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br>    穆晓峰极不情愿的歪着头,说完话就继续埋头大睡,其他同学也是睡眼惺忪,对于格外认真的钱小豪,只是瞥了一眼后,便完全无视了。..</br></br>    “穆晓峰,你给我起来看清楚了,我没病,没病……你要是再到外面胡言乱语,我真的跟你没完。”</br></br>    钱小豪拉扯着怒吼不止,却被穆晓峰随手一甩推到了几米之外,站起比钱小豪强壮不少的身子,瞪着大眼睛,“你特么不是没病,你是得梅毒了吧?没完没了的,你要是再打扰我睡觉,小心我真特么揍你了。”</br></br>    一看穆晓峰真的怒了,钱小豪倒是安静下来,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br></br>    不是他不想继续解释,而是真的害怕穆晓峰揍他,或许挨揍之后可以让大舅做个重伤证明,讹点钱,但说到底遭罪的还是他自己,为了点钱,不值当。</br></br>    钱小豪是害怕挨揍,可其他同学看来却是觉得他理亏,尤其是当穆晓峰说他的了'梅毒'之后,瞬间就安静下来,这也太奇怪了吧?</br></br>    “诶诶,你们说,钱小豪该不会真的染上梅毒了吧?”</br></br>    “没毒?没毒害能得病?”</br></br>    “去你的,是梅花的梅,我在电视上看到过,好像是一种性病,都是跟不干不净的女人在一起厮混,才会得这种病呢。”</br></br>    “钱小豪这家伙没准,自卫都能得包皮炎,那么强大的欲望,没准真是去找站街女也说不定呢。”</br></br>    钱小豪没想到,他无意间的退缩举动,却更是引来了同学们的好奇心与求知欲。</br></br>    一下午时间,仅仅是三个课间休息,他的病就从包皮炎升级成了梅毒,甚至越传越邪乎,还说他命不久矣,长得瘦弱,皮肤显白就是因为得了病。</br></br>    “呃,呃。”</br></br>    钱小豪自顾坐在座位上,手中油笔不停胡乱扎着课本,心里郁闷至极。</br></br>    今天这事也不知道是谁搞出来的,回头查看整个班级同学,这才发现,申大鹏一整天都没参与到谣言当中,该不会是申大鹏从中作梗?</br></br>    “没错,估计是申大鹏他们猜想到林晓晓的事情与我有关,所以想了这个办法来报复我,申大鹏,他特么是杀人诛心哪,够狠的。”</br></br>    这一次对决,钱小豪又是败下阵来,但是心有不甘,恶狠狠的瞪了申大鹏一眼,暗暗低头,盘算着什么。</br></br>    三月下旬,北方的天气逐渐转暖,是一年来比较舒服的时间段,虽然还没有绿树成荫,但老树的翠绿嫩芽依然逐渐舒展,好似冬去春来,换上了一件鲜艳明朗的外衣,使人看得也心情舒畅。..</br></br>    大树都换了新衣,人们也都脱掉了厚重繁杂的冬衣,换上了更加舒适的单薄衣裳,天空艳阳高照,却没到夏日炎炎的酷暑难耐。</br></br>    “啊,真是个好天气。”</br></br>    申大鹏慵懒的伸着懒腰,春困的倦乏之感稍有缓解,走到客厅正看到爸妈在看电视,“爸,妈,小姨找我有事,我去一趟小姨的净水厂,若是处理事情或者聊天太晚了,我就在厂子里住了,不用专门等我。”</br></br>    “嗯,去吧。”</br></br>    申海涛也没说什么,儿子大了,已经有自己的主意和想法,在不耽误学习的前提下,愿意怎样就怎样吧!</br></br>    而且在他看来,儿子与之前也完全不同了,脑子灵光的很,估计也是去给厂子出谋划策。</br></br>    申大鹏说是去纯净水厂,实际上却是在王雨莹的威逼利诱之下,赶到了鹏莹公司,刚刚推开办公室的门,王雨莹嫌弃的嘲讽便好似炮轰一般如约而至。</br></br>    “呦,申大老板,您这摆谱也摆的太大了吧?我给你打了多少电话你都说要学习,没时间,这好不容易答应来一次,还迟到了半个多小时?你要是再这样,我就召开董事会把你给开除了,好好的生意,一点也不上心,姐姐为公司成天累死累活,忙里忙外,可赚的大头却都落入了你的口袋,凭什么呀?”</br></br>    “怎么?不服气?那你可以辞职啊,回家里当你以前那个养尊处优,开着小跑车到处潇洒的大小姐,岂不快哉?”</br></br>    申大鹏十分随意的拽过一把椅子,一屁股坐下,笑嘻嘻的盯着王雨莹。</br></br>    “哼,你以为我傻呀?这公司是我的心血,是我一手辛辛苦苦创建的,而且明显很有前景,我凭什么辞职?我才不会中了你的激将法呢。倒是你,站没站相,坐没坐相,哪有个大老板的样子,小屁孩儿。”</br></br>    王雨莹冷哼一声,轻吐粉嫩的小舌头,歪着头做了个鬼脸。</br></br>    “呵呵!你们俩个活宝呀。”</br></br>    刘凤霞忍不住捂嘴偷笑,却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对于这两个见面就掐的活宝,她还真是没有任何办法,“你们俩都有点正经啊,小姨我这个长辈还坐在这里呢。”</br></br>    “就是,就是,还有我在这呢,你们俩在那里好似打情骂俏一般,叫我这个单身汉情何以堪。”</br></br>    孙大炮子也玩闹着附和几句,结果却遭来王雨莹的白眼。</br></br>    “谁跟个小屁孩儿打情骂俏?别胡说八道,诶,不对呀,我们开董事会议,你在这里干什么?偷听啊?去,给我们泡点茶水去。”</br></br>    “遵命,王总。”</br></br>    孙大炮子快速起身,做了个标准的军姿敬礼,便出了办公室。</br></br>    “行了,你俩就别闹了,大鹏马上面临着高考,整天都是披星戴月的埋头苦读,能回来一次也算不容易,赶紧说正事吧。”</br></br>    小姨发话,两人也是收回了玩闹之心,皆是老老实实坐到了办公桌前。</br></br>    “大鹏,关于咱们空气净化器品牌名字的事,孙经理跟你提过了吧?有些代理商觉得品牌名字既不够响亮,也不够顺口,所以,建议能否改个名字?我和雨莹想了许久,也没想到什么好名字,现在马上又面临着给代理商发货,所以才着急把你叫回来,赶紧想个像样点的品牌名。”</br></br>    “鹏莹,鹏莹……”</br></br>    申大鹏自顾念叨了几遍,也是频频点头,“这名字的确有些拗口,但是净水器就用的这个名字,若是空气净化器改名字,会不会受影响?”</br></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