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那我可就等着鹏哥多多提携了。”

    李泽宇双手捧着脸,一副撒娇卖萌的样子,看着让人倍觉恶心,忽地又恢复正色,“对了,鹏哥,我之前听你的话,赚钱就买平房,没想到,房子真的涨价了,你说的也太准了!!”

    “今年县里大兴土木,无论是大型工业园区,还是棚户区改造项目,都大大加快了地产行业发展的脚步,也刺激了老百姓对购房的意愿,房价上涨,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申大鹏是重生之人,自然知晓房价还会继续增长,所以对现在提升的房价,并未觉得有丝毫惊讶。

    “诶,鹏哥,既然房子赚钱,那你说我盖房子卖钱咋样?”

    “噗!”

    申大鹏跟李泽宇是相对而坐,一口汤大力喷出,直接喷洒在李泽宇的面庞之上,暗叹李大脑袋不愧长了一个硕大的脑袋,脑洞大开,还真敢想啊。

    “哎呀呀,鹏哥,你这……”

    李泽宇擦了擦脸上的油汤,一脸茫然,纵使再傻,也能从申大鹏眼中看到不可能三个字,嘿嘿傻笑,为自己免除尴尬。

    “梦媛,你……要考哪里?”

    申大鹏最终还是问出心中所想,或许,也是他在学校里除了李大脑袋之外最在意的人了吧。

    “我?”

    曹梦媛脸上挂着温暖的微笑,吸管裹吸着旭日升冰红茶。

    申大鹏直勾勾的看着记忆中熟悉的牌子,愣神想着,好像后世这个牌子已经消失不见了,不由得感叹,时间,真是个奇妙的东西,人心,亦是如此。

    曹梦媛还以为申大鹏是在盯着自己看,羞涩之下显得有些不局促不安,咬了咬吸管,“我可能是去京城吧,也可能是省城,还没决定呢。”

    “好,什么时候决定了,第一时间告诉我。”

    申大鹏的话语间充斥着自信与傲然,若是以前,哪里会有这等豪情凌云,但今时俨然不同往日,如今已有自傲的资本,别说是省城的大学,就是水木大学和燕京大学,也绝对不在话下。

    曹梦媛略有惊愕的忽闪着大眼睛,感受着申大鹏浑身上下充斥的男子豪情,竟是不自觉的心跳加速。

    觉察到脸颊滚烫,自知是红了脸,倒是害羞的低下头,轻轻咬着朱红嘴唇,呼吸早已失了平淡与均衡,仿若挣扎的嗯了一声。

    脑海中有如电影快放似的闪过与申大鹏所经历的一幕幕,从最早那个只敢偷偷在暗处瞥望她的稚嫩男孩,到如今的成熟与自信,从俩人没有半点交集,到现在可以使得她这个校花羞涩低头……

    短短一刻,却想了很多,犹豫了很多,挣扎了很多,之前去清河湿地,在客车上的纠结,终于暗暗做出了选择。

    或许,这是她从小到大,第一次要做出违背父亲意愿的决定,但……她想要坚持,哪怕未来不如父亲许诺的那般美好,至少,无怨无悔。

    青春就是这样,要么到了待得时不待我的中年时候郁郁追忆,要么则是与身旁至亲朋友来炫耀自己年轻时候的不同。

    悔,或许会有,但自己的选择至少不会恨,若是流逝的青春让人到只剩中年悔恨,那又如何算得上是青春无畏,青春无悔。

    黄彬离开一中后,愤愤然回到了松白大厦,纵身将自己抛入松软的床榻,揉搓着紧皱的眉头与烦热的脸颊,心里百味杂陈,但更多的还是愤怒与不甘。

    睁眼盯着五颜六色的棚顶,再感受着舒适的床榻,本应该是使人入眠的舒爽,可是黄彬的脑海中,却莫名生起了曹梦媛和申大鹏滚床单的激情画面。

    “啊!!”

    歇斯底里的暴喝怒吼,纵是气的牙根痒痒,却也只能哑巴吃黄莲,毕竟这种事情不能跟任何人求证,旁人可能胡言乱语,而两个当事人又怎么会把发生的详细事情对他娓娓道来?

    深深叹息,用力揉了揉鼓胀疼痛的太阳穴,忽地瞪大了眼睛从床上坐起来,眼中没了醋意与纠结,脸上也恢复了京城大少该有的拼搏与干练,拿起电话拨了出去。

    过了十几分钟,朱神兵和朱神佑匆匆忙忙赶来,一脸的讨好与殷勤。

    这段时间,他们也算是彻底被黄彬的资源人脉和能力折服了,电视购物基本没用多少资金,就已经完全步入了正轨,而公司招标的事情也已经与县里签了合约,只要没有大的意外,整个项目估计都要经过他们的手。

    “建筑公司那面……县里没发现什么吧?”

    黄彬坐在床边,中华特供香烟缓缓点燃,烟灰弹入烟缸之中,见得七八根烟头,足可见他的心中有多烦闷。

    “没什么事情,估计县里也巴不得赶快找人来解决烂尾楼的事情,哪里有心思再算计其它?而且我们哥俩找了雷塞做公司的法人,如果真的出了什么问题,也是有他扛着炸药包,与咱们都没有任何关系。”

    “哦?有点意思。”

    对于朱神佑所言,黄彬倒是又些意外,没想到朱家兄弟还有这等聪明心智,懂得找人扛雷,把以后的危险降到最低。

    不过他也并不在乎,也没有说什么,聪明人,总是喜欢与聪明人打交道,更何况以现在的情况看来,朱家兄弟就是他在青树县的头号手下,聪明一点,又有何不好?

    “神佑,你们马上找其他建筑公司,把最开始的一期工程外包给他们,规划图我已经看过了,一期是一片小空地,要在工业园区边上建立配套的商圈,不会涉及到棚户区拆迁楼房的事情,直接就可以预售商铺……”

    “黄大少,既然是没涉及到烂尾楼,又是商铺商圈的好地方,为啥咱们不自己盖?包出去赚的少啊。”

    朱神兵在一旁插嘴,挠挠头,甚是茫然。

    “自己盖?你有钱吗?”

    黄彬懒得多言,只轻蔑的扫了一眼。

    在他看来,相比于朱神佑的聪明与成熟,这个朱神兵简直就是个无知的地痞。

    “黄大少说的对,神兵,你别胡言乱语,把工程包出去,那些干活操心的喝汤,我们却能大口吃肉,还不用投入一分钱的资金,何乐而不为?再说,咱们现在资金有限,得抓紧时间把烂尾楼的事情解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