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br>    “我擦,谁呀这么大口气,大放厥词,还整个青树县,你是书记,还是县长呀?”</br></br>    孙大炮子不认识其他两个人,但是对朱神兵可是再熟悉不过了,以前碍于自身实力有限,就算心有不满,也只能憋在心里。..</br></br>    可今时不同往日,朱家自从被骗之后,早已不复当初,朱神兵在青树县扛把子的地位也被申大鹏一次次往下拽,如今在看到朱神兵在装必,当然要嘲讽几句。</br></br>    “你特么谁……嗯?申大鹏,又是你。”</br></br>    朱神兵怒喝着转过头来,正好与申大鹏四目相对,怒火瞬间从胸口涌向大脑,又看向说话之人,他也认得是孙大炮子,之前是他的手下,后来跟申大鹏混了,现在都敢这么跟自己说话了?</br></br>    朱神兵眼中迸发出挑衅的火花,不过相比之下,申大鹏却要更加冷静,也更加淡然,或许在他心里,朱神兵根本就算不得一个对手。</br></br>    申大鹏轻笑一声,低头看向了仍然傻愣着跪在地上的周成民,觉得甚是可怜,怎么说也算是个不大不小的开发商,怎么就惹到了朱神兵这个煞神,近半百的年纪,还要给后辈之人跪地求饶。</br></br>    又往朱神兵几人的包房里看了看,并未见到朱神佑的身影,这也算是想得通,若朱神佑在此,就算对周成民再过不屑,也绝不会如此嚣张,也不至于做的这么过分,但是以朱神兵的暴躁性格,倒是可以理解。..</br></br>    “你,你是……申副主任的儿子,申大鹏?”</br></br>    周成民盯着申大鹏,觉得十分眼熟,突然想来,眼前这个与朱神兵不和的少年,不正是县建委副主任申海涛的儿子吗?瞬间仿若溺水时抓到了救命的稻草。</br></br>    眼珠滴溜乱转,心中飞快的算计,朱神兵与申大鹏不和,如今已然得罪了朱家,那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他现在只要直接倒向申大鹏就行了,不然没有个靠山,只怕在青树县真的要混不下去了。</br></br>    “鹏少!”</br></br>    周成民凑上前来直接喊了一声,这倒是让申大鹏一阵无语,他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叫他,感觉十分别扭。</br></br>    “怎么回事?”</br></br>    对于别人的尊称,虽然别扭,但也只能勉强答应,毕竟朱神兵都能叫个兵少,他也不差啥,凭什么不能叫鹏少?</br></br>    至少在朱神兵和雷赛的面前,不能丢了份。..</br></br>    “我想要跟兵少谈一下工业园区一期的项目,结果……”</br></br>    周成民就怕申大鹏不理会的离开,如今开口询问,赶忙把事情的经过简单复述了一遍,倒也是实话实话,没有半点添油加醋。</br></br>    申大鹏轻点点头,离开平水镇之后跟奶奶通过电话,小叔那边已经拿到了医药费和工钱,而且误工损失费之类的赔偿和营养品也送去了不少,还都是由周成民亲自送去的,还情真意切的赔礼道歉。</br></br>    如今听到与朱神兵闹矛盾的前因后果,也就打算拉他一下,毕竟这人还不算太黑心,知道豆腐渣工程涉及人命和民生,没有为了肆意敛财而同意承包工程。</br></br>    “走吧,进屋,咱们边吃边聊。”</br></br>    申大鹏与孙大炮子一前一后进了包房。</br></br>    周成民犹豫片刻,瞥了一眼混身满是煞气的朱神兵,不由得打了个冷颤,也匆匆跟进了包房。</br></br>    他刚才当着朱神兵的面把事情告诉了申大鹏,已经是彻底与朱家为敌,如今除了申大鹏,估计也再没其他的救命稻草了。</br></br>    “特么的,反了,反了,都特么敢与我为敌了,真是忘记我的手段了。”</br></br>    朱神兵感觉丢了天大的面子,回到包房,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是一通乱砸,桌子也掀翻了,破碎的盘子与美酒菜肴散落满地,充斥着难闻的味道。</br></br>    “兵少,你也不必跟他们生气,大不了今天晚上我找几个兄弟把他们都给做了,一了百了,省得以后麻烦……”</br></br>    “闭嘴。”</br></br>    朱神兵想到了之前的风老四,那可是杀人不眨眼的人物都丢了性命,他可不相信雷赛哥的手下能够干的漂亮、利索,转头冷冷瞪了雷赛哥一眼,吓得雷赛哥也是赶忙乖乖闭嘴。</br></br>    “鹏少,孙总,今天可多亏了你们搭救,不然我以后在青树县就再没有以后了,你们放心,我绝对是个知恩图报的人,若是有用得着我周某人的地方,只要言语一声,我肯定……”</br></br>    周成民极尽谄媚的唠叨个没完,完全一个小马仔的模样,一口一个鹏少和孙总的叫着,还叫的那么情真意切,那么委婉动听。</br></br>    孙大炮子既没有打断,也没有拒绝,而是面带微笑的听着,看着。</br></br>    一瞬间,不由得感慨人生,曾几何时,他去工地收废品的时候,都得是低三下四的求着这些开发商,只为了价格更便宜点,他也好混口饭吃。</br></br>    还记得有一次,好像就是被周成民的人赶走了,可是现在,原本高高在上俯视他的大老板,却成了奉承拍马的小老弟,这反差,真叫人不敢相信。</br></br>    估计周成民也想不到,自己眼前这个鹏莹公司的经理,过去会是个收废品的穷鬼地痞,更不会记得他曾经还欺辱过这么一个小人物。</br></br>    人生际遇,有时候就这般的神奇,在合适的时机做出了合适的选择,未来就会完全脱离预想的轨道,变得完全不同,超乎想象。</br></br>    若是孙大炮子当初没有与申大鹏服软,而是作为朱神兵的手下继续与申大鹏为敌,估计现在他依然是个收废品的地痞混子,而且有可能一辈子都是……或者直接进去了。</br></br>    “周老板,以后你有麻烦了可以找孙总,实在有解决不了的可以让他跟我说,只要能帮到的忙,我一定尽力,不过,我毕竟只是个学生,估计也是能力有限。”</br></br>    申大鹏打断了周成民无穷无尽的奉承话,直接将这个麻烦推向了孙大炮子。</br></br>    他虽然打算帮衬一下,但是也没打算走的太近,毕竟周成民是搞房地产的开发商,而他父亲是县建委的副主任,平日里走的太近,只怕会落人口实。</br></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