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哎,现在的女生真是太难哄了,我都努力了一晚上,还是不能让你满意吗?”

    申大鹏说得隐晦,但只要不是傻子或者极度单纯的人,都会把事情想歪。

    苏酥虽是单纯,但也能听得出其中意味,稍有不满的冷哼一声,想要还嘴反抗,可又看到四个小流氓还在旁边,只好郁闷作罢。

    申大鹏从小混混当中挤过,用自己的身子挡住苏酥,这才回头,目光不屑的一一扫过四个小混混,由于身高比他们足足高了一头,虽然并没有多魁梧的身躯,但至少可以俯视着他们。

    四个彩毛混混见状,脸上虽写满了不甘,但还是向后移开两步,与申大鹏保持了一些距离。

    他们是混混没错,但还不至于随随便便去抢别人的媳妇,更不至于无时无刻的去打架生事,尤其还是与一个比他们高大的家伙对打,孰强孰弱他们也不明了,若是打赢了还好,一旦输了,以后还怎么混?

    小混混虽然后退了一些距离,但申大鹏却是没有离开,仍是揽着苏酥纤细的腰肢,从上而下俯视着苏***白色长袖圆领衣衫下,并不算丰满的胸部还是有模有样的骄傲挺立着,腰间没有一丝赘肉,但也没有健身之人的刚硬,柔软细腻,手感刚好,惹得申大鹏不自觉的轻捻了捻。

    苏酥眉头微皱,心生不悦,申大鹏这是明显在占她便宜啊,没想到刚出虎穴,竟是又入狼窝,眼中流露出丝丝怒气,轻摆娇躯,想要躲开申大鹏的魔爪。

    “别动。”

    申大鹏凑到苏酥耳畔,极小的声音轻吐,“我只是搂着你的腰而已,不会做什么过分的事情,不过,后面那四个小混混会干什么,我就不敢保证了。”

    苏酥之前已经被朱家兄弟的事情吓坏了,对混混早已产生了惧怕的阴影,再经过申大鹏这么一吓,倒是真的不敢再做挣扎,只不过,不知是因为气愤还是惊恐,身子竟是微微颤抖不停。

    两人的距离不远不近,本不应该有太多亲密接触,但无奈公交车走走停停,又是在路上几经颠簸,两人的身子自然会有不可避免的触碰。

    再加上天气转暖,穿得都是短薄轻衣,触感更是明显,苏酥在紧张当中,却还想起来两人之前在学校后院嘴唇相碰的画面,顿时耳颈脸颊潮红,呼吸莫名变得急促,紧身衣衫包裹的耸立微微起伏,显得更加紧张,局促。

    “呼!”

    就在苏酥决定要不顾一切摆脱之时,车子突然停了,看着车门打开,登时顾不了许多,长舒一口气,大步冲出了公交车,一脸哀怨的瞪着申大鹏。

    “哎,好心没好报啊。”

    申大鹏无奈摇头,他身后的四个小混混却傻了眼,看着苏酥下车,而申大鹏却没有离去,这才反应过来怎么回事。

    “好小子,可以。”

    红毛恶狠狠的瞪了申大鹏一眼,本想要找麻烦,不过看着车外脸色潮红的苏酥更有韵味,也顾不得理会,大步向前,想要与兄弟们下车。

    感受着四个小混混戾气正重,若是让他们缠住苏酥,只怕又免不得要受欺负,又叹息一声,身子却横在车门前,挡住了他们下车的去路。

    反正申大鹏也不怕,若是小混混敢在车里动手,就诬陷他们偷钱包,弄派出所里一切就好办了。

    “你让开。”

    红毛正想要推开申大鹏,却眼睁睁看着车门关闭,在反应过来的时候,车子已经缓缓启动,蓦然愣了愣神,怒的双手攥拳,正打算与申大鹏好好计较一番,却被旁边的兄弟强行拽走了。

    “红毛,咱也没占到那靓妞的便宜,为此打一架,不值当啊。”

    四人嘀嘀咕咕,你一言我一语的,站到了一旁。

    “靠,这英雄救美得罪人的事怎么都让我干了?最关键还吃力不讨好,下回可一定要长点记性,少管闲事。”

    申大鹏无奈摇头,暗暗警告自己,虽然知道起不到多大的作用,但至少也算是一种自我安慰吧。

    公交车一直行驶到一中,四个小混混也没下车,申大鹏回头望了一眼,便自顾出了公交车,可他却没注意到,在其他下车的人群中,有一双眼睛正注视着他。

    “哼,申大鹏,原来你也是个花心的主。”

    那双愤恨眼睛的主人,正是被申大鹏冤枉得了包皮炎的可怜人,钱小豪。

    他刚才可是在车上把一切都看得仔仔细细,申大鹏是怎么多管闲事的,是如何动手动脚占那女孩便宜的!

    显然申大鹏也是喜欢那个女孩,不然怎么可能冒着与四个小混混为敌的风险,也要保护人家呢?再加上之前植树节的时候,申大鹏与那女孩当众亲嘴,那可都是众人亲眼所见的呀。

    “看来,倒是可以在这里做一做文章,然后让他和曹梦媛分裂,哈哈,我真是太聪明了……”

    钱小豪暗自得意,心里开始盘算筹谋,结果一不小心却被身后的一辆自行车给撞了个趔趄。

    “小伙子,对不起呀,你没事啊?”

    自行车上是个大妈,年纪也得有五十几岁,算不上是蓬头垢面,但穿着却是有些过于朴实,显然,也是穷人家庭。

    “你是不是有病啊?这么宽敞的大道你不走,那么多人也不撞,非要往我身上撞?你是不是故意的?有病,擦。”

    “小伙子,对不住了,大妈着急,快让大妈看看,伤到哪里没有?”

    大妈是好心上前查看,可是却被钱小豪嫌弃的躲开了。

    “你的手那么脏,能别碰我吗?碰到我的衣服,你给我洗啊?碰到也用不着你给我洗,真脏……”

    原本没多大点事,可能是因为钱小豪心情不好,所以开口骂了几句,不过正是上学早高峰的校门口,事情自然而然会引来学生的好奇观望。

    “这小子谁呀?太能装了吧?不就是撞一下嘛,能死啊。”

    “还嫌别人脏,他能冲一个比他妈年纪还大的人大喊大骂,他的思想更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