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哎,你们别推我,你们要干什么……”

    大姑父倒退着回到了众人所在的屋子,也不知是推人的力道太大还是脚下不稳,竟是一个趔趄坐到了地上。

    “大姑父!”

    申大鹏赶忙上前给扶了起来,一抬头,却是看到了李铁面目狰狞的走了进来。

    他身后还跟着十几个人,皆是面露不善,而且隐隐约约看到后面几个人手里好像还拿着铁棒子、镐把子之类东西,俨然一副准备打群架的架势。

    “李铁,你特么的要干什么?这里是我家,你带着这么多人来,打算要跟我拼命是不是?好,反正老子也是蹲过监狱的人,特么跟你拼了。”

    小叔明显看出李铁来者不善,盯着屋里寻找半天,想要找个能拼命的砍刀、铁棍,可是无奈,除了墙角倚着一把扫帚之外,再无其他可用来打架拼命的东西。

    “哎呀,海波,你这是干什么,哪有什么拼命不拼命的,快给我回来。”

    奶奶用力扯拽了几下,却没能将申海波拽回来。

    幸好申海涛还在一旁,本来体格就好又是公安系统出身,手上用力一个小擒拿,反手把申海**到了炕上,将其死死按住不准其起身,见申海波不再反抗,这才走到李铁面前,表情极度冷漠。

    “你们要干什么?深更半夜,十几个人手持斗殴器械跑到别人家里,这是要抢劫,还是要杀人啊?”

    面对这些个地痞小混混,申海涛倒是没有半分惧怕,之前在公安局工作的时候,没少与这种人打交道,看着凶狠,其实都是吓唬人罢了。

    “抢劫?呵呵,你家穷的跟特么老鼠洞差不多,我抢你们家?疯了吧?至于杀人,也还不至于,一帮穷鬼贱民,杀了你们老子还得偿命,不值当。”

    李铁从身后虎子手中接过一根铁棒子,不停的敲打着水泥地面,发出铛铛脆响。

    “不抢劫,不杀人,难道是来给我奶奶拜年的?不过事先说清楚啊,跪地磕头就免了,我奶奶可没那么压岁钱给外人!”

    申大鹏在一旁笑着插嘴,俨然面对着十几个凶神恶煞的也是没有丝毫畏惧。

    “特么的,小兔崽子,你说什么呢?找死是不?”

    虎子大喊大叫,朝着申大鹏就要抡起手中镐把子,却被李铁给拦住。

    “小崽子口才不错,不过我可不是来跟你们吵嘴的。”

    李铁从兜里掏出一张白纸,打开后里面写着一堆字,上面最大的三个字很是刺眼,‘和解书’,在手中晃了晃,“今儿个申海波把这个和解书签了,同意自愿放弃工钱,咱们之前的事就一笔勾销,如若不然,那你们可要考虑清楚,家里这些东西到底结不结实?”

    “李铁,放你娘的狗屁,我自己凭体力赚的钱,你凭什么不给我?我告诉你,少一分都不行。”

    申海波也不是善茬,这么多年干的最多的事就是喝酒、打架,此时又怎么会惧怕李铁?更何况还是闯入了自己家里来闹事?

    “为了避免今天的事传出去,别说我不讲究,所以,我给你们三分钟时间考虑,三分钟之后……哼哼!”

    李铁的话只说了一半,但语气中却满是威胁意味。

    场面瞬间安静,申海涛也是冷静下来,这时才想起来开发商周成民,他刚才可是打过电话敲打了,怎么紧接着李铁这伙人就来了?难道那周成民真的如此行径恶劣?不过转念又一想,也不对呀。

    周成民毕竟是县里的开发商,不说是什么富豪,但至少也是有钱人,而且还正在建造平水镇规模不小的丰收小区,如此大的投入,怎么可能不在意?再看向有恃无恐的李铁,面色一沉,又掏出了电话。

    “周成民,我记住你了。”

    接通电话之后,申海涛劈头盖脸的就是一声训斥,不仅惊到了身旁的家人,也是吓到了李铁。

    “这家伙怎么知道我老板的名字?”

    李铁有些发懵,眼珠子滴流乱转,不过想一想,周成民的名字,几乎平水镇的人都知道,估计这家伙是喊出来吓唬人的,倒也没有在意,咧嘴冷笑,静等看戏。

    “周成民,你们的工程队不仅拖欠工人工资,还领着十几个人手持器械追上门来,逼迫老百姓跟他签什么和解书,我现在深深怀疑,你的公司有严重的问题。”

    申海涛并不是那种以权谋私,以权欺人的人,但实在是对李铁的无礼忍无可忍,所以才会暴怒着打出这个电话。

    “这,这……怎么回事啊!李雪,李雪……”

    周成民大呼小叫,直到李雪从套房的另一个房间走来,“到底怎么回事,我不是让你把李铁给我叫回来吗?他混蛋人呢?跑哪里去了?”

    “我,我不知道啊,我给他打电话,他说要办什么事,给我挂断了……”

    “没用的东西,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周成民终于没了耐性,套上了厚实外衣,掏出手机拨出了号码,随后大步出了包房。

    “喂,成众,李铁那面到底怎回事……申海波?”

    周成民坐在宝马车里,听着电话另一边弟弟的讲述,脸色愈发难看,县建委副主任叫申海涛,李铁打的人叫申海波,都姓申,一个叫海涛,一个叫海波,一切不言而喻。

    “这个白痴,行,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猛踏一脚油门,轰,宝马车直线冲刺,几秒钟时间,已然连车尾灯都无迹可寻。

    申家,李铁霸气冲云霄的晃着腿,又晃了晃手中的‘和解书’:“啧啧,已经五分钟了,你们到底考虑的怎么样了?我是个讲究人,只要签上字,按了手印,我马上带人走,要不然,你们这个年就别想过好了,不,不对,以后只要我李铁还在平水镇,我就……”

    “你给我闭嘴,你就什么?你是个什么东西。”

    人群之后传来上气不接下气的暴怒吼声,紧接着一人推开李铁带来的十几个人,来到了李铁面前。

    “老,老板……”

    “啪!!”

    不等李铁说第三个字,一记响亮的耳光已然狠狠扇在了李铁脸颊,看李铁略有侧动的身子,估计这耳光的力道着实不小,随后打人之人便赶忙凑近了屋里,环顾着房间内的几人,目光最后落在了申海涛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