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听着刘凤霞没头没脑的提到罐头厂,曹新民微微皱眉,不知道这时候突然提及罐头厂是什么意思,忽然心中一动,该不会是……

    “刘总,你的事情我都听说了,感觉到很可惜呀,这是我们县委县政府的失职啊,你这么有才干的女强人,我们当初没能给你提拔为厂领导,将你的才能埋没了,唉,不过现在说这些也都晚了,罐头厂,现在已经濒临倒闭了。”

    曹新民唉声叹气,说的委婉动情,不过一双满是睿智的眼睛,却时不时打量着刘凤霞,观察着刘凤霞的表情变化。

    “曹书记,我就是为这事来的!我对罐头厂很有感情,对我的那些工友也甚是想念,而且我的男朋友也在罐头厂当技术员,所以……”

    刘凤霞停顿片刻,蓦然一笑,“所以我想全资收购罐头厂,让罐头厂尽快复工,不知曹书记意下如何?”

    曹新民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他想到了刘凤霞会对罐头厂有所作为,但也觉得可能仅仅是做个合作,给罐头厂拉拢一些订单,让工人暂时复工罢了!

    可他无论如何都没想到,刘凤霞一开口就是要全资收购。

    奇怪的目光久久盯着刘凤霞,心中纳闷,这个时候接手罐头厂,纯粹就是个烫手的山芋,是个沉重的包袱,刘凤霞仅仅是从感情角度来解释,貌似有点牵强。

    不知为何,脑海中忽然闪过了申大鹏的身影,那个在县招商会上侃侃而谈,潇洒倜傥的男孩子,但是又摇了摇头,就算那孩子再有能耐,也不可能让长辈做出这种眼看着赔钱的下下等决策。

    “刘总,你的决定让我有些吃惊,说说你的条件吧。”

    曹新民左思右想也弄不明白这其中会有什么隐情,但他也清楚,刘凤霞现在是商人,商人讲求的就是利益为大,就算再说什么感情,也都是幌子,说到底还是要赚钱。

    只是,他还真是猜不透,难道,刘凤霞是想用罐头厂来跟他谈什么过分的保护政策?

    “曹书记,您这可就是瞧不起我了,我是诚心实意要收购罐头厂,想让罐头厂尽快恢复生产,也好让那些在广场上静坐示威的工友,能够继续过上他们平淡幸福的小日子,就这么简单。”

    “这个……你等等。”

    曹新民管理党政党务是一把好手,但真涉及到企业管理,合并,收购这些细节,他还真是不敢大夸海口,而且最主要,他也怕刘凤霞收购罐头厂,是想钻什么法律的空子。

    倒不是他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只是不想罐头厂在出现任何问题,为了安全起见,还是得把主管县里企业的铁铮硕叫来。

    “喂,霍秘书,铁副县长还在外面等着吗?好,叫他进来。”

    曹新民手中电话缓缓挂断,目光还是盯着刘凤霞,想从她身上或者表情里发现点什么,不过可惜,除了礼节性的微笑和淡然,再无其他。

    “曹书记,您,您找我。”

    铁铮硕卡住半个身子站在门口,小声询问,看他小心谨慎的姿势和状态,好像随时准备逃跑似的,哪有半点副县长的样子。

    其实这也不怪他,短短时间,国企厂子的厂长逃跑,厂子濒临倒闭,工人又是聚众闹事,这等事情可是异常严重,曹书记若是忍不住想骂他几句,打他几下,他也只有忍着的份,与其被骂,不如逃跑躲避。

    “你站门口干什么?怕谁吃了你啊?”

    曹新民摆摆手,指着坐在面前的刘凤霞,“鹏湖纯净水厂和鹏莹生态科技公司的刘总,你应该很熟悉了吧?”

    “熟悉,熟悉。”

    铁铮硕频频点头,却还是没敢迈步进屋。

    “你进来,让那些工人给吓着了?还是怕我吃了你?”

    曹新民招手让铁铮硕进屋,示意他坐在刘凤霞身边的座位上。

    “没,没有,曹书记,我知道罐头厂的事情很难办,不管出现什么样的情况,我都是难辞其咎,您放心,这件事情我肯定一力承担,绝不会让您和陈县长有半点为难,大不了,我服从组织上的处罚,引咎辞职。”

    铁铮硕虽然坐在椅子上,但也是如坐针毡。

    陈县长不管这件事,那就只有曹书记能帮着解决,反正都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倒不如跟曹书记承诺一番,也能留下个好印象,也算给自己留条后路。

    “谁逼着你引咎辞职了?谁让你一力承担了?我是青树县的书记,不管是什么样的大事小事,都是我的责任,是我监管不力,什么时候轮到你出头了?”

    “曹书记,我,我……”

    铁铮硕一时说不出话来,只觉得浑身直起鸡皮疙瘩,汗毛竖立,心中又是感动,又是害怕。

    他也是为官多年,虽说没见过什么大风大浪,但也从没听说过哪个领导会主动替下属揽责,这种好领导去哪里找?

    “铁副县长,你别在那里胡思乱想,我找你来,是想问你点事情。”

    曹新民起身去沏了两杯热茶,分别放在刘凤霞和铁铮硕面前桌上,“铁副县长,你是主管县里大小企业的副县长,尤其国企更是归你专管,你说,若是有人要全资收购罐头厂,这里面的难度和可操作性有多大?”

    “全资收购罐头厂?现在?”

    铁铮硕惊讶的长大了嘴巴,极为失态,眼睛眨巴眨巴的与曹新民四目相对,却看到对方眼神若有若无的瞥向了刘凤霞,满是暗示与提醒,这才反应过来身旁的刘凤霞是私企老板,该不会,是她要收购罐头厂?

    “实话实说。”

    曹新民不忘提醒一句。

    “实话实说……”

    铁铮硕想了想,叹息一声,“实话实说就是现在谁要是收购罐头厂,合同签成的一刻,就已经抱着大量的外债了,罐头厂早已经是年久失修,生产线设备老化很严重也很落后,纵使能坚持几年,也早晚要淘汰。而且又卡到现在这个最尴尬的时刻,罐头厂亏损严重,完全等于赔本的买卖了!”

    【最后一天,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