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他们做的也确实有点过分了,哪有这样做生意的,这不是坑咱们穷苦老百姓嘛!”

    苏华仁无奈叹了口气,这是他开个羊汤馆忙着做生意,才没去排队,不然也得被这合约给骗了。

    “老子特么不管,钱我都给他们准备好了,只要再来我家,我把钱还给他们就是了,敢拆老子的家,老子跟他们拼命。”

    混身黝黑的汉子大吼一句,紧接着便有人跟着附和。

    “对,跟他们拼了,我还就不信了,咱们棚户区的兄弟们家家户户都团结起来,还能让别人给欺负了。”

    “干,就特么干他们,实在不行就去县里闹,不怕县里不管。”

    “小点声,都别喊了,若是按你们所说都签了合约,又有县里的文件定价格,只怕找到县里也是没用的。”

    苏华仁看着一个个人都在敲打着他的餐桌,也是心疼,更担心他们一激动把店给砸了。

    “怎么没用?他们这是在玩文字游戏,纯属霸王条款,欺负老百姓都不认字,就私自定下极不合理的条款,再用万元现金转移注意力,这合约是不合法的……”

    一道仿若银铃的清脆女声传入众人耳朵里,混乱的场面瞬间安静,所有人的目光都移到了门口,目不转睛的盯着略显清瘦的苏酥。

    “苏酥,大人在这谈正事呢,你一个小孩子别胡乱插嘴。”

    苏华仁不知道女儿口中那些什么文字游戏跟不合法是咋回事,但他知道自己没签那份合约,而且他还知道那些开发商手下都养着成群的混混,绝对不好惹,现在不是谁能随便强出头的时候,弄不好就是惹祸上身。

    “诶,老苏,我觉得你女儿说的很有道理啊,这就是霸王条款,肯定是不合理的嘛。”

    “对,对,我们都是粗人,不懂文化,但你女儿不是在重点高中读书么?有知识有文化,又懂法,要不然让你女儿帮着查查相关的法律吧?”

    “就是,就是,如果这事解决了,我在你这压一千块钱,只要我在外面吃饭就一定到你家来喝羊汤,怎么样?”

    “我也压一千。”

    “我也压……”

    一时间,众人仿佛抓住了救命的稻草,纷纷向着苏家父女示好。

    “苏酥,看你多嘴,惹麻烦了吧?”

    苏华仁眉头紧皱,心中莫名的阵阵担忧。

    “那些开发商欺负人,还不让老百姓反抗了?我学习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能改变命运吗?如今可能改变这么多人的命运,为何要惧怕?”

    苏酥缓步走到屋子中间,“各位邻里不要着急,我一定帮大家查找相关的法律资料。”

    “丫头,好样的。”

    “好样的。”

    “虎父无犬女,老子英雄女儿好汉……”

    夸赞之词毫不吝啬,苏酥笑的开心,苏华仁却在强颜欢笑,背过身去,叹息着摇了摇头,自己这个女儿啊,还是太单纯了,这以后步入社会,怎么放心得下?

    年初的时候,为了拉拢玩电脑游戏的年轻人,县里陆续开了几家新网吧,提升了电脑配置和网速,也提高了近一倍的价格,商人嘛,无利不起早。

    而对于年轻人来说,羊毛出在羊身上的道理他们也懂,但无奈游戏的魅力远远要大于一顿早餐或者午餐,所以宁可挨饿,也把钱省下来去网吧玩游戏。

    最主要网吧的老板大部分也都是年轻人,懂得迎合青春期男孩子的兴趣,每家网吧都预备好了专门的网址和播放器,专供那些喜欢看岛国*****和欧美异域风情影片的年轻人观看。

    如此一来,网吧的生意也是比之前那种电脑房要火爆许多。

    苏酥平时还真舍不得花一小时三块钱来网吧,一是她根本就不喜欢玩什么网络游戏,二来她对这里乌烟瘴气也是很不习惯!

    尤其是听到过班级几个男生讨论过网吧里的岛国爱情动作电影之后,更是产生了极大的反感。

    但是这次为了帮邻里街坊查找相关的法律资料,只能硬着头皮钻进了网吧,刚一进去就被浓浓的烟味呛的咳嗽不止,在吧台员和门口几人异样的眼光中,交费开了卡,朝里面走去。

    本来是想找个相对清静的位置,却越走越往里面,一扭头正巧看到身旁的电脑屏幕里,一对男女正不着一缕的躺在床上,画面太过不堪,赶忙羞红着脸扭过了头,暗叹,网吧里果然没什么好人,等查完资料,得赶紧离开。

    心跳加速不止,感觉到自己脸颊发烫,匆匆忙忙跑到最里面找到了空机器,刚刚坐下来的瞬间,却是看到了对面一张熟悉的面庞,怕被发现,先是赶忙低下了头,又偷偷从屏幕旁边探头查看。

    “申大鹏!”

    苏酥确定没有认错人,再看到申大鹏目不转睛的盯着屏幕一动不动,甚至连自己偷看他都没有发现,收回目光后忍不住冷哼一声,“色坯家伙,我就知道他一次次靠近我没安好心,果然是个不要脸的家伙,居然躲到网吧来看,看……”

    苏酥又是阵阵脸红,都没敢继续往后想,打开机器,开始翻找关于占地拆迁的法律法规,还有强拆是否合法的法律规定。

    “吱嘎。”

    苏酥旁边的位置上,一个痞里痞气的男生坐下,慵懒的几近躺在椅子里,打开了电脑屏幕之后,便十分娴熟的打开了岛国*****专用的网页和浏览器,旁若无人的看了起来,看到来了兴致,还跟着一起喃喃作响,可能是因为他带着耳机的缘故,根本没注意到声音有些过大。

    苏酥早已看到身旁的男生在***,但毕竟是人家自己花钱上网,她也没权利不允许人家看,只能尽力保持专注,只盯着自己的屏幕,她能够保持定力目不斜视,可却没办法堵住耳朵不听那男生浪荡的呢喃呼气。

    最终,苏酥还是忍受不住煎熬,哪怕赤红着脸,还是拍了拍身旁的痞气男生,直接把他的耳机强行拽了下来,“喂,你看这种下流电影就算了,你能别影响到别人吗?嗯嗯啊啊叫个没完,你都不觉得丢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