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树苗虽没有粗壮大树那般五六米高,但至少也是比苏酥要高一些,又是树枝、树杈横生,倒不怕树苗砸到她,可若是被树枝、树杈划伤了脸颊,便是毁容了。

    苏酥想要躲闪已然来不及,更何况她早已吓傻,根本连躲闪的念头都没有,只能眼睁睁看着树苗距离自己越来越近!

    一根树枝在她眼中映衬的愈发明显,只怕用不了三五秒钟,便有可能刺入眼中。

    “快躲开……”

    耳畔一声急促呼喝,随后便觉得身子被人扑倒在地,双眼也是失去了闭合的能力。

    感受着被人压在身下,与其对视的则是一双透彻干净的双眸,再察觉到嘴唇与鼻息之间的温热,彻底呆愣住了。

    而一旁苏酥的同学们也是愣住了,光天化日,这,这两个人,怎么就亲上了?

    虽说与苏酥亲嘴的男生是英雄救美,可这要求的回报也太大了点吧?

    树苗倒在地上,溅起了冰凉的泥水,水滴落在苏酥和申大鹏的脸颊,俩人才瞬间清醒。

    申大鹏顾不得双手陷入泥泞当中,赶忙起身,尴尬笑了笑。

    “苏酥,情况紧急,我,我不是有意要占你便宜的。”

    便宜已经占了,还是当着几十个人的面,申大鹏就算再想解释,也是百口莫辩。

    苏酥缓缓起身,眼神之中仍是茫然与错愕。

    直到申大鹏提到‘占便宜’,她才赶忙用手背擦了擦嘴唇,白皙的脸颊忽然变得通红,口中哈气也是不断涌出,显然是呼吸加速,心跳加快,再看到周围同学投来异样的目光,更是羞愧难当。

    “谢,谢谢你。”

    苏酥连看都没敢看申大鹏一眼,只是咬着嘴唇喃喃细语几个字,便匆匆忙忙夺路而逃。

    申大鹏也刚平息了心绪,还未等说句‘不客气’,就看到苏酥早已跑得没影了,这可真是跑的比兔子还快,若是参加学校女子百米,肯定稳拿第一名。

    苏酥一口气跑出几百米,直到匆匆进入教学楼,仍是紧张的向后张望,见的确没有好奇的人追来或者关注,这才长吁一口气。

    她从小就是在家里人的赞美声中成长,也是知道自己长的要比同龄人更加漂亮,所以,从第一次有男生向她投来异样眼光的时候,她就开始把自己隐藏的像个小刺猬一般。

    对于追求她的男生也好,亦或者只是普通男同学也罢,都是一副敬而远之的态度,甚至若有男生想亲近于她,换来的只会是失态的歇斯底里。

    对于感情,准确来说是男女之情,苏酥向来警惕谨慎,她已经看过了太多的悲剧,之前有一个与她自小在棚户区一起长大的小姐妹,同样是贫穷人家的女孩儿,长得也不比她差多少,也不知经谁介绍认识了一个有钱人家的少爷,本以为从此可以改头换面,过上优渥的生活,结果,却一步步沦为了有钱人的玩物。

    人,苦日子可以一直过,那是因为没享受过优质的生活,可是,一旦物质生活提高了不止一个档次之后,再想回头,必然是难上加难。

    如此,苏酥的那个小姐妹,宁可作为有钱人的玩物与附庸,也不愿回头。

    结果那有钱人家的少爷更佳得寸进尺,不仅自己戏耍玩弄,还把女孩儿如同赠品一般送给朋友与生意伙伴,或许在他眼里,女孩儿命该贫贱。

    女孩儿忍受不了日复一日的折磨与侮辱,服用了大量安眠药打算自杀,不过可惜,想死却死不了,而且还因为药物中毒,变得精神失常,整日里疯疯癫癫的看谁都是傻笑。

    苏酥决然不想步入儿时伙伴的后尘,她只想安安静静的上学,通过知识来改变贫穷的命运,让父母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让自己以后能拥有选择生活的权利,哪怕日日只是粗茶淡饭,至少也是心安理得,无愧于心。

    可是,面对一而再再而三救她于水火的申大鹏,她却真的提不起发火炸毛的念头,甚至每次见到那双深邃的眸子,竟是会有一种深深的无力与压抑。

    今天申大鹏的确再次救了她,但是她也的确被占了便宜,可她却没有丁点儿勇气开口斥责。

    在她脸红羞涩跑开的一刻,也有些恼恨,明明就是自己吃亏了,怎么反倒像做错了事情,还要羞愧逃跑?按照以往的性子,一个巴掌扇过去才对。

    想着,又偷偷瞥向玻璃门外,已经几分钟过去了,见申大鹏真的没有追过来,这才算是彻底放心的拍了拍胸脯。

    她也担心,若是申大鹏真的过来,她这憋在心里的一巴掌,到底能扇得下去吗?

    苏酥在这里心烦意乱,申大鹏的境遇也没好到哪里去,看着苏酥前脚刚羞涩逃离现场,也是发现了周围许多低年级的学弟学妹对着他指指点点。

    尤其是见到李泽宇晃悠着大脑袋笑嘻嘻跑来,身后还有曹梦媛和林晓晓一同跟来,心情更是忐忑,刚才那一幕,曹梦媛到底看到了没有?

    “鹏哥,不错呀,这英雄救美的场面,霸气。”

    李泽宇赞叹的竖着大拇指,满脸尽是艳羡之色,不过语气中却带着些许打趣意味。

    “哼,男人没一个好东西,真是有够不要脸的,李大脑袋刚才直勾勾的盯着人家,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我还没等教训他,没想到你更厉害,直接就亲上了,你有没有顾虑一下我们家梦媛的感受?”

    林晓晓双手掐腰,一脸不爽,挺着胸脯站在曹梦媛和申大鹏之间,大有一副欲要替曹梦媛出头的架势。

    可是谁曾想,曹梦媛却只是撩了撩刘海,微微一笑,并未开口说一句话,仿若这件事情与她毫无关系似的淡然,更看不出有什么隐匿的心思。

    “诶,晓晓,都不是我说你,皇上不急太监急,看看咱们的校花都不在意,你净跟着瞎操心,再说了,我相信鹏哥不是那种好色之徒,刚才的情况有多危险?若是鹏哥慢了一秒,只怕那娇滴滴的清纯妹子就要被毁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