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br>    报警电话打出去还不到五分钟,巡警大队的四辆警车就闪着警灯,鸣着警笛疾驰而来,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将朱神兵与雷赛哥众人围困其中。</br></br>    “住手,都给我住手!”</br></br>    以为是有人聚众闹事,身为大队长的朱淳亲自坐镇前来,来时的一路上还想着若是群众闹事该如何解决,没想到刚下车就看到自己大侄子领着一众保安在围攻着四个土气的老炮。</br></br>    瞬间,朱淳就气不打一出来,已经几次三番警告过朱神兵最近不要闹事,可没想到不仅聚众斗殴,还是在自家酒店门口,这影响多么恶劣?</br></br>    大喊了几声也不见停手,只得抽出了橡胶警棍,领着十几个警察朝着参与斗殴的所有人猛抽,当然了,朱神兵肯定不会受到这等皮肉之苦。</br></br>    或许是警察的战斗力强,或许是橡胶警棍比铁棍子和镐把子更顺手,亦或者是两伙人见到了身着警服的警察有些害怕,不到一分钟时间,场面顷刻安静下来。</br></br>    “散了散了,围观群众都给我清场!”</br></br>    朱淳冲着围观群众大吼大叫,见没有作用,只得命令手下强行清场。</br></br>    待得围观之人散去之后,这才走到气喘吁吁的朱神兵面前,冷冷瞪了一眼,“神兵,我跟你说什么来着,最近让你不要闹事,你是拿我说话当放屁吗?”</br></br>    “大伯,您,您怎么来了?您说的话我怎么可能不记在心里,只不过……”</br></br>    朱神兵吓得说话都有些口吃,指了指雷赛哥四人,“是他们来松白闹事,还动手打伤了咱家的保安,我正当防卫才动手的。..”</br></br>    “神兵?大伯?他们家的保安?”</br></br>    雷赛哥看着朱神兵管警察队长叫大伯,还说松白大厦是他们家的,一时间懵必了,战战兢兢的先后倒退,这是惹到警察队长了么?</br></br>    若真如此,哪还会有好果子吃?看来这次的牢狱之灾不可避免了。</br></br>    “神兵,大老爷们要敢于承担,人家就四个人,若不是你们找人麻烦,他们四个人就敢跟十几个保安大打出手?青树县里,还有人敢跟你朱神兵打架?你赶紧……”</br></br>    朱淳话说一半,却被雷赛哥给出声打断了。</br></br>    “等,等等……你说他是谁?朱神兵?”</br></br>    雷赛哥提起来勇气与朱淳正面相对,满脸诧异的指着朱神兵,“他要是朱神兵,那撞了我的车,答应给我三千块钱的小子是谁?那小子自报家门可是松白大厦的朱神兵!”</br></br>    “滚你么的,老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从出生开始就叫朱神兵,我特么就是松白大厦朱神兵,怎么了?老子什么时候特么撞过你的车?你想要讹钱可是找错地方了吧?”</br></br>    朱神兵手中镐把子指向雷赛哥,满口粗语的大骂不停。..</br></br>    “神兵,你先别冲动,有什么事情要问清楚,这其中肯定有误会。”</br></br>    朱淳可是在仕途上混迹多年的老油条,又是在公安局里办差,只言片语中便发现了问题,看向伤痕累累的雷赛哥,“你说有人跟你撞车了,还自报家门是朱神兵?”</br></br>    “没错!松白大厦朱神兵!”</br></br>    雷赛哥说话的声音底气有些不足,指向朱神兵,“不过……不是他这个朱神兵。”</br></br>    “松白大厦就老子一个朱神兵,你从哪遇到个野爹跟老子同名同姓?”</br></br>    “神兵!!”</br></br>    朱淳沉声喝止,继续瞥向雷赛哥,“那跟你撞车的是什么车?自报家门的人又长什么样子?”</br></br>    面对警察队长的询问,雷赛哥不敢说谎,也没有说谎的必要,“相撞的是辆丰田陆地巡洋舰,没有牌照,估计连保险都没有,应该是个试驾车吧?至于跟我自报家门的小子……大高个一米八左右,有些瘦弱,看起来像个学生!!”</br></br>    “丰田陆地巡洋舰?瘦高个学生??”</br></br>    朱淳还在皱眉沉思,朱神兵却一蹦老高,将手中的镐把子摔在地上,大喊大骂,“草特么的,老子知道是谁了,申大鹏!他有个朋友家里就是开丰田4s店的,肯定有试驾车,而且申大鹏那个混蛋就是瘦高个,也是学生!”</br></br>    “……”</br></br>    朱淳未开口说话,却点点头表示赞同朱神兵的猜测。</br></br>    “那个小骗子叫什么?申大鹏?竟然敢骗我,他在哪上学,我特么去砸折他一条腿!”</br></br>    雷赛哥手中铁棍子大力砸地,咬牙切齿,一副恨不得吃人的凶残模样。</br></br>    “找你奶奶个腿,那小子在青树县也是很有实力的,他父亲是城管局的局长,比我大伯的职位和级别都高,你去了也特么是找死。”</br></br>    朱神兵一脚踢飞了雷赛哥手中的铁棍子,心中虽然愤恨难平,但也只能奉劝自己尽量冷静下来,长吁一口气之后,恶狠狠的挨个指向雷赛哥四个人,“我告诉你们,今天要不是我念在事情有误会,不与你们计较,现在你们早都进局子里蹲着去了。”</br></br>    “那你的意思……这事我就们认栽了?特么的,凭什么啊?诶呦呦……”</br></br>    雷赛哥激动的大喊大叫,不甘心的挥动手臂,不经意间却牵扯到了受伤的肩胛骨,刚才与朱神兵一伙人打架,可是被揍的不轻。</br></br>    “那你可以走正常途径嘛,直接报警说申大鹏是肇事逃逸。”</br></br>    黄彬不知从哪里窜了出来,开始帮着出谋划策。</br></br>    结果却换来朱神兵心中鄙夷的一笑,刚才打架的时候不见人影,现在出来假装好人,在朱神兵这种好战分子看来,黄彬这种人,根本不能做兄弟。</br></br>    “我们都做了协商,他们不算是肇事逃逸吧?”</br></br>    雷赛哥本来就是个地痞,最怕的就是警察,现在让他去报警,他倒是更害怕调查出来他们碰瓷的实情!</br></br>    更何况刚刚听说申大鹏的父亲是县里城管局的局长,没准最后倒霉的还是他。</br></br>    “你盯错了重点,申大鹏他们不过是高中生而已,怎么可能会有驾驶证?若是没有,那可就是无照驾驶,违反了交通法可是要负刑事责任的!他们又不是傻子,你报警了他们肯定找你私了赔钱。”</br></br>    这一番话黄彬说的有理有据,倒是把雷赛哥弄得将信将疑,“他们要不赔呢?他爹是局长,我总不能跟他拼人脉吧?”</br></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