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求月票!】

    “他么的,这帮人是要来真的啊,老刘,你别怕,大家伙都在呢,绝对不会让那群混蛋骗子拆了你的家,走,都去帮忙……”

    “对,我还就不信了,人多就是力量,大家伙都去帮忙!”

    “大家都抄家伙,好好教训教训那群骗子,让他们也清楚一点,咱们农家人不是好欺负的……”

    “走,走……”

    刚才那一句句‘齐心协力,保家卫国’不是白喊的,若是平常时候,可能大家还真会是一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但现在人心正在鼎沸之时,哪容得下半点沙子与外来人的欺辱?

    棚户区,说到底就是一个个小村子,种地、重苦力的集结区,虽说不至于像国外的贫民窟那样,但有钱人的确有限,有知识有文化的更在少数,但并不代表他们不懂得道理,尤其是农民骨子里的那股倔强与不屈。

    院落里的人群纷纷散去,就连头发花白的老人与身材发福的妇人,也都是无一例外,跑去了老刘家里,他们此时也明白,保护老刘,也是在保护自己,如果老刘家的房子被拆,那也就意味着与开发商的争斗败下阵来。

    “谁,谁敢碰我家的房子一下,我跟他拼命……”

    老刘急匆匆赶回家里,这看到与儿子口中一模一样的大场面。

    几十个人穿着类似保安一般的制服,七八辆长城皮卡,还有庞然大物般的推土机和铲车,俨然一副不拆房子不罢休的架势,愤愤不平之际,举起院落里的大铁锹,冲着强拆队的人群大力挥动了几下。

    “诶,老刘,你这是干啥,赶快把铁锹放下。”

    雷赛哥笑呵呵的从拆迁队人群里走出来,看了看老刘身后密密麻麻的人群,看着也有七八十人,虽说有些老人妇孺,但的确足够壮观,心里不免有些胆颤。

    沉吟片刻,从兜里掏出厚厚两沓百元大钞,“老刘,这是你的房子拆迁款,原本是一万三千元,不过念在你是第一个拆迁的人,所以给你两万……”

    “滚,滚,你特么给我滚,骗子。”

    老刘气的不知道骂什么,只是不停抡着手中的铁锹,一步步像雷赛哥靠近。

    “老刘,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现在是法制社会,你已经跟我们公司签了占地的买卖合约,就得按照合约来办,我已经多给你钱了,你还想怎么样?”

    雷赛哥差点被铁锹打到,幸好身旁的人拽了他一下,才没被打中,心中自然火大。

    “我不要你的臭钱,不就是钱吗?我一分不要全都还给你,媳妇,把那一万块钱拿来……”

    老刘从媳妇手里接过签约奖励的一万块钱,就要递到雷赛哥手里。

    “你,你干什么?”

    雷赛哥以为老刘又要挥动铁锹打人,吓得向后连连后退。

    “哼,怂货,给你的臭钱,去别的地方骗人去吧,我们村子的人不稀罕。”

    老刘把一万块钱扔到了雷赛哥脚下,再次举起手中铁锹,指着雷赛哥和他身后的几十个人,“你们谁敢动我房子一砖一瓦,我就跟他拼命!”

    “呦吼,老刘,脾气挺爆啊?你是觉得自己厉害呢?还是觉得我好欺负呢?好话已经跟你说尽了,居然还特么不识好歹,推土机,铲车,给我上……”

    雷赛哥也懒得再做过多解释,大手一挥,原本安静的推土机和铲车立刻启动,漆黑浓烟飘散,浓烈的机油味道十分刺鼻,也搅动着在场所有人的心绪。

    “混蛋骗子,欺骗不成,改耍横的是吗?你们以为老子是吓大的?我抄刀子拎斧子的时候,你们还特么喝奶呢。”

    老刘手中铁锹拍打在地上,不过可惜,清脆的声音已然被推土机和铲车的轰鸣声淹没。

    “好,很好,那就让你看看我们这些喝奶的人,是怎么把你房子拆掉的。”

    雷赛哥眼神玩味而冷漠,一仰头,“合约规定期限内,不能及时空出院落的,我们有权利强制拆除,兄弟们,动手……”

    “轰隆隆!”

    雷赛哥的声音并不大,估计铲车司机也没听到,但看到了手掌挥动前进的手势,瞬间加大了脚下油门,更浓烈的机油味与黑烟弥漫了四周。

    “我看看谁敢动?今天你们若是要拆了我的房子,那就从我的身上压过去,要是没这胆子,趁早滚蛋。”

    老刘刚刚暴喝出口,身后的老婆和老妈就赶忙将其往后拽,虽然拽不动他魁梧的身子,但始终没有放弃。

    “老刘,你不能做这傻事,那大车太危险,你赶紧躲开吧。”

    “儿啊,走吧,合约都已经签了,从古至今,卖身有卖身契,买房有房契,那只要签了字,按了手印,你就得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人呐,认命吧。”

    很明显,在她们看来,拆迁队的这些人不好惹,如今只是个房子而已,若是能拿到三万块钱,也能到县里买个小面积的楼房,或者实在不行,去下面的村子再买个平房,也一样能生活下去,没必要拼了命的争。

    “哎,要不然就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老刘,回头看看你的老妈妈,都那么大的年纪了,还跟你整日里提心吊胆,你作为儿子,也太不孝顺了吧?而且你还有老婆孩儿,你就真的对他们不管不顾了?来,拿着这些钱,去县里买个楼房,让老妈妈也能安享晚年……”

    “我,我不要。”

    老刘又拒绝了雷赛哥的提议,不过语气却没有了之前的硬气与暴躁,他可以不在乎自己,但雷赛哥说的没错,他还有老母亲、老婆和儿子,一家子都指着他在外面打工赚点钱生活,如果他有什么意外,这个家可怎么办?

    “老刘,你可不能让步,咱们村的房子,凭什么这么便宜就给拆了?你放心,我们都能做你的后盾,谁都别想在咱们村作威作福。”

    人群中,苏华仁站了出来,他是做小买卖的,羊汤馆里整日人来人往,也算练就了一些看人脸色的本事,见到老刘的态度已经产生了变化,不免担心老刘会同意拆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