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我能给什么样的价格……五万五每吨,比外面便宜很多了吧?你们订购十吨,能便宜五万块呢。”

    赵建宏也是不悦,但并未展露出来,仍是保持着微笑。

    “五万块?呵呵,赵叔,你可太会开玩笑了,你觉得我们会差那点钱?而且你觉得一个食品厂只需要防腐剂?不需要其他食品添加剂吗?”

    申大鹏说完,赵建宏竟是一愣,他之前还真没想到这个。

    “鹏莹公司的净水器和空气净化器现在销量还算不错,你应该知道吧?这只是我跟王姐姐半年时间的尝试而已,你觉得我们精心筹备的食品厂会不如鹏莹?民以食为天,我觉得前景还是很乐观的,到时候对各种添加剂的需求,估计……”

    申大鹏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淡然看着稍有愣神的赵建宏,他也并不是凭空许诺或者欺骗什么,对于食品厂的未来,他确实很看好。

    “若是赵叔觉得我和王姐姐就值五万块钱,那我们今天的见面就没什么意思了,不过还是要谢谢你能够耐心的等我们一个多小时,耽误你的时间了,抱歉。”

    申大鹏缓缓起身,欲要与刚刚回过神来的赵建宏握手,这个握手可不是合作愉快,而是意味着合作失败,在此告辞。

    “申大鹏,你要干什么!”

    王雨莹也起身,凑到申大鹏耳边小声质问。

    “不干什么,我不喜欢跟没有诚意的人做生意,最主要我不喜欢跟瞧不起我的人做朋友,五万块钱,是你的身价,还是我的身价?”

    申大鹏这句话的声音比之前大了一些,是有意说给赵建宏听。

    “再说了,我们是买家,赵叔他是卖家,买卖、买卖,有买才有卖,虽然我不知道赵叔的生意有多大、多好,但我知道一个销售员有多难做,为了卖出产品需要付出多少精力和口舌,他们能为了一个月千八百块的工资到买家那里七八趟,赵叔却要把赚钱的生意往外推,也好,我找别人买就是,大不了就多一些运输费用,钱嘛,花嘛,花了再赚嘛,无所谓!”

    之前一句话说的还算隐晦,但后来这些话已经指名道姓,俨然是表现出对赵建宏的不满,最主要是在展示身份,告诉赵建宏,自己并不是什么朋友家的子女,而是鹏莹的话事人,不需要他那几万块的零花钱。

    最主要是提醒赵建宏,目光要放得长远,既得利益仅仅是小钱而已,何必在意?一个有雄心的人,未来才是值得期待的。

    申大鹏转身要走,王雨莹也只能收起合同与他一起离开,“赵叔,对不起,他这人脾气太倔,我说不了他,那下次有机会再请您吃饭。”

    “等等……”

    赵建宏也缓缓起身,走到了申大鹏旁边,深邃的目光再次重新打量这申大鹏,想要发现一些与众不同之处,可在他眼中的更像是个轻狂少年郎,并没有丝毫上位者或者久经商场的强大气场。

    但他却是有些纳闷,刚才自己怎么会有一种被看透的感觉?而且在申大鹏看似玩味轻狂的话语中,竟然仿若错觉般倍感压力,甚至在王怀龙那等老气横秋的人身上,都未曾有过这种不舒服的感觉。

    “赵叔还有事吗?我们还急着去找其他商家呢。”

    申大鹏停下脚步,转过身来,天真无邪歪着头瞥向赵建宏。

    “我厂里没有十吨山梨酸钾的存货,只有五吨,你要不要?”

    “不不,赵叔你误会了,跟数量没关系,你的价格我无法接受。”

    申大鹏直言不讳,语气也不容置疑。

    “这次给你的不是最低价,而是成本价,两万每吨,只有五吨货,要就签合同!”

    赵建宏的语气也是不善,不过并不是因为这点山梨酸钾卖的便宜,而是因为申大鹏带给他的莫名压力。

    “王姐姐,签合同吧。”

    “哦。”

    王雨莹还处于茫然的状态当中,倒是乖巧的按商量好的数量和价格填写了合同上的空白,与赵建宏签上了名字。

    合约签署完成,五吨山梨酸钾,两万每吨,共计十万元,明天送货进厂。

    “雨莹,你这个小伙伴很不简单嘛!”

    赵建宏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但看向申大鹏的眼神里,警惕与疑惑却没有减少半分。

    一个高中生而已,若是那些轻狂话语就是申大鹏的性格,他还能够理解,可现在看申大鹏正反复看着合同,更显得与年龄不符的成熟与谨慎,要知道,这合同可是王雨莹拟定的,难道这小子连自己的老板都不相信?

    “他可不是小伙伴,他是我们公司……啊!”

    如此低价拿到山梨酸钾,省了大概三四十万,王雨莹的心情大好,差点把申大鹏是大股东的事情说漏了嘴,幸好申大鹏踩了她一脚,才疼的闭上嘴。

    “先生您好,您点的黑咖啡和卡布奇诺,慢用。”

    服务员端着两杯咖啡走来,小心翼翼的放在桌子上,又微笑着离开。

    “雨莹,你们俩喝咖啡吧,赵叔还有事,先走一步。”

    “赵叔我送你!”

    “不用了,你们忙吧。”

    “那赵叔你慢走,替我给婶婶带好……”

    “好!”

    赵建宏加快了步伐,匆匆离去,脸上的微笑在出门的一刻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低沉之色。

    这五吨山梨酸钾他不在乎,他只是想证实一下心中的猜想,王怀龙几次三番在他面前提及申大鹏,都是赞不绝口,难道是想要招乘龙快婿?

    他也是突发奇想,想到了这些,所以才会给出成本价,毕竟静湖市的商业圈子并不大,真正有实力的就那些人,与王怀龙相比,他根本就算不上档次,若申大鹏以后是王家的人,那多一个朋友肯定比多一个敌人要好。

    星巴克里,王雨莹看着手中的合约,还是觉得有些难以置信,用力踢了一脚申大鹏,换回一声惨叫,这才满意的点点头。

    “合同都签完了,你踢我干什么?”

    申大鹏揉搓着酸痛的膝盖,一脸茫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