了,那至少说明,曹叔叔能以一敌百呀!”

    “你小子,半年不见,还是这么会说话。”

    曹新民摇头大笑,“咱们县里的楼价还处在省里平均价以下,若是有大量资金注入,倒是能赚不少钱。”

    曹新民此言一出,基本等同于暗示着询问黄家有没有意向,能够接手这些没了着落的楼盘,若是可以,便又帮他解决了一个难题。

    “曹叔叔,我也觉得这楼盘可以赚不少钱,但这次父亲让我来,只是接手那个烂厂房,其他的……我就算有心,也着实无力呀!”

    黄彬嘴上倒是挺甜,但拿着他父亲当挡箭牌,也是基本属于直接拒绝了曹新民的建议。

    “没事,我也是想着能有双赢的局面,既然如此,我们就不谈楼盘的事情了,毕竟你们黄家能接手厂房的破烂事情,我已经很感谢了,而且之后你们要在厂房做什么生意,我可以在不违法、不违规的前提下,全力支持。”

    “好,那我就先替家父谢谢曹叔叔了,我是晚辈,先敬您一杯……呃,饮料,以此代酒了。”

    黄彬突然想到曹新民以后会是自己的岳父,自己应该收敛一些,最主要发现餐桌上也没有酒,只好用饮料代替。

    “以水代酒,也敬你父亲这一杯。”

    俩人微笑举杯满饮,但却都是各揣心思。

    “咚咚!”

    正在这时,门外传来的蹑手蹑脚的敲门声,随后朱家兄弟就探着头,从门口露出了堆满脸讨好笑容的脸庞。

    “曹书记,我们是盼星星盼月亮,终于把您给盼来了。”

    朱神佑此言绝对天地可昭,绝无半分假话,别说是他,就连他爹妈都是盼着曹书记赶紧招来新的投资商,能够把他们家已经死过去的厂子接手了。

    “来的正好,给你们都介绍一下……”

    曹新民示意朱家兄弟坐下,“这位是京城黄家的少爷,黄彬,飞黄集团未来的接班人。”

    “飞黄集团?龙玛特连锁超市那个飞黄集团?”

    朱神兵还未有多大反应,毕竟没听过飞黄集团的名字,但朱神佑从国外留学归来,在大城市也有些门道,自然是知晓飞黄集团的,尤其是龙马特,更是扬名许久。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