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听到堂哥的细心解释,朱神兵这才恍然大悟的点点头,不由得对黄彬和堂哥更加佩服。

    朱家兄弟还在盘算着如何在尽量省钱的情况下把烂尾楼盖好,黄彬却在一旁突然反问:“神佑,谁跟你说要盖烂尾楼了?”

    “嗯?”

    朱家兄弟一脸懵必,不知道黄彬想要表达什么。

    “呵,你们就找人去做做样子,安抚人心就行了,没必要真的去给那些穷鬼盖楼,无论是口头上,还是合约里,我们只答应第一时间动工,又没答应什么时候交工,县里没有发现合同的不严谨,与咱们可没有任何关系。”

    “这,这……黄大少,这不会是你给挖的坑吧?”

    朱神兵大咧咧的说着,却被朱神佑使眼色给止住了。

    “黄大少,你可这招可真是高明,自愧不如,自愧不如啊……”

    朱神佑冲着黄彬竖起了大拇指,对自己却是自嘲般的频频摇头,多多少少有一些奉承拍马的,但他也是由衷的佩服!

    京城大家族出来的公子,果然有些能耐。

    雷赛哥的天宁建筑公司刚放出打算将一期项目承包出去的消息,青树县里的一些开发商就在第一时间知道了,一连几天,开发商都开始轮番上阵,请雷赛哥和朱家兄弟吃饭,玩乐……

    虽然明眼人都知道项目的事情由朱家兄弟说了算,但对于这件事却是心照不宣,并不说破,表面上都是以雷赛哥为主,当然话里话外却无不在捎带的捧朱家兄弟的臭脚。

    不过一时间,雷赛哥的确成了青树县一众开发商讨好的目标,毕竟只有请了雷赛哥,才能见到朱家的人。

    日日宴席不断,夜夜笙歌不停,这一次,雷赛哥可是彻底感受到了有钱人的幸福与快乐,整日里都是烂醉如泥,在温柔乡里度过。

    对此,朱家兄弟也没有任何约束,反正雷赛哥就是以后推卸责任的炮灰,现在越是跳脱,以后出了问题也越无法推脱。

    周成民也是讨好朱家兄弟的众多开发商中的一员,不过在整个青树县来说,他的实力俨然还不够与那些大开发商相媲美,这也是他只能在周边镇上做开发的原因,也不知打了多少个电话预约,才在半个月后得到了机会。

    香鼓楼,青树县还算是有些名气的饭店,虽然无法与朱家的松白大厦相提并论,但至少也是比小荷塘火锅之流要高大上。

    荷花塘包房当中,周成民正满脸堆笑,点头哈腰的在给朱神兵和雷赛哥倒茶。

    “兵少,怎么就您和雷赛哥两个人来的?佑少呢?”

    周成民此言一出,则是换来了朱神兵轻蔑的眼神,自顾喝着茶水却没有任何回应。

    “怎么?我和兵少来跟你谈合作,还不够诚意吗?就这破地方,你觉得佑少会愿意来啊?”

    雷赛哥手中把玩着茶杯,语气之中同样轻蔑。

    最近一段时间他可是尝到了有钱有势的甜头,往常在他看来高高在上的那些开发商,现在都对他毕恭毕敬,极尽讨好,专门开车接到市里的大酒店请客吃饭,倒茶敬酒。

    吃饱喝足之后还会有清纯漂亮的学生妹,那叫一个不亦乐乎,而今天这个周成民,显然做的还不够好,准确来说,是很不好。

    “是,是,如今青树县最大的地产项目都在雷赛哥您的公司,佑少和兵少帮衬着也是日理万机,两位能接受我的邀请,已经是感恩戴德,我……”

    “你就别说这些没用的废话了。”

    朱神兵十分傲然的打断周成民的话头,茶杯往桌子上一丢,虽然没有倒下,但发出的响动也足以让周成民心头一颤。

    “是,是,我咋尽在说些废话,稍等,我这就去叫服务员上菜……”

    “还在说些废话,我们来是为了吃一顿饭的吗?若不是我大伯让卖个面子,你觉得我会来跟你的公司谈这次的项目?自己几斤几两还不知道吗?”

    朱神兵冷哼一声,嘬了嘬牙缝发出滋滋声音。

    “兵少,雷赛哥,我的公司是小了点,资金可能也没有那些大公司雄厚,但是我这人有个优点,我不贪心,只要能让我喝口汤,我一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呸呸,这工程还没开始呢,你就死啊活啊,你这是在咒我们公司吗?”

    雷赛哥不悦的歪着头,用鼻孔冲向周成民。

    “诶,雷赛哥,这话你说的就不对了,既然周老板诚心实意要承包咱们的项目,而且还愿意将利润分给你的公司一些,这不是两全齐美的事情吗?你说是吧,周老板?”

    朱神兵没了之前的冷漠与凶煞,倒是换上了一副微笑面庞。

    可周成民看着却没有丝毫放松,他毕竟在社会上混了多年,从卖水果到做地产,阅人无数不敢说,但察言观色的能力绝对异于常人,现在从朱神兵的笑容与眼神中,他可看不到一定点好心与诚意,不过,他也只能硬着头皮接话。

    “对,对,兵少说点对,我这种小公司想要赚钱,还得需要雷赛哥和兵少这样有能力的人多多提携,更何况我也能力有限,只要能赚点钱就心满意足了。”

    周成民的语气很是诚恳,不过心里却是打着自己的小算盘。

    以周成民现在的能耐,也只够在下面的镇上折腾,想要做大就必须往县里发展,他想的是通过这个项目做跳板,认识一些人脉,以后进军县里的地产业。

    所以哪怕不赚钱,周成民也会做,毕竟镇上的商品房需求有限。

    “既然周老板这么有诚意,又与我大伯有些交情,那我们兄弟几个也不能驳了你的面子,长话短说,整个工程大包五千万,怎么样,还够意思吧?”

    “兵少,您,您没开玩笑吧?五,五千万?大包?”

    周成民有些诧异,可看着朱神兵的眼中并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想要发火,可又不敢,只能强颜欢笑,“兵少,我知道这第一期的工程不算大,但也是要盖十栋写字楼呢,再加上下面的商铺和园区通道还有绿化等配套设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