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br>    其实申大鹏也不知道各种饮料的配方,只能凭借着前世记忆中几款特别火的饮料,来提出味道和口感的建议,反正大众都说好的,就算不好,也是好。..</br></br>    只不过却苦了他自己的舌头和味蕾,想要研究一种配方,哪里有那么容易?</br></br>    而且还是仅凭他口述味道来制作,更是难上加难,不是酸了,就是甜了,再加上是茶饮料,酸甜掌握不好,那就是茶叶的苦涩味道。</br></br>    一连几天时间,申大鹏都是在喝了吐,吐了再喝的状态之中,到最后都产生了阴影,每当小姨夫一敲他的门,胃里就阵阵犯呕。</br></br>    不过大家一个星期的努力也没有白费,至少现在的味道,算是能喝了。</br></br>    一个星期里,工人都是没白没黑的加班加点,虽然领了加倍的工资,但身体怎么也扛不住,申大鹏也知道这种事情不能操之过急,也就给工人放了两天假。</br></br>    工厂机器安静下来,晚上他也没事,就去了罐头厂后面的夜市闲逛。</br></br>    说起来这个夜市,还跟申大鹏有些渊源,当初罐头厂私占土地建造仓库,申海涛又是管理县容县貌,先是弄得小商小贩没处做生意,后来又要强拆罐头厂的仓库,这事当时都闹到了铁铮硕那里,后来还是申大鹏出主意,让罐头厂收拾几个仓库,给小商小贩做农贸市场,也算是两全其美。..</br></br>    如今棚户区改造虽然如火如荼的开展,也拆迁了不少周边住户,但还有很多距离稍远,没有利用上土地的百姓,仍是生活在棚户区的平房里,所以,这个小型的农贸市场,倒也算是比较红火。</br></br>    尤其是现在天气转暖之后,更是可以两用,白天是农贸市场,卖些果蔬鱼肉,晚上小商小贩也能利用上,摆小摊卖些小吃,衣帽,种类还很丰富,到了晚饭过后,棚户区也没什么能够提供健身和跳舞的广场,只有夜市还会大片的亮着灯,所以周边的大人小孩,也都会来这里闲逛,消化消化食物。</br></br>    申大鹏也是因为最近喝饮料喝的太多了,味觉都已经不太灵敏,所以晚上没事来溜达溜达,买一些虽然不太干净,但却独属于这里的街边美味,手里正拎着一条烤鱿鱼吃的倍儿香,忽地眼中闪过了一道熟悉的身影。</br></br>    “苏酥?”</br></br>    申大鹏定睛一瞧,果然是苏酥,此时正在一个卖衣服的小摊前,来回摆弄比划着两件衣服,一件是棉质的白色体恤,上面印着女生都喜欢的粉红kellokitty,另一件是个淡绿色纱质的长裙,印着一些深浅不一的绿色树叶,看着她不停往身上比试大小和长短。..</br></br>    “老板,这两件我都买,能给我便宜点吗?”</br></br>    苏酥爱不释手的样子,显然是异常喜欢。</br></br>    “两件都要了?那我肯定给你便宜点,这个体恤原价是五十,我给你四十,算是打八折了,这个纱裙嘛,要贵一点,原价一百,但看你这么喜欢,又是诚心想买,我就给你个跳楼价,七十,怎么样?够实在吧?”</br></br>    摊主是个三十几岁的男人,留着九十年代那种复古的中分头,身上穿着花花绿绿的衬衫,额头上还架着一副墨镜,也不知道黑天戴着除了装必,还有什么用处,这一身行头若是放在十年前,或许还是潮流,但现在看来,却有些不伦不类。</br></br>    最主要这个摊主的眼睛里满是精明与算计,就连说话的时候都是一眨一眨的,人家都说撒谎都不眨眼,可这家伙显然还没练到家。</br></br>    “老板,我是街头客运站老穆羊汤馆的,你好像还去吃过饭呢,您就再给我便宜点呗?下回你去我家吃饭,我肯定给你免费上大盘的牛肉。”</br></br>    苏酥微笑说着好话,眼中清澈如水,显然说的都是实话。</br></br>    但是,在不远处将一切尽收眼底的申大鹏却是无奈的摇了摇头,砍价哪有这么砍的?</br></br>    邻居街坊就得给便宜?开饭店的还得给免费上个大盘牛肉?那岂不是卖水果的就给个西瓜?卖菜的就给个冬瓜?</br></br>    这还叫做生意么?直接以物易物不就得了,国家还用得着印这么多流动的钞票嘛。</br></br>    果然,摊主也是无奈笑出了声,“哈哈,小妹妹,你这么说就不对了,你家里也是做生意的,羊汤馆是吧?羊汤多少钱一碗?烧麦多少钱一份?那都是定好的价吧?若是我也跟你讲价,你咋办?都是做生意,互相体谅一下。”</br></br>    “可是……”</br></br>    苏酥尴尬的挠挠头,面露为难之色。</br></br>    摊主见苏酥犹豫,赶忙继续说道:“实在不行,你看啊,这两件加一起是一百一,凑个整我收你一百,这最便宜了,你总不能让我赔钱吧?”</br></br>    苏酥咬了咬嘴唇,她兜里就一百块钱,还是因为快过生日了,妈妈给她五十块钱买新衣服的钱,另外五十块是爸爸偷摸塞给她的,让她买件好点的衣服。</br></br>    毕竟要过生日了,还要办同学聚会,当然得穿的漂亮点,还嘱咐不要告诉妈妈。</br></br>    要知道,2000年左右,县城里打工的工资也就普遍在四五百元左右,她现在还是个高中生,拿着一百块,已经算是巨款了!</br></br>    更何况以她的家庭来说,虽然是做个小生意,但赚的也都是辛苦钱,她也舍不得乱花。</br></br>    “要不然,我就买这件纱裙吧。”</br></br>    苏酥虽然爱不释手,但囊中羞涩也是事实,只得将体恤放回了原处,又比划了纱裙,“老板,这个纱裙是七十吧?给你钱。”</br></br>    “不,不对,小妹妹你搞错吧,我说的是你两件都买,纱裙我才会给你便宜,但若是单独买一件的话,最少九十块,一分都不能少。”</br></br>    摊主也看出来苏酥是真心喜欢,自然也就显得强硬了一些。</br></br>    “九十?”</br></br>    苏酥心里有点不太舒服,若是以刚才的算法,这纱裙才七十块,这老板也肯定有的赚,现在坐地起价就要九十,那不是相当于多赚她二十块?</br></br>    那她爸爸得卖多少碗羊汤才能赚出来,想到这里,手中的纱裙就要放回到原处。</br></br>    js3v3</br></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