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前世在公司里,经常会参与一些刷热点上头条上热搜的运作,他很清楚,想要将一个热点事件的风头掩盖过去,最好的办法就是再制造一个新的热点去吸引眼球,只不过……这个热点要如何去制造呢?

    回家的一路上,李泽宇都是在嘻哈得意的吹嘘,而申大鹏只给予微笑应付,心中却是烦闷,这家伙怎么没心没肺,毫不担忧?反而自己为了他操碎了心!

    不过转念一想,倒也是突然自嘲般的无奈一笑,或许这就是老话说的傻人有傻福吧。

    “鹏哥,你说到底是谁胡说八道,把我和晓晓都说成了未婚先育?我是不是应该去谢谢他,没有他的话,我还没有今天这份勇气去提亲呢。”

    “啥?你要谢谢那个胡编乱造,以讹传讹的?你可是真有心,真孝顺,不如这样,你就把那个混蛋当成是我,来,跪地磕几个头以示感谢吧!”

    申大鹏压着李泽宇的脖颈,示意他跪地磕头,不过也就是开开玩笑,并未太过用力,李泽宇也是嬉笑着挣脱开,摇头晃脑的蹦来蹦去。

    “鹏哥你真能跟我开玩笑,如果传瞎话的人是你,那你都能算到我提亲成功这一步?你可真是活神仙了!不跟你开玩笑了,水站一早还得送水,我还得去看看昨晚我那老丈人是不是把铁栅栏踢坏了,还得修……”

    李泽宇在路口挥手道别,看着他那开心的傻模样,申大鹏倒是有些许羡慕。

    没有更多的想法,就不会拥有更多的烦恼,自然也不用处处深思熟虑的斟酌,活着,也就可以轻松一点。

    但是,自己能够重生一世,真的要平凡一生吗?

    “到底是谁在这背后搞鬼呢?朱家兄弟?与李泽宇并无仇怨。黄彬?是自己敌人,况且跟李泽宇都未曾谋面。”

    忽地,申大鹏指尖拧出一声脆响,双眼微眯,闪着丝丝凝重之色,口中呢喃:“该不会是你吧?钱小豪!”

    虽说钱小豪与朱家兄弟,黄彬一样,都是自己的敌人,但是和李泽宇有过不少交集,而且每每都是李泽宇替自己出头去硬呛钱小豪,再说钱小豪的大舅是县医院的后勤主任,想要查到学生的体检结果也是轻而易举。

    “钱小豪,还真是个阴险小人。”

    申大鹏淡淡的轻吐一句,缓缓掏出了电话,“喂,孙大炮子么?帮我个小忙……”

    挂断电话,看着原本蒙蒙的天边已然放亮,心情异常舒畅,想一想不幸中枪,即将成为新一届风口浪尖人物的钱小豪,微微一笑。

    申大鹏这才发现,原来自己真的不是个好人,至少,不是个老好人。

    县一中门口,一份病例安静的躺在极为显眼的水泥地面上,微风吹拂,病例一页页的翻动,风止,病例再恢复原样。

    “靠,凭什么,凭什么呀?上周,上上周,上上上周就是咱俩打扫的学校大门口,这周又是咱俩,咱们的值日小组七个人,咋地也不能这么分活干吧?”

    一个胖胖到圆滚滚程度的同学扭动着大屁股走向校门口,脸上满是不情愿,手中竹质的扫帚有一下没一下的扫动着水泥地面,连腰都没有弯下,显然是在敷衍。

    不过话说回来,以他那三尺多宽的腰,估计也是真的弯不下去。

    “胖胖,你尽说废话,咱们组的确是七个人,但不就咱俩是男生么,男人嘛,怜香惜玉嘛,多干点体力活,又累不着,难道,你还要让几个女人风吹日晒的来扫大街?一点也不男人嘛。”

    胖胖旁边的男生也不算瘦,在同龄人中也算是稍胖类型,但与小胖一比较,还是比较苗条的。

    “二少,你这话说的真好听,应该去班级里,当着同学们的面去说,没准哪个不开眼的女生一感动,还非你不嫁了呢。”

    胖胖语气中满是醋意与嘲讽,暗暗琢磨,该不会每次都是二少从中搞鬼,所以他们俩才会来清扫学校大门吧?

    “都跟你说多少遍了,别一口一个二少,二少的叫我,认识的人知道我在家排行老二,不认识的还以为我是……”

    “你是啥?是啥?是老二啊!哈哈。”

    胖胖嘲讽大笑不止。

    “胖猪头,你特么才老二呢!”

    二少脸色涨红,环顾四周没人听见,这才稍有缓和,不过手中竹质的大扫帚却早已经拍向了胖胖。

    玩笑,疯打,嬉闹,一句句别致的外号,这都是学生时代最标志的存在,人在其中,不觉得珍贵,待得五年,十年之后,往往才会倍觉感怀。

    “哎呀我擦……”

    胖胖体格本就笨重,脚下又不知踩了什么东西,一滑,竟是重重的趴在了地上,幸好与年龄不符的肚子足够厚实,这才没有磕到脸颊。

    “哈哈,报应,活该,叫你给我乱起外号,老天爷开眼呐!”

    二少那般豪情的仰天大笑,手中大扫帚立于身前,得意万分。

    “滚蛋吧,还老天爷开眼,我是被这破玩意给滑了一下,谁呀,这么没有公德心,胡乱扔垃圾……”

    胖胖笨拙的站起身子,又俯身将地面上的纸张小本本捡起来,“嗯?病例?钱小豪?”

    “钱小豪?哪个钱小豪?是不是之前咱们高三体检的时候,七班那个手里拿着医生开的条子,到处炫耀不用排队的家伙?”

    二少也是好奇,凑了上来,想要伸手去将病例拿过来,却被胖胖用圆滚滚的肚子拱得倒退几步。

    “估计是吧,这病例在学校里面,应该是咱们一中的人,叫钱小豪这么恶心名字的,好像也就他一个吧。”

    胖胖随手翻看着病例,原本因为过胖而眯成一条缝的眼睛,却逐渐睁大,眨巴眨巴,露出兴奋之色。

    嘴角微微上扬,重头看了一遍,“二少,过来看看,钱小豪,18岁,包皮炎。”

    胖胖语气加重的特别强调了‘包皮炎'三个字,可二少却是有些茫然,“包皮炎?什么病?传染性的皮肤病?”

    “NONO,哈哈。”

    胖胖一脸坏笑的看着二少的裤裆,二少一愣就知道肯定不是好病,趁着胖胖不防备,一把将病例抢到手里,“包皮炎,病因,不洁自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