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痞气男生被骂的一愣,不过转瞬反应过来,面前的女孩他根本就不认识,不过看起来长得还挺水灵,顿时隐藏了不悦情绪,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再看苏酥身边并没有人陪伴,应该是独自一人,不由得壮大了胆子。

    “怎么,小美眉,你偷看我的电脑屏幕,我都没管你要钱,你还管起我来了?是怕哥哥我撸大伤身?还是自己忍受不了寂寞?要哥哥我陪你呀?”

    说着,竟是伸手朝着苏酥的肩头搂去,幸好苏酥躲得快,才没被碰到。

    “别用你的脏手碰我,恶心。”

    苏酥无法忍受这等流氓的调戏,起身打算离开,可那痞气男生也随后起身,挡在了苏酥身前,与苏酥一同左右挪步,挡住去路。

    “小美眉,你要是饥渴难耐了就跟哥哥说,哥哥的大鸟肯定让你欲仙欲死,怎么样?相信哥哥我一次,找个地方舒服舒服?”

    “你,你臭不要脸,让开……”

    “诶,你说对了,我还真就是臭不要脸了,要脸的男人,哪有小美眉相拥入怀,哎,哎,他么的,谁扰老子好事?”

    痞气男生正要上前强行搂住苏酥,却是发现自己的衣领被人从后面拽住了,身子不能前进一步,嘟囔着脏话,回过头来却看到了比自己高一脑袋的申大鹏,喉咙处不由得上下一动。

    “哥,哥们,我就是给她开个玩笑而已,别当真啊,我走,我这就走。”

    “滚。”

    申大鹏冷冽语气之下,只说了一个字,却是铿锵有力。

    “好,好,我滚,我滚……”

    痞子男生刚刚脱离了申大鹏的控制,就蹦着高喝骂道:“我滚你奶奶个大爷的,敢扰老子的好事,你有本事别走,等着我找人来,看看到底是你厉害,还是我人多……”

    说完,撒腿就跑。

    “PU!哈哈!!”

    申大鹏觉得好笑,这棚户区貌似是孙大炮子的地盘吧?难道还有人敢来堵自己吗?

    “你,你笑什么。”

    苏酥虽说红着脸,但对于申大鹏也是失望透顶,尤其是身旁电脑屏幕上还播放着污秽不堪的画面,瞬间想到了刚才申大鹏也看的那么认真仔细,心里就觉得阵阵反感。

    “拜托,我又帮了你一次,你这是什么语气跟我说话?”

    申大鹏本来是看着苏酥,可不经意间却瞥见了屏幕上的岛国*****,看着里面***精彩的表情和动作,不自觉的多看了两眼。

    “下流,恶心。”

    苏酥将一切尽收眼底,又是两句讽刺脱口而出。

    “诶,我发现你这丫头不识好歹呢,要不是刚才救了你,你就……”

    “猴哥,就是他,在里面呢,看到那个高个子了吗?刚才他说在棚户区谁都不好使,就他是老大,我一寻思,这不是瞧不起您吗,我就赶忙跑去给您带话了。”

    申大鹏看着刚才的痞气男生果真带人来了,心里也是一阵担忧,不过当看到让痞气男生点头哈腰的猴哥的时候,却是忽地一笑,不退反进,主动走到了十几个人的面前,与猴哥相对而立。

    就在痞气男生惊讶的目光当中,申大鹏狠狠踢了猴哥一脚,猴哥不仅没有怒骂还手,居然还陪着笑一动不动,似乎在等着第二脚的来临。

    “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你小子啊,咋滴,最近孙大炮子没管好你们,又开始出来瞎胡混,欺负学生和女生了?”

    申大鹏倒是没让猴子失望,又是一脚狠狠踢在屁股上,猴子依旧没敢躲闪。

    “我,我大哥是谢子豪,不是孙大炮子,我,我希望鹏哥你注意点言辞和形象,我以后也会注意看好手下的小兄弟,告辞,别送了。”

    猴子强装镇定,但是磕磕巴巴的话语却出卖了他,话音刚落,便匆匆转身就跑。

    色坯男生虽然还没弄明白咋回事,但也知道申大鹏肯定是不好惹的主儿,也是随着大步逃离了现场,不到十秒钟,只剩申大鹏在原地无奈哭笑。

    苏酥将一切都看在眼里,以为申大鹏又是像以前一样演着英雄救美的戏码,而且连他自己都在看污秽的电影,还好意思教训别人?

    “哼,无耻,下流,不要脸。”

    经过申大鹏旁边,嘟囔几句,便匆匆离开了。

    “呃……”

    看着苏酥离去的气愤背影,申大鹏倒是显得有些无辜与彷徨,自己好心救了她,怎么就变成了卑鄙无耻之徒?还不要脸?

    可是却没与苏酥计较,在周围人异样的眼光中,回到了自己的座位,盯着屏幕上有关各种饮品调查的资料,也是无奈的苦笑着摇头。

    对于苏酥这个丫头,他还真是哭笑不得,看来,以后还是离她远点为妙。

    “糟了,身份证忘拿了。”

    苏酥想要到吧台结账,这才想起来身份证还在座位上,只得硬着头皮再回去取,没想到申大鹏居然还稳稳坐在电脑前目不转睛,心里不由得佩服,这脸皮得有多厚?还能继续看?真是个大色狼,大色坯!!

    足足过去了一个小时,申大鹏才从网吧离开,天色渐晚,街道两旁路灯却还未明亮,灰蒙蒙的视野中,看着略有萧条的棚户区,叹了口气。

    城市建设就是这样,想要更好的城建就需要时间去打磨,无论宽敞明亮的街道,还是高耸入云的大厦,亦或者后世的方便大众的地铁,哪一个不需要几年时间去改变,去建造?

    或许建成之前,街道是狭窄拥堵的,百姓是无家可归的,空气是漫天黄土的,但几年时间不方便换来的,却会是几十年的舒适快捷。

    漫步回到厂房,看到小姨夫仍旧带着一伙工人在加班加点的生产,倒是欣慰。

    “小姨夫,新上的生产线,工人们用着还习惯吗?”

    “没啥不习惯的,新生产线比原来的要简单许多,都是电子系统操控,只要把原材料定量安置,其他的都自动配比,太先进了。”

    小姨夫作为老罐头厂的技术员,自认为对于生产线和机器都很了解,可这次德国进口的生产线却让他大吃一惊,尤其是在德国学习之后,更是对国外的先进技术心生感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