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br>    “孩儿他爸,你这升官副主任之后,脾气见长啊,人家到家门口开车接你回县里,你都直接拒绝了,还对人家那么不客气,好大的官威呀,以后若是再升官,不会牵连到我们母子俩吧?”</br></br>    刘凤云只是调侃而已,但她还是有些不高兴,这客车既慢又挤,怎么可能有大越野车舒服,她想不明白,就是送回县里一趟而已,能有什么事?大不了给周成民油钱就得了。..</br></br>    “我怎么敢!”</br></br>    申海涛也看出了媳妇不高兴,只得耐心解释:“我现在是县建委副主任,正好管着周成民,所以他才会对我客客气气,其实昨天的事情要不是发生在海波身上,我还真是不想管,就连县委曹书记也不可能事无巨细,更何况我一个小小的副主任?但话又说回来,我可以不管,但我不能与他们同流合污,尤其像周成民这种奸商,更是有多远就得离多远。”</br></br>    申大鹏在后面听着,心里也不免担忧,父亲这种刚直不阿的性格,其实并不适合走仕途,刚极必折,在如今的大环境下,父亲又能走多远?会不会再惹上朱淳那种阴险之人,又步入前世被买凶杀人的境地?</br></br>    …………</br></br>    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br></br>    凛冽的寒风中,高三年级的紧张补课又开始了,天不亮就起床,天黑了才回家,这对于高考生来说,是一段黑暗的岁月,不过经历过两次的申大鹏却是怡然自得,恢复了往日的忙碌,享受着这难得的高三年代。</br></br>    年关已过,正月已出,冬的二月离去,预示着四月的春已然不远,而两者中间夹着的三月,却是最尴尬的时段。</br></br>    南方的三月已然艳阳暖暖,可北方却仍是冻土寒风,虽然降雪不再频繁,大地残留的白雪却仍是存在,偶尔某一天的晌午艳阳高照,地面的白雪便会融化成冰水混合物,在青树县这种柏油路和水泥路还未遍布的小地方,则会出现沾染鞋子与裤脚的泥潭,让人烦不胜烦。</br></br>    “同学们,同学们……”</br></br>    班主任李明辉敲打着讲桌,这才把昏昏欲睡中的同学们叫醒,一个个皆是睡眼惺忪,嗯咦不悦当中,带着浓浓的‘起床气’。</br></br>    “拜托,李老师,这中午是我们唯一的休息时间了,您能别打扰我们吗?”</br></br>    稍靠着后排的一人伸着懒腰,打着哈欠的嘴巴足以塞进去一个拳头。</br></br>    “醒醒了!”</br></br>    李明辉根本置若罔闻,又喊了一声,直到所有同学都坐起来身子,这才轻咳两声,“咳咳,后天是三月十二号,同学们知道是什么日子吗?”</br></br>    “三月十二号?啥日子?”</br></br>    “李老师你的生日?”</br></br>    “不会又要考试吧?三天一小考,五天一大考,我都快成烤鱼了。”</br></br>    “田一航,你怎么会是烤鱼,烤鱼不是写书的吗?哈哈……”</br></br>    “哈哈……”</br></br>    同学们被几句玩闹话惹得大笑,也算从不愿醒来的睡梦中清醒,李明辉满意的点点头。</br></br>    这也是为什么他不喜欢把学生管束太过严格的原因,有的时候,过犹不及,让学生们自己寻找学习、放松的态度,远比钢铁手段打压要更明显。</br></br>    “同学们,冬去春来,万物复苏,三月十二号是一个重要的节日,植树节!你们也都清楚,咱们学校每年都会组织植树活动,你们也参加过两次了吧?”</br></br>    “参加过!”</br></br>    有些聪明的学生已经反应过来,估计是植树节到来,学校要组织户外活动了,这对他们来说可是个好消息。</br></br>    最近一段时间学习都快要学傻了,披星戴月,出家门的时候天还未亮,回到家的时候天色已黑,这哪是人过的日子。</br></br>    因为高考的缘故,高三年级的户外活动确实比较少,但是植树节的活动比较有意义,既能锻炼身体,又能美化环境,学校自然也不会剥夺高三学生参加的权利,一年一届,只要身体没有问题,整个高中一、二、三年段的同学都会参加。</br></br>    “后天早上大家可以睡个懒觉,八点集合,自带工具,植树地点,学校后院……好,你们可以继续午休了。”</br></br>    李明辉在黑板最左侧写下了重点,也就赶忙离开了班级,学校买来的树苗需要分发到各个班级,还需要班主任前去做记号。</br></br>    李明辉是让同学们继续睡觉,可谁还能睡得着?一个个都是瞪着溜圆的大眼睛,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随后便是齐声欢呼。</br></br>    对于压力极大的高三年级学生来说,只要能离开教室这个密闭空间,哪怕是让他们打扫厕所都行,这也是为什么每次大雪过后,总能看到学生们争着、抢着去操场扫雪。</br></br>    毕竟,对他们来说,想要呼吸到室外的新鲜空气,都是一种奢望。</br></br>    申大鹏习惯性的转过头去,想要看看李泽宇的兴奋模样,可刚侧身一半就想起来,李大脑袋现在只想着赚钱,已经彻底放弃了高考,过年之后,也只是偶尔交学费、班费、书本试卷费的时候,才会短暂闪现一次。</br></br>    心情难免低落,不过转念一想,高中唯一的好兄弟,如今也在为了人生拼搏,人各有志、人各有命,有的人相信知识改变命运,有的人更愿意相信金钱决定一切,没有对与错,只有在这条路上所使用手段的好与坏。</br></br>    “呼!终于见到七八点钟的太阳了!”</br></br>    申大鹏仰面看着刺眼的日头,微眯的双眼逐渐紧闭,感受着暖阳扑面,深深吐纳,嘴角泛起舒服的微笑。</br></br>    “嘿,这是干啥呢?吸收日月精华,打算修炼成妖了?”</br></br>    一声暴喝突然从耳畔响起,申大鹏只觉得身后肩膀被人用力推搡,本就没有任何防备之下,脚下不稳,一个趔趄,竟是扑通单膝跪在了地上,幸好双手撑地,这才没有双膝跪地,不过,睁开眼睛,却发现身前有人站立。</br></br>    “嗯?”</br></br>    申大鹏眉头紧皱,身后有人推搡,身前有人站立,难道这是有意为之吗?</br></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