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至于两个儿子,就是自己的父亲申海涛,还有那个不争气,惹得奶奶与父亲母子不能相认的小叔,申海波了。

    与父亲申海涛敢闯敢拼,正直不阿的性子完全不同,小叔申海波完全就不像是申家的人,既没有继承爷爷的勤劳,也未能学得奶奶的朴实,甚至连大哥为人正直的优点也没学到,说难听点,连大姑、小姑这两个好老娘们都不如。

    整日里就是四处胡混,喝了酒就吹吹嘘嘘,不过倒是有一点,也是唯一一点过人之处,那就是写得一手漂亮的字,为此,奶奶还专门托人给小叔找了刻字社的工作,虽说赚不到什么大钱,但至少还能养家糊口。

    可谁曾想,没几天居然就跟师傅打了起来,原因更是可笑,只因为师傅让他用正楷刻章,而他非觉得行书洒脱、漂亮,但顾客是一个公务员,印章讲究正正方方,哪容得他去肆意妄为?结果让师傅一顿骂后好好的工作泡了汤。

    从这之后,小叔便是整日里恨天不公,怨天尤人,喝酒也是愈发的凶,这也才有了后来喝多酒跟人打起来,也才会有父亲想要他吃点教训没管他,可怎么也没想到会被判刑两年,也是因为如此,奶奶才与父亲脱离了母子关系。

    自从进了屋子,一直到下午大姑拎着满满一大兜子菜回来,奶奶都是在与刘凤云和申大鹏母子俩亲昵聊天,始终把申海涛晾在一边,本应该是母子团聚的正月新年时刻,却是弄得异常尴尬。

    不过申海涛也早已经习惯了,不管是做什么事,还是寻找什么东西之前,都会由心而发的喊一声‘妈’,然后再做下文,这一下午喊了没有一百也有八十声,老人家也从刚开始的视若无睹变成冷眼相对,再到后来偶尔应和着使个眼色或者嗯啊答应一声,仔细算起来,这也是脱离母子关系后,两人相处最亲昵的举动了。

    “哎呀,海涛回来了?凤云、大鹏,你们娘俩也来了?等着啊,我给你们做好吃的。”

    大姑一进屋就是乐呵呵的,或许是因为与申海涛年纪相差只有两岁,从小到大她都是特别喜欢自己这个大弟弟,对于小弟,却只是无可奈何罢了。

    或许是爱屋及乌,也可能是因为她家和小妹家都是女孩儿,而小弟没结婚没有孩子,所以申家下一代人中暂时只有申大鹏一个男孩,抱着传宗接代的封建思想,也是对申大鹏始终很宠溺。

    “大姑!你咋又漂亮了?是不是偷偷又用什么好的化妆品了?”

    申大鹏嘴甜的好似抹了蜜,并上前给大姑一个深情的拥抱。

    “好小子,就你大姑对你好,小姑什么时候亏了你吗?”

    申冬梅狠狠一个小拳头敲在申大鹏脑瓜上,语气之中满是醋意。

    “我小姑本来就天生丽质,冰雪聪明,还用得着我这等愚钝之人去夸奖么?那岂不是有辱小姑的英明?”

    申大鹏又是英雄豪杰一般的大力抱拳,“姑姑在上,请受侄儿一拜。”

    说着,倒是极不在乎的俯身便拜,正在申冬梅嬉笑不停之时,申大鹏却突然伸出手来,“小姑,我表现这么好,没有红包奖励一下吗?”

    “去你的,臭小子,长得都快到房顶了,还好意思管我这娇小女子要压岁钱,我没让你时时刻刻保护我的安危,已经算你走了狗屎运。”

    申大鹏与小姑之间的玩笑看似疯闹,但是家里人早已经习惯。

    申冬梅的年龄与他小姨刘凤霞相差不多,所以与申大鹏之间感情特别好,家里没出现脱离关系的事情之前,更是经常开玩笑似的自诩神雕侠侣!

    当然了,那时候申大鹏还小,并不知道杨过与小龙女之间的那种爱情,只知道电视里演得并肩而立,行侠仗义。

    “大姑父,过年好!”

    申大鹏走到王立清面前,看着大姑父十几年不换的一件军大衣都已经缝缝补补,甚至袖口处都沾得油亮,却还是舍不得丢,此时一句过年好,大姑父也是憨厚的一笑,亲切的点点头。

    “大哥,你在青树县混得怎么样啊?我看你现在呢子大衣、小皮鞋穿着,头发也油光水滑的,是不是升官了?”

    申冬梅脱了鞋蹲在热炕上,毫不拘谨的从后面搂着申海涛的脖子,许久未见,兄妹亲情却不见有丝毫影响。

    “还是老样子,混一天是一天呗。”

    申海涛没有提及升官的事情,生怕提出来再让老母亲认为是回家里显摆,所以将众人目标指向了申大鹏:

    “倒是大鹏越来越出息了,原本高一、高二的时候学习只是中等,都已经对他高考不报任何希望了,谁成想,这半年时间,成绩竟然突飞猛进,现在年段前十名不成问题了。”

    “呦,那不是比咱们家馨馨还厉害?”

    申冬梅口中的馨馨,是申大鹏大姑家的表姐,王申馨,因为姑父姓王,大姑姓申,所以把俩人的姓氏都加在了表姐名字当中,也算是证明二人爱情的结晶吧。

    王申馨虽然是表姐,实际上也比申大鹏只大一岁,学习成绩与大姑的家庭生活一样,平淡无奇,做不到名列前茅,但也绝不是名落孙山之辈,处于中上游。

    去年高考没发挥好,没考上本科大学,为了能上个好大学,所以复读了一年,现在与申大鹏一样,都是在上高三,只不过,一个是青树县,一个是平水镇。

    “大鹏,你得继续努力呀,考个名牌大学给咱们申家争口气,我也好让你婷儿妹妹跟你学习,拿你当个榜样。”

    口中提及婷儿,申冬梅眼中便流露出宠溺之色,李婷,是与她这几年相依相伴的女儿,在她眼中,或许谁也没有婷儿重要了。

    “嗯,小姑,你就放一百个心,我肯定会努力的,不过……馨馨姐和婷儿咋没来?”

    申大鹏有些纳闷,难道是许久不见,与自己感情生疏了?

    回忆起前世,好像的确如此,人家都说女大十八变,他们姐弟、兄妹三人连续几年未曾谋面,到后来可能走在大街上都不认识了,再想起孩童时因为几粒山楂便吵吵闹闹的姐姐、妹妹,忍不住心头阵阵泛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