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br>    “拼人脉你也不吃亏啊,兵少他们家的人脉也不差,至少没人敢徇私枉法吧?”</br></br>    黄彬的建议倒是中肯,不过却并非一心要帮助素不相识的雷赛哥。..</br></br>    在他看来,只要把申大鹏拘留,他就能借着这件事情把申大鹏搞臭!</br></br>    就算开车的有可能不是申大鹏,但是毕竟坐在车上,又是冒充他人肇事逃逸,若是曹新民知道了这件事,肯定对申大鹏心生厌恶,毕竟曹新民最反感自以为是的纨绔子弟,到时候……曹梦媛与申大鹏就不会有任何关系了。</br></br>    “黄大少说的没错!”</br></br>    有如朱淳这般的老江湖也不由得点头赞同,望向雷赛哥,“你直接打电话报警,后面的事情我可以帮着解决。”</br></br>    朱淳其实并不想参与晚辈孩子们打架斗殴的小事,毕竟现在整个朱家都如履薄冰,尤其是他儿子被骗了三百多万,还需要县里帮忙给一系列优惠政策,但是说到底,能够掏出真金白银的人还是面前的黄彬。</br></br>    虽然不知道黄彬与申大鹏之间有什么矛盾,但朱淳依旧能够听得出来,黄彬对待申大鹏是很不友善的,甚至可以说是一心想要搞臭申大鹏!</br></br>    反正他朱淳也不喜欢申家父子,如此一来,他倒不如做个顺水人情。..</br></br>    朱淳本就是在公安系统上班,虽说不管交通,也不是刑侦,但胜在巡警大队能够插手的事情比较杂乱无章,他也没有打什么报告,直接就传唤了申大鹏,至于高天赐,刚刚到市里就接到电话,也被传唤回到青树县。</br></br>    无论高天赐怎么解释,高浩民却不相信,以为儿子惹了什么大祸,不然怎么会直接被公安局传唤?</br></br>    为了安心,也为了托人找关系方便,就一同跟到了青树县。</br></br>    这一路上,高浩民打了十几个电话,找了不少熟人,想要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可却没有一人知晓。</br></br>    至此,高浩民有些担忧,只怕这事情是两个极端,要么就是啥事没有,要么……就是事情大到他的朋友们都得保密。</br></br>    不过听儿子描述了撞车的整个经过,也并不觉得是什么大事,但还是忍不住责怪:“天赐,你也真是太不成事了,自己没有驾驶证不知道吗?撞了车老老实实给对方钱不就得了?若是在市里,就算我托托关系,找找人,不也得万八千?”</br></br>    “爸,你不在场,都不了解情况,本来我也打算给钱了事,可是那几个家伙纯属就是地痞、无赖,车子后备箱全都装着破碎的零部件,完完全全是碰瓷的,要不是大鹏告诉我,我还真以为自己撞车惹事了呢!等到了公安局,我还要举报他们碰瓷……”</br></br>    “闭嘴吧,你是要气死我吗?别人说什么你就信?别人让你做什么你都做?还要举报,哎呀,我怎么生了你这个傻儿子,既然对方都选择了报警,怎么会没有防备?估计早就把碰瓷的证据销毁了。”</br></br>    估计要不是正在开车,高浩民都有痛揍傻儿子一顿的冲动。</br></br>    “那……这……”</br></br>    高天赐不服气的梗着脖,却也是无话可说,不再犟嘴。</br></br>    “哎,有申大鹏参与其中也好!”</br></br>    高浩民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倒是听得高天赐一脸茫然,但碍于父亲怒气未消,也不敢多问。</br></br>    高浩民暗暗心想,到了县里还是先去找找雨薇她爸,还有申大鹏他爸,毕竟一个是县委办的副主任,一个是城管局的局长,总会有些人脉关系,大不了出点钱和解,把事情压下来就好,希望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吧!</br></br>    “当事人双方都到场了吧?你们都老老实实的待着,等着做笔录吧!”</br></br>    一个小警察极不客气,带着命令口吻喝了一句,随后便起身离开。</br></br>    其实这也是朱淳早就安排好的,先给他们私了的机会,若是能够多弄点钱,让申大鹏他们出点血,为儿子被骗的三百万找点舒心,毕竟当时申大鹏在明知年余是骗子的情况下,却根本没有提醒他。</br></br>    巡警队办公室外面,高浩民正在与申海涛、刘洪顺小声嘀咕着什么,估计也是再说找找人,想想办法。</br></br>    而申海涛和刘洪顺则是满脸为难,他们俩也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之前询问巡警队的人,却没有得到太多回应,只大概说涉及肇事逃逸,是刑事犯罪,所以无法告知过多。</br></br>    而办公室里面却静的可怕,雷赛哥与申大鹏、高天赐面面相觑,互相鄙夷、鄙视之中,雷赛哥更多了一些嘲讽意味。</br></br>    “特么的,真是出门被狗咬,倒霉透顶了,撞车就够倒霉的,还遇到了骗子!”</br></br>    雷赛哥轻蔑的瞥着申大鹏,“你特么不是叫朱神兵么?咋这么快就改名了?还把姓都改了,你爹真是白养你了!”</br></br>    “你说话客气点,骂我可以,这事与我父亲无关,你要是再满口脏话,信不信我拔了你的牙?”</br></br>    申大鹏低声呵斥,在他心中,骂他、打他都可以接受,毕竟年轻人哪有不打架的?但是骂他的亲人、伤他的朋友,无法接受。</br></br>    “哈哈,骗子还特么挺孝顺,你要有这份心,早点陪我修车钱不就完事了?何必让亲人来局子里跟你们担惊受怕!”</br></br>    雷赛哥摸了摸下巴处的胡茬,得意昂着头,“不过……现在也来得及,要是多陪我点钱,再加上点精神损失费,说不定我一高兴就不计较了呢!”</br></br>    “你放屁,你这个碰瓷的王八蛋,居然恶人先告状……”</br></br>    高天赐打骂声音传到门外,高浩民害怕儿子在局子里惹事,赶忙冲进屋子挡在中间。</br></br>    “草,都特么要蹲局子了,还跟老子吹胡子瞪眼,我要不把你弄进去,都对不起你这颗装必的心!”</br></br>    “别别,小兄弟,咱们有话好说,有话好说……这孩子从小让我给惯坏了,平时都天不怕地不怕的,但他为人还是挺讲义气的,你们都是性情中人啊!”</br></br>    高浩民始终赔着笑,他可不想把事情闹大,孩子马上要考大学里,可经不起在局子里折腾。</br></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