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你干什么?”

    申大鹏不悦的皱着眉,揉动泛红又疼痛的额头。

    “你干什么啊?”

    王雨莹同样不满的反问,“叫你来是出谋划策,寻找解决办法的,可不是让你在这里发呆发愣装沉默的。”

    “好,开会,有什么事快说,不就是几个工人偷东西么,这点小事都解决不了,还当什么总经理?”

    最近因为曹梦媛的事情已然烦躁,如今再被王雨莹戏耍欺负,说话语气稍显得有些不耐烦。

    “我解决不了?那你还是大股东呢,你厉害,你来解决吧。”

    王雨莹这几天面对着十几个工人的闹事,心情也是不好,以前都是她对别人蛮横不讲理,如今却被工人们给搅得有理说不出,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报应?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们俩能不能消停一会?厂子里的事还不够糟心?”

    就连向来好脾气的刘凤霞也是面色冰冷,重重拍了拍桌子。

    见到小姨真的生气,申大鹏和王雨莹也不敢再胡闹,彼此瞪了一眼,乖乖闭上了嘴巴,不过看王雨莹那副赌气的样子,肯定也不会就此罢休。

    “大鹏,最近厂子里生产和销售都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都在按照之前的会议内容逐步、稳步进行,不过厂子的管理却出现了一些问题,也可以说是罐头厂改制之后的弊端,如果不尽快解决,只怕不是好兆头!”

    “第一个问题,工人消极怠工,他们还觉得是以前的铁饭碗,上班时间的工作总是能拖就拖,更有甚者直接一连几天请假,而且这股风气正在蔓延。”

    “第二个问题,生产间的工人根本不能按照生产规程工作,很多工人渴了的时候,直接打开刚生产的饮料就喝,完全就跟在自己家一样。”

    “第三,也是最让人头疼的事情,工人偷偷夹带饮料回家,胆小一点的带个三五瓶,七八瓶,胆子大的就像这次一样,居然直接骑着三轮车偷了十几箱,偷东西也就罢了,若是能诚心认错交了罚款也行,没想到他们居然纠集工人闹事,到我和雨莹的办公室里吹胡子瞪眼睛,又拍又砸的,这像话吗?”

    “第四是最根本的问题,工人若是一直认为咱们这是铁饭碗,估计未来的管理只会越来越难,我怕会步了罐头厂的老路……”

    刘凤霞仿若宣泄一般的说了一大堆,但她说的也都是厂里的实情,哪怕稍带有些许的感情色彩,但并没有夸大其词。

    “这些事情你怎么不早点跟我说?”

    申大鹏责怪的语气问道。

    “早点说?你这段时间就跟人间蒸发了似的,我跟小姨说叫你过来,小姨怕影响你学习,所以就一直任由着那群工人,不过这次他们实在太过分了,我还没见过哪家公司的员工敢跟老板大喊大叫,难道我给他们开工资,还成了仇人?”

    王雨莹愤愤不平的拍着桌子,看样子真的是气坏了,否则也不会这般不顾形象,虽说她平时也没有什么淑女样子,但也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失态。

    “嗯,我知道了,这些事情必须解决!”申大鹏知晓这些事情的严重性,开公司就跟将军带兵打仗是一个道理,若是手下的兵都不听将军的命令,还敢对将军指手画脚、不服管理,那距离哗变、兵变的时候也就不远了。

    低头沉思不语,手指在桌上有节奏的敲打,哒哒声响仿佛把他带入了独属于他自己的空间当中,抛去了曹梦媛和苏酥的烦心之事,脑海思路也变得明朗,当嘴角泛起笑意之时,不免感叹,爱情这东西,果然能让人变得蠢笨。

    “我说,你们记下来……”

    “工人早中晚上下班全部打卡,记全勤者领全额工资,少一次扣除全天工资;上工记件,你们做个工人产量的平均数值,达到平均件数的全额工资,不足的按数量扣工资,超出平均件数的工人给予奖金;工人上工,进门洗澡换工作服,出门再换自己的衣服,把生产间和换衣间隔离分开,避免私自夹带;任命拉长……”

    “诶,鹏哥,拉长是什么?啦啦队队长?”

    李泽宇突然插嘴问道。

    “啦你个大头鬼,拉长,拉字是英文的line,生产线的意思,拉长就是生产线的管理者,相当于以前的车间主任,但是没有那么大的权利,只是一人负责一条生产线,抓管一切与他所负责生产线有关的工人、产品、安全……”

    “小姨,你们千万记得,一定要找品行端正,业务能力强的拉长,一人负责一条生产线,各个生产线之间也要做比较,计算总件数奖金,多的奖,少的罚,废率过高的也要扣工资,避免工人私下偷喝!”

    “至于偷东西还闹事的工人……罚,必须罚,而且还要严惩,告诉他们,如果不满意十倍的罚款,可以请假回家待着,最低工资还可以跟其他人一样,但接下来按照新的规章制度,每个月上工不足20天的,按日扣钱。”

    “大鹏,这样不太好吧?之前咱们跟县里的合约可是写着,必须给工人最低工资啊。”

    小姨把一切都仔细记了下来,但这最后一条,却是有些迟疑。

    “我尊重合约了,给他们开工资,但是县里总不能管着咱们公司的制度吧?难道工人一个月不上班,我还得给他们开工资?他们到退休的年龄了吗?再说了,就算他们退休之后,也是有国家社保给钱,跟咱们有什么关系?”

    “我看就得这么办,咱们必须强硬起来,现在国企厂子多少员工都被裁员或者买断,劳动力到处都是,咱们给了这些工人最好的待遇,他们还想要称王称霸,不好意思,在我王雨莹这里绝不可能。”

    “嗯,很好,那新规定就交给你来制定了,我相信你!”

    申大鹏语重心长的说着,又可怜的拍了拍王雨莹的肩膀,可转过头来却忍不住偷笑。

    第0294章不接受,就报警

    王雨莹无辜的眨了眨眼,扭头发现会议室里几人都是笑呵呵的看着自己,顿时有一种又被申大鹏给骗了的感觉,不,不是感觉,而是现实。

    不过申大鹏把这件事情交给王雨莹,的确没有任何欺负人的私心,王雨莹从小就耳濡目染他父亲是如何管理龙昌实业,就算再不上心,多多少少也能有些熏染,至少要比孙大炮子和李大脑袋要强得多。

    “咚咚!!”

    细微谨慎的敲门声传入几人耳中,孙大炮子前去开门。

    “夏主席,你来干什么?又是替你的工人朋友来讨要说法?”

    孙大炮子不耐烦的冷哼,这段时间工人闹得凶,肯定是夏明这个工会主席在后面出谋划策,否则以头脑简单的几个工人,怎么敢如此大张旗鼓、有恃无恐的闹事。

    “孙经理,我听说厂子里开会,估计也是为了老徐他们的事情,所以我想来听一听,看看有没有什么矛盾能从中协调一下。”

    夏明是工人们推举的工会主席没错,若是在国企里可是不小的地位,但是在私企中,他也就是普通工人的代表。

    “让夏主席进来吧,都是自家人,厂子里新的规章制度也需要征求一下夏主席的意见,毕竟咱们不是国外的资本家,厂子也需要民主。”

    申大鹏并没有太过冷漠,也没有太多热情,他原本也是不想与这个工会主席又太多交集,毕竟现在国家对私营企业的工人工会并没有太多管理。

    但是想想后世的法律填充,无一不是将私企中的工会地位一次次提升,说是为了安抚工人的民心也好,说是为了政府方便管理私企也罢,总之工会在私企的一些企业制度、工人工资、福利待遇的问题上,都会有一定的权利。

    “刘总、王总、李总,你们都在呢,不知道老徐他们的事情,想怎么解决啊?”

    “怎么解决?夏主席你来的正好,这是我们刚刚商定的食品厂新规定,你看看……”

    刘凤霞把刚刚做了详细记录的笔记递给夏明,便一直盯着他,看着夏明的脸色忽明忽暗,心中暗爽,这几天被工人折腾的够呛,这回也该他们闹心了。

    “刘总,你真要这么决定吗?是不是有些操之过急了?若是工人不满意这些规定和待遇,集体罢工可如何是好?”

    “夏明,你说这些话,我可以理解为是在威胁我们吗?”

    孙大炮子腾地泛起了火气,怒目圆睁的狠厉瞪着夏明,许久未见的混混气质又显露出来。

    “不不,我没有这个意思,我也是为了食品厂着想,若是大家选择罢工,岂不是耽误了厂子的生产。”

    夏明赶忙解释,可听在众人耳中,更像是威胁。

    “夏主席,最近国企厂子有多少裁员,你应该也略有耳闻,王总和刘总当初购买罐头厂,为何没有裁员,你也应该清楚是政府干涉,如果我们没有裁员,而工人选择罢工,你觉得县里还会管么?或者说,我们再换一批已经失业的工人,他们会不会更加珍惜来之不易的工作?嗯?”

    申大鹏忽然插嘴,一句句问话弄得夏明哑口无言,虽然他今天来确实没有用工人罢工来威胁的想法,但申大鹏的问题,还是让他清楚了这件事情的严重性。

    “我明白,私企改制是不可避免的事情,只是早晚而已,我会尽量跟工友们解释清楚缘由,保证不会让工友再惹麻烦,但老徐他们的也不容易,家里还有老婆孩子和年迈的父母亲,十倍罚款的事情,是不是可以再商量商量?”

    “当他们四人纠集工人到总经理办公室胡闹的时候,好像就没有商量的余地了吧?您觉得对待蛮不讲理的人,我们还应该继续纵容吗?或者他们不接受也可以,我报警,金额够立案了。”

    申大鹏淡淡的反问,却让夏明一个哆嗦,彻底打消了求情的想法。

    报警?那进去多半是没有好果子吃了,就算放出来,有案底被开除也是理所应当,反而给了厂子裁员的借口。

    想到这里,夏明又认真看了看刘凤霞记下的几条规章制度,这才告辞,回了厂房,并且把这些事情都跟工人们大概讲述了一下。

    “什么?还要我们交十倍的罚款?他们是还没被折腾够吗?不行,我得再多找些工友,实在不行去县里闹一闹,县里肯定不会坐视不管的,老王、老李,去找找跟咱们关系好的工友……”

    说话之人就是偷饮料事件的主人公,老徐,已经快五十岁的人了,却还是一副不服天、不怕地的性格。

    “老徐,你快别胡闹了,这件事情若不是你去总经理办公室大闹,说不定还能有缓和的余地,现在又要去县里闹,你还以为这是罐头厂吗?我告诉你,这个厂子现在叫鹏宇食品厂,是个人的私企,不是国家的厂子了!你再闹,人家就要报警了,你进去还能出来吗?”

    为了老徐几人的事情,夏明这些日子从中调解,已经被磨去了不少的耐性,如今再听到老徐不讲道理要去县里胡闹,更是气的直哆嗦。

    “以前这里是国家的罐头厂,权津家是大偷大贪,所以不会管你们这些小偷小摸,那都是国家的钱!可现在不同了,这个厂子的每一分钱都是人家刘总和王总私人的,凭什么让你们不讲道理的夺走?若是刘总真的报警告你们偷窃,你们不仅要赔偿,还得蹲班房,你们到底清不清楚状况?”

    “……”

    厂房里陷入了沉寂,几十个工人皆是悔恨的低下了头,就连老徐那几个刺头,一听到蹲班房也老实了。

    “现在国企厂子都在裁员,咱们厂子不仅没有裁员,还给咱们发最低保障工资,只要勤劳一些,还能得到丰厚的奖金,工资肯定比以前要高许多,咱们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刘总怎么规定,咱们照做就是了,你们谁有不服的,也不用再给我商量了,自己去找刘总、王总,但是记住了,一起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