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br>    “说你啰嗦吧,你还真是啰嗦个没完没了,哪来的那么多废话?这些最基本的成本计算我们不会么?还需要你来教?你要是算计的够快,倒不如想想怎么节省成本,把这十栋楼尽快盖起来。”</br></br>    朱神兵有些不耐烦的敲打着饭桌,“而且以你公司的规模,我给你的价格,已经算是很公道了,钱是大家一起赚的,你总想一个人全都吃了,不怕撑得胃疼吗?”</br></br>    “兵少,详细的数据我就不多说了,不过一栋楼最低的成本您也清楚,五千万,十栋楼,这,这真是……”</br></br>    “先生您好,上菜。”</br></br>    周成民话说一半,包房门便被打开了,五六个长相标致的美女服务员缓步进来,穿着紧身的旗袍,身材凹凸有致,双手端菜盘,微笑将其轻放在饭桌上。</br></br>    周成民尴尬的闭上了嘴,盯着餐桌上一道道荤素搭配的菜,愁眉不展,朱神兵倒是一脸淡然笑意,仿佛一切都与他无关。</br></br>    三人之中,雷赛哥算是最兴奋的,色迷迷的眼神挨个扫视着美女服务员,从上至下,从前到后,观察的那叫个仔细。</br></br>    “先生们,菜齐了,祝你们用餐愉快。”</br></br>    服务员扭着高翘屁股离开,雷赛哥还是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还未到酒足饭饱,已然开始思**了。</br></br>    “兵少,您也清楚,我与你大伯有些交情,我也说句实话,就您给的这个价格,勉强能盖八栋楼,而且还是没有绿化和配套,这也已经是用勉强达标的材料,若是用五千万盖十栋楼,那就得全都用劣质材料,那种楼谁敢卖?谁敢买?就算买了,整日里也得是提心吊胆,说不定哪天……是要死人的。”</br></br>    “周成民,你这老家伙有点给脸不要脸吧?我来吃你这顿饭已经是给足了你的面子,而且看在你与我大伯的交情,我还诚心实意给你报价,可你却要诅咒我的楼盘有问题?还特么死人?我看你特么是活够了,不想在青树县混了吧?”</br></br>    朱神兵突然暴怒,刚刚上桌的菜肴,直接被他掀翻了几盘,还有许多油渍溅到了身上,雷赛哥毫无准备,更是浑身油渍,极为狼狈。</br></br>    “周成民,你特么是不是有病?你要是做不起工程就特么回家玩老婆孩儿去,少特么在这里浪费我和兵少的时间,还特么口口声声死人,死人,你信不信楼没盖起来,老子先特么让你死了?”</br></br>    说着,雷赛哥摔碎餐盘,挑了一块比较顺手的锋利碎片,朝着周成民走去。..</br></br>    “我,我,兵少,雷赛哥……我,我说错话了,给我个机会,我,我不做这个项目了,我这就回家去玩老婆孩儿,我……”</br></br>    “去你大爷的……”</br></br>    雷赛哥一脚将周成民掀翻,一边大吼,一边猛踹。</br></br>    “周成民,以后在青树县的地界再没有你的一席之地,不仅是房地产行业,你做什么我就砸你什么,我兵少说到做到……”</br></br>    “雷赛哥别打了,兵少饶命啊……”</br></br>    荷花塘包房里打闹的激烈,而对面的莲花池包房里,申大鹏和孙大炮子也在吃饭,估计是饭菜的味道不错,俩人都吃的津津有味。</br></br>    “鹏哥,这香鼓楼的饭菜,味道还不错吧?”</br></br>    孙大炮子舔了舔油腻的嘴唇,“当初这可是我收费的地方,现在老板看到我还肝颤呢,哈哈!!”</br></br>    “你快正经点吧,别把你以前小混混那一套惹人厌恶的模样露出来,这才几月份你就把短袖穿上了,不冷吗?还是有意把纹身露出来吓唬人?你可别忘了,你现在不仅是纯净水厂的经理,还是鹏莹公司的物流部经理,就这模样谁敢跟你做生意?从明天起,给我穿正装。”</br></br>    申大鹏对孙大炮子也是衷心劝告,他知道孙大炮子的母亲是个实诚人,不求儿子飞黄腾达,只求一生平安,如今跟在他身边,他自然不能再让孙大炮子重拾旧业,再做以前那种朝不保夕的恶霸混混。</br></br>    “鹏哥,你说的我都明白,我这是跟你出来吃饭,若是平时,我都是一身正装,西服革履,我妈都说我变帅了不少。”</br></br>    孙大炮子放下筷子,语气稍有凝重,“鹏哥对我和我兄弟们都好,我会牢记于心,如今我有了正经工作,能赚不少钱,还是个小领导,未来更是一路光明,这都是鹏哥你给的……”</br></br>    “诶,你可别说这话,你要是一心想当街头混混,我可是拿你没有办法,现在这条路是你自己的选择,好与坏都看你自己决定,还是说说公司的事吧。”</br></br>    申大鹏可不想听那些感恩戴德,鞠躬尽瘁的废话,相比之下,他更在意公司的现状。</br></br>    “鹏莹公司一切正常,空气净化器马上就可以给代理商供货了,不过……对于鹏莹这个品牌名字,大家都觉得不如那些大品牌响亮,所以这次吃饭,我也是奉了王总都嘱咐,问一问鹏哥有没有想法?”</br></br>    “鹏莹,不够响亮?鹏莹……”</br></br>    申大鹏正在心中盘算,却突然听到对面包房传来了激烈的争吵声和打架声,眉头不由得一皱。</br></br>    这香鼓楼走的是仿古路线,从房子装修到服务员穿着,再到饭菜,都算得上别具一格,能来这里吃饭的也都是稍有品味的人,怎么还会有人打架?好奇心驱使下,与孙大炮子一同起身走了过去。</br></br>    刚打开门,就看到对面包房门已经是打开的,一前一后走出来两个人,后面还有一人正跪在地上,紧紧抱着第二个人的大腿,口中不断哀嚎求饶。</br></br>    “嗯?”</br></br>    申大鹏眉头一挑,认出了朱神兵和雷赛哥,再定睛看向跪地求饶之人,眉头又是一拧,这不是在平水镇与小叔闹矛盾的开发商周成民么?</br></br>    怎么这般凄惨的惹了朱神兵?看他身上满是脚印,脸上也是胀红,估计是被打了。</br></br>    “周成民,你特么松开我,我告诉你,今天就算是你把脑袋磕碎了也没用,我特么绝对不会让你在青树县再做成任何一桩生意,今儿个开始,青树县没你的立足之地。”</br></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