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申大鹏,这可是我专门找人剪辑的精彩画面,足足浪费了一千块,不过,能让你彻底远离梦媛的生活圈,多少都值得。”

    黄彬在外面待了有一分钟左右,才带着服务员回到包房,把电视给关上了。

    “你们这些服务员,我一定要到你们老板那里投诉,你们偷拍客人我管不着,但你们把这些肮脏的东西给我们看是什么意思?你瞧瞧给我未婚妻气得,真气坏了你们赔得起吗?”

    黄彬也假装异常气愤,大喊大叫的脸红脖子粗,对此,早已经接到朱神兵命令的服务员,除了不断的说着对不起,就只能说对不起了。

    “滚,滚出去,惹人厌烦的家伙!”

    听到黄彬这一句话,服务员终于如释重负,又诚恳的说了句对不起,赶忙头也不回的跑掉了,虽然也是觉得郁闷,但想一想兵少给的五百块红包,也觉得值了。

    “什么东西,什么东西……”

    也不知黄彬是在骂偷拍的服务员,还是骂电视上刚才播放的画面,愤慨之余,还重重的跺了脚,用以表达宣泄不满,偷偷瞥了曹梦媛一眼,却发现曹梦媛并没有他想象中的怒气冲冲,仍是冷漠的坐着。

    “行了,行了,酒店偷拍客人的隐私,到时候我会找人好好来调查一下的,咱们就当没看见,别扰了今天的好情绪。”

    曹新民早就认出了申大鹏,但是现在只能装作不认识,况且他本来与申大鹏就不熟悉,但是对于解决了烂尾楼事件的申海涛的好印象,却又不经意间下降了一些。

    “对了,黄彬,你把厂房当做电视购物的仓库,又和朱家合伙办了公司,最近一段时间效益如何?我可是看到省市里的电视台全都在播放你们的购物节目,应该还不错吧?”

    曹新民不想女儿为申大鹏的事情失态,只能牵强的岔开话题。

    “曹叔叔,咱们都不是外人,我也没必要瞒你,这电视购物的利润真的是极其可观,不费事不费力,不用生产不用服务员,只要有个仓库存货,再雇几个人接电话和送货就搞定了。”

    “而且曹叔叔您可别小看了电视购物,事实上,在米国、岛国、棒子国等国家,电视购物都是消费者购买商品的一个重要渠道,商家通过这种方式向电视机前的广大消费者提供优质的产品信息和配送服务,仅米国电视购物一年的销售额,就能够达到几十亿美元。”

    “一年有那么高的销售额?那你可真是选对了行业啊,前景不可限量啊。”

    曹新民可是在官场里摸爬滚打,又怎么会听不出黄彬口中的这些夸夸其词,不过为了能赶快把刚才申大鹏不雅视频的事情翻篇,也只能硬着头皮去称赞黄彬。

    “当然是不可限量了,我们黄家在京城也早就开了电视购物的公司,不过效益还是不如实体超市,毕竟咱们国内的运输行业现在还不发达,而且老百姓更相信眼见为实的真实物品,而不是电视里经过特效加工的东西。”

    “有道理!”

    曹新民点点头,“不过各行各业都有利润可寻,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你年纪轻轻就能把省里的电视购物做成如今这样,我看好你。”

    “这算什么,电视购物我会坚持着做,但我最近是打算在县里开连锁超市,就像我们家的龙玛特超市一样,我也要做一个属于我自己的品牌,就从青树县开始,到静湖市,再到松海市……”

    听到黄彬就此事夸夸其谈,曹新民总算安心,这是彻底把话题岔开了,不过看到女儿仍是魂不守舍的模样,不由得轻叹着微微摇头。

    曹梦媛也的确有些失望,不过却不是对申大鹏,而是黄彬!

    她早就知道苏酥的存在,也知道苏酥和申大鹏之间的各种传闻与误会,她失望的是黄彬作为她的未婚夫,堂堂京城黄家的大少,居然只会在背后用这种下三滥的卑鄙手段,完全没有大家子弟的气魄。

    对于黄彬这个人,虽然谈不上喜欢,却也没有太多抵触,哪怕有些小聪明与坏毛病,但有钱人家的公子哥谁不是花天酒地,潇洒度日?

    能够专心于家族生意并且得到家族长辈认可的,哪个不是天之骄子?

    黄彬,无论脾气秉性还是德行才智,也只能算是中庸而已,能守下祖宗基业就算他厉害了。

    甚至很长一段时间,曹梦媛都已经认命,既然长辈订下的婚约无法摆脱,那就好好当一个贤内助,帮衬着自己未来的男人打下一片属于她们的未来。

    可是今天,她实在是太失望了,甚至有些觉得恶心、厌恶,不经意瞥了黄彬一眼,见到黄彬自以为是的洋洋得意,更是觉得不屑与鄙夷,这个心胸狭窄、毫无魄力可言的男人,绝对不是自己的未来。

    从家宴开始到结束,曹梦媛都没说过一句话,哪怕坐上了回家的车子,也是望着车窗外愣神,一盏盏昏黄路灯闪过脸颊,时而明亮,时而黯淡,却不见表情有任何变化,仿佛正在努力劝说自己,一定要坚守着什么。

    曹新民看着女儿落寞不语,心疼的拍了拍曹梦媛手背,聊以安慰,但还是忍不住心中好奇,“黄彬认识申大鹏?”

    “初一那天广场闹事,他们两人见过面。”

    曹梦媛简言意骇的如实说道。

    “黄彬吃瘪了吧?”

    “嗯。”

    “哎,这个申大鹏,真是不让人省心,亏得他父亲那么精明能干,怎么有如此一个不知进图的儿子。”

    曹新民叹息摇头,他对申海涛的印象很不错,本来想着回京城的时候带上他,但是现在一想到申大鹏的种种处事方法,心中不免动摇。

    “申大鹏比你们想象的更坚强,至少比黄彬……”

    “梦媛!”

    曹新民打断了女儿的话,“你从小到大都是个好孩子,乖巧、懂事,这次对于你和黄彬的事情,希望你不要让家里难做,申大鹏或许是有能力,但这么小的年纪,私生活就如此不检点,将来难成气候,你离他远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