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甚至有人说李泽宇和李明辉都姓李,俩人有可能是亲戚,李明辉只不过是帮着遮掩,还有的说等到高考结束之后,李泽宇和林晓晓就要结婚了,怀孕怕什么?直接奉子成婚,岂不是快哉,乐哉?

    对于越来越过分的谣言,林晓晓更是百口莫辩,整日里除了哭就是哭,想要请假在家里待着,又害怕父母知道了大发雷霆,所以只能忍着别人在她背后指指点点,到了班级里就是伏案偷哭抽泣。

    但是,纸永远是包不住火的,青树县的地界不大,熟人之间更是低头不见抬头见,也不知是哪位‘好心人',竟是将这个从孩子口中得知的,未经任何证实的‘重大消息'告诉了林晓晓的父母。

    林父林母根本不敢相信,不过回忆起最近女儿性情大变,原本整日里无忧无虑的开心果,这些天的确是少言寡语,立刻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毕竟无风不起浪,若是子虚乌有的事情,怎么会传到同学父母的耳中。

    “爸,妈,你们俩咋还没睡?”

    林晓晓在回家的一路上尽力安抚着自己的情绪,为的就是不在父母面前露出马脚,可今天一回到家就看到父母正襟危坐在客厅,屋里的气氛也异常诡异,瞬间,就意识到了不对劲。

    “晓晓,过来坐,妈有事问你。”

    林母语气微冷,不过骨子里的母爱还是散发着温柔,也可能是害怕林父太过气愤而动手打孩子,所以想要先问清楚情况。

    “废什么话,林晓晓,你给我过来,站好了!”

    林父却是异常强硬,直接从沙发上站起来,指着身前的女儿,恨铁不成钢的大吼。

    “林超,你这是干什么,别把女儿吓坏了。”

    因为知道自己丈夫的火爆脾气,林母不敢大意,也赶忙起身挡在了父女两的中间,“有什么话可以好好说,事情总要搞清楚吧?怎么能笃信谣言,再冤枉了女儿。”

    “林晓晓,我问你,你是不是有了……”

    话说一半,林父都有些难以启齿,毕竟他是个大男人,着实不好跟女儿直接提及什么初女呀,怀孕呀之类的事情,只好稍有委婉的冷喝:“你是不是做了对不起自己的事情?”

    “我没有。”

    林晓晓见父母已经听到了传言,虽然心中觉得有愧,但还是打算咬死了不承认,反正父母总不至于领着她再去医院做个检查吧?

    “没有?不承认是不是?你别以为你不说,我们就什么都不知道!那个臭小子不就是叫,叫李,李泽宇吗?我女儿还未成年,他居然敢玷污我的女儿,这是什么,这是强爆幼女,是犯法的,要负刑事责任的。”

    “幼女是十四岁以下的小女孩,我马上就要十八周岁了!”

    林晓晓也是担心父亲真的去找李泽宇麻烦,所以赶忙开口解释,可她却不知道,只是无心的一句话,却相当于变相承认与李泽宇之间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了。

    “好,好,承认了吧?你也知道自己还未满十八周岁呢?你还知道自己是未成年呢?”

    林父气的大口喘着粗气,左右四顾不定,想要动手打女儿,可还是心疼,只得将矛头指向了林母,“孩儿他娘,看到没有,你女儿这是亲口承认了!我的天呐,我在城里忙着工作赚钱,不能经常在家,你就是这么教育女儿的?”

    “我,我……你凭什么这么说我啊?女儿天天都是按时按点的回家,放假了我还不能让她出去跟同学玩了?你还知道你经常不在家,我一个人照顾晓晓,照顾这个家,我容易么我……”

    “得得,今天不是你诉苦的日子,今天是在问晓晓!她和那个叫李泽宇的臭小子,到底是怎么回事?晓晓,你赶紧说。”

    林父可不想继续听林母的唠叨诉苦,这若是给了机会,只怕能把二十年前结婚时下雨淋湿衣裳的委屈都说出来。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李泽宇?我跟他就是普通的同学关系,只不过偶尔会请我吃几顿饭,难道这就算是什么滔天大罪了?”

    林晓晓矢口否认,也是不希望父亲生气,可谁成想,父亲反而大发雷霆。

    “偶尔请你吃几顿饭?我林超养不起女儿吗?还要他一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请我的女儿吃饭?林晓晓,你不要再解释了!关于你们俩的事情,我今天已经跟不少朋友打听的一清二楚,那小子家里不是开了个破水站吗?今儿个你就跟我去找他,跟他说个明白,你们两个人,根本就不属于一个世界,他配不上你。”

    林超说的话并非胡言乱语,虽然其中有些是在诈林晓晓,但他的确从朋友口中得知李泽宇是个很不靠谱的孩子,家里条件不好,年纪轻轻就不念书,跟着家里天天送桶装水,这得是什么样的父母,才能做出这等荒唐事?

    “我们俩就是普通同学关系,你凭什么去找人家?人家还得开门做生意,青树县这么小的地方,你去闹完了,人家的生意还怎么做?”

    林晓晓有些慌了,她知道父亲火爆的性格,尤其是现在那副吃人的表情,根本不像是说说而已。

    “你还知道青树县地界小?他们家儿子敢欺负我的女儿,这流言都已经传的老少皆知,他们怎么不考虑考虑对你的影响?对咱们家的影响?不行,现在就去……”

    没有任何商量与缓和的余地,林父连外衣都没打算穿,直接拽着林晓晓就往门外走。

    林母细心,拿上了外衣,虽说也觉得去李家找上门有欠妥当,但为了女儿的贞洁名声,也顾不了那么许多了。

    “爸,爸,你不能这样!你这么做太自私了,你为了宣泄怒火就去找李泽宇他的父母,你考虑过我和李泽宇的感受和处境吗?我们俩是真心相爱的,他对我很好的,他是个好人……”

    林晓晓死死拽着楼梯扶手,拼命挣扎。

    或许是最近一段时间被人在暗地里指指点点骂得太多,已经压抑太久,也可能是担心给李泽宇家里惹麻烦,不得已,只能将憋闷在心里许久的话,一股脑的嘶吼着喊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