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没问题!”

    高天赐又欠揍的冲着雷赛哥做了个鬼脸,“一千块钱也不给你,我给警察叔叔,人家还给我开发票呢!”

    “呃……”

    小警察听到这里一个趔趄差点没摔倒,他本想着罚款可以私自留下,也算是没白忙活,没想到高天赐开口就是发票,这一千块又要打水漂了,想到这里,更是恨恨瞪了雷赛哥一眼,要不是这小子,他都应该在家里吃饺子呢。

    但是他又不敢多说什么,说到底,申大鹏家里背景摆在那里,这种大神打架,他一个临时工哪能插得上手?

    小警察愤愤然大步离开,雷赛哥也灰溜溜的夺门而出,朝着小警察追去,在一旁不知道小声嘀咕着什么。

    “哈哈!小舅子,你可真是太神了,以前觉得你做人做事厉害,没想到你居然连法律条文都能记得住,我算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了。”

    本以为要蹲局子的大事情,没想到被申大鹏三言两语就给解决了,叫高天赐如何不佩服?

    申大鹏却始终脸色阴沉,无奈的摇摇头,以雷赛哥这小痞子的智商和见地,绝对不敢报警,更是不会狮子大开口的要五十万,这后面肯定有人在支招,甚至是插手帮忙,再一想,是巡警大队第一时间来处理,答案自然呼之欲出。

    “天赐,以后你就别开车了,等过几天满十八周岁考个驾照再开车上路吧。”

    对于申大鹏的建议,高天赐当然没有反驳的理由和勇气,这次若不是申大鹏,只怕他真的会蹲监狱也说不定呢,吃一堑长一智,这种傻事,他可不会再做了。

    “哈哈,海涛兄弟,你们家大鹏连法律条文都能了然于胸,以后肯定是个人才,可以考虑让他走仕途啊!”

    高浩民本来都想着用二三十万来买儿子的平安,没想到局面竟是这般变化,短暂的惊讶之后,忍不住也是对申大鹏赞不绝口。

    “走仕途?呵呵,只怕这小子还没有那份沉稳的性子,也就偶尔耍点小聪明罢了!”

    对于儿子此次解决问题的手段,申海涛心中也是骄傲,但是也想着是知道惹了麻烦,提前寻找过解决办法,所以才能把法律法规倒背如流。

    申大鹏不想说这些你来我往的客套话,只随口应付了几句,便回家了。

    躺在床上,揉搓着紧皱的眉心深感疲惫,明天就要上课了,今天却进了局子,还差点被关起来,看来朱家对自己的仇恨已是昭然若揭。

    明天就要开学正式上课了,高三最紧张的最后冲刺也即将拉开帷幕,而此时比他还要纠结困苦的,还是县委会议室中的一众领导班子。

    为了想办法解决让人头疼的烂尾楼事件,曹新民这个春节假期几乎都是在失眠中度过,照镜子的时候,都觉得自己的发际线又向上延伸了一指宽。

    新春过后第一天上班,曹新民便迫不及待的召开了县常委扩大会议,所有县领导列席,想着人多力量大,能够多想几个解决的办法,也好综合一下,能给老百姓最妥善的安置。

    而会议上,除了曹新民,领导班子其余十个人倒是出奇的意见统一,那就是沉默,任凭曹新民一遍遍催促与妥协,却没人愿意开口言语,哪怕一声,一个字。

    其实这也怪不得他们沉默,毕竟这件事情牵扯太过复杂,一是有即将退休的县长陈克斌一派,并不想把麻烦惹到自己身上,二是一派想要自保,而最好的方法就是领导安排上么自己做什么,绝不多言多语,另一派就是曹新民提拔的新人,虽说有满腔热血,但涉及到的问题太复杂,弄不好就惹了一身骚。

    曹新民想破了脑袋也是一筹莫展,没有任何办法,先是想要跟黄彬探口风,打算让黄家接手,可黄彬直接当面拒绝了,而后想着县里先垫资把楼盖起来,给老百姓一个交代,奈何县财政根本没有那么多钱。

    “既然大家都不没有想法,那我也只能找这件事情的主要责任人了,霍秘书,把县建委的郭主任叫来,让他来汇报工作。”

    曹新民的语气异常严肃,基本上没有任何商量的口吻,带着不容置疑的命令。

    曹新民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烂尾楼的事情已经引起了民怨,若是再不想办法尽快解决,若是民怨变成了民愤,那就更没法收场了。

    “曹书记,您找我?”

    郭怀林一路小跑的赶来会议室,刚推开门进来,就感觉到整个场面极度诡异,看着曹新民脸色冰冷,再望向陈克斌,只见陈克斌不停的冲他微微摇头,他明白,这是示意他不要多说话,免得惹麻烦。

    “郭主任,在你们县建委监督之下居然出现了严重的烂尾楼事件,你不觉得自己该说点什么吗?”

    为了不让众人继续沉默,曹新民也只能先找一个与此事关系最大的,县建委郭怀林主任,毕竟当初这些开发商证件都是经过建委审批合格,所以才会进行土地开发。

    “这个……曹书记,过年这几天我也是吃不好、睡不香,可是还真没想到什么好的解决办法,毕竟需要投入的资金太大了。”

    郭怀林委屈的皱着脸,老脸上横竖皱纹犹如沟壑,脸色也是暗黄无光,看得出应该是如他所说,最近没休息好。

    “那些楼盘的地基都没有,预售许可证也没有,他们凭什么卖的楼?你们建委会都不查吗?就那么任由、放纵?”

    曹新民也是真的来了火气,谁都是对他敷衍了事,想着大家一起商量解决对策,却都是躲躲闪闪,甚至不愿主动承担责任,这样子下去,如何能解决问题?

    “咳咳……”

    陈克斌也是许久未曾开口,此时轻咳一声,众人还以为他要说话,但只是与众人扫视一眼,便又继续低下了头,显然是不高兴了。

    在座的所有人都知道,郭怀林是他这边的人,二人年轻时在夜大就是同学,现在也年纪大了,也正准备退居二线,若是因为这次开发商逃跑的事情受了牵连,只怕会晚节不保。

    所以陈克斌不停的使眼色,示意郭怀林不要接话,别往自己身上惹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