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雷赛哥话音刚落,身旁拆迁队的众人也跟着哈哈大笑,淫荡目光毫不避讳的纷纷盯着苏酥,口哨声,挑衅声,不绝于耳。

    “你,你们太过分了,我跟你们拼了。”

    苏华仁哪里忍受的了女儿当着近百人的面,被这般无礼的**,举起手中的铁棍朝着雷赛哥丢去。

    “哎呀我草……”

    这一次,雷赛哥可没有之前幸运,只顾着淫笑,根本没有丝毫躲闪,不偏不倚,被打中了额头,幸亏是个不太锋利的铁棒,只是鼓了一个大包,并没有流血,若是尖锐之物,只怕流血是无法避免的。

    “雷赛哥!”

    “大哥!你没事吧?”

    十几个人围成一圈,关切询问,跟雷赛哥关系最好的老六几个人,更是直接掏出了近一米长的棍子,按下拇指旁的按钮,瞬间传出哒哒电击声响,原来这些人手中的棍子,都是电棍,而且听那急促爆裂声音,估计被电到直接就得晕过去。

    “老家伙,你特么敢打我大哥,是活够了吗?”

    老六的喊声与电棍的噼啪爆裂声同样刺耳,加上身后几人大步朝着苏华仁跑来,一时吓得苏华仁和他身后的老百姓纷纷后退,都没有了之前的霸道劲头。

    “你们要干什么?”

    关键时刻,老刘用力横扫着手中的铁锹,将老六几个混混隔开了两米多的距离,止住了他们前进的步伐。

    “住手,都住手。”

    苏酥再次大喊,又止住了众人的下一步动作,怒视着雷赛哥,“我刚才说的话你没听到吗?你现在做的事情都是违法的!”

    “我违法?小丫头,不懂法就不要乱说话,我跟老刘家是有合约的,他签了字,按了手印,他的钱我也给了,现在这间平房是我的,我想拆就拆……”

    “合约?哼,这么大一间房子,还有仓房、院子和菜园,凭什么就值一万多块?再说了,刘伯根本就没拿你的钱,那些钱都在地上呢。”

    对于苏酥的问题,雷赛哥不屑的冷笑一声,“合约上就是这么写的,我是按照规定计算的房屋价格,只多不少,至于那些钱,我已经扔在那里了,要不要就是他的事了,倒是你,别惹的老子不高兴,小心我抓你卖到窑子里去。”

    “那就看你有多大能耐了,我们这里有将近百人,你觉得是你这几十个人厉害?还是我们这些穷苦人更有力气?你想拆了我们的房子,那就是要毁了我们的家,家都没了,与你拼命也不是不可能。”

    “再说,你按规定计算房屋价值,你按谁的规定?是市里的规定,还是省里的规定?亦或者只是你自己公司随意制定的价格?我警告你,国家对于农民的土地和房屋有专门的法律条例予以保护,价格也是国家制定,你,说了算吗?”

    “吓唬我?你当老子是吓大的?就你们这些穷鬼,想毁约不成?合约签了,不让我拆房子?我可以去告你们,到时候可就不仅仅是房屋的赔偿款了,还有毁约的经济赔偿,这些在合约里都写的明明白白,你们看不到吗?”

    “看到了,那又怎么样?你用一万块奖励来哄骗哄骗不识字的劳苦农民签约,你觉得,会有法律效力吗?你还要打官司?好啊,我们所有人都奉陪到底,不过我还是要奉劝你,回去好好看一下法律法规!”

    苏酥掐着小蛮腰,高傲自信的昂着头,本就站在高处,此时鄙夷的俯视着雷赛哥。

    “我查个屁,今天这房子我必须拆了,谁敢拦着腿打断,我赔医药费,兄弟们,给我……”

    雷赛哥刚喊到激动的时候,电话却突然响了,接起来之后,眨眨眼望向苏酥,随后走到一旁,点头嗯了几声便挂了电话。

    “大哥,他们敢动手打你,干他们不?”

    老六愣愣的凑上前来,手中电棍还噼啪乱响,吓得雷赛哥频频倒退。

    “你特么把电棍关了,你要电死我啊?”

    雷赛哥火气暴涨,恶狠狠的指向在场的每一个棚户区百姓,“你们都把心给我放肚子里,这里的房子,我一间都不会少,全都给你们拆了,还有你,老家伙,这里的几十个人不可能陪你一辈子吧?别让我再看到你,兄弟们,撤!”

    “撤,撤?大哥,他可是打了你……”

    “你特么给我闭嘴,再敢提这件事,我割了你的舌头。”

    雷赛哥上前就是一个耳光,把老六都给打懵了,明明是好心帮大哥报仇,怎么反倒自己挨揍了?

    其余人识趣的闭上了嘴巴,跟在雷赛哥后面转身上车,该开车的开车,该站在皮卡后箱的也跳了进去,一帮人,怎么来的,怎么回去,着实有些丢人。

    一辆辆车子缓缓离去,其中一辆桑塔纳车里,黄彬与朱家兄弟却是盯着苏酥出神,眼中都是流露出雄性荷尔蒙的冲动和欲望。

    “神佑,这个小妞不错啊,虽说还没到前凸后翘的程度,但那张小脸蛋可是十分精致,好纯呐,比你们松白大厦的那些货色可要强多了!”

    黄彬淫笑着舔了舔带着笑意上扬的嘴唇,呲着牙,就像见到了猎物的狐狸。

    “这个小丫头我们……”

    朱神兵正兴致勃勃的欲要开口,却被朱神佑打断了。

    “这个小丫头我也觉得挺纯的,看样子还得是个初女,若是黄大少喜欢,我们哥俩帮你弄到手?让你舒服舒服?”

    “这个……能行吗?”

    黄彬忽地直起身子,兴奋的摩拳擦掌。

    “放心,这个我有经验!”

    朱神兵不知道堂哥为何阻止他说话,不过很显然之前已经记起了苏酥是谁,一想起上次被申大鹏搅了好事,胸中就有一团怒火燃烧,忽然看到堂哥阴翳的眼神,好像明白了什么,忍不住阵阵冷笑。

    “那尽快吧,今晚怎么样?”

    黄彬急不可耐的邪邪一笑,竟是有些没出息的支起了帐篷。

    “神兵,你带几个人去吧,小心点,别被人发现了。”

    朱神佑吩咐过后,朱神兵在半路下了车,看着车子驶离,掏出了电话,“喂,开那个没牌照的面包车来接我……棚户区公交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