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br>    夏明已然彻底失去了耐‘性’,而且最主要他不想丢掉这份来之不易的工作,该说的他都已经说了,该警告的也都警告了,之后的路怎么走,就要看他们自己了。</br></br>    命运有些时候还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虽然时间可能很短暂,选择‘性’也很小,但总比毫无掌控要更舒坦一些。</br></br>    而现在棚户区的这些人,也是开始寻求自己掌控命运的机会,在老刘家的房子被拆除之后,已经人心惶惶,有些着眼于眼前利益的人,几次三番找到雷赛哥的公司,许诺可以尽快搬家拆迁,希望以此能多得到一些好处。</br></br>    雷赛哥在经得黄彬的同意后,通知了二期工程中涉及到拆迁的住户,只要是在五天之内搬走,奖励现金一万元,七天之内奖励五千,但过了这个星期,分文没有,而且这个奖励不仅仅对待签约住户,而是适用于所用住户。</br></br>    一时间,苏酥家所在的村子里兴起了搬家热‘潮’,哪怕还没有租到房子,就已经开始打包收拾细软和家具,而县里的楼房和再往东边村子的平房,也因为这个原因,好租的不得了,甚至连仓房都能租出去。</br></br>    “爸,咱们家什么时候搬啊?难道就这么算了?这么便宜的价格就把房子卖了?”</br></br>    苏酥家平房的院落里,苏华仁正在整理着家具家电和细软,苏酥在一旁看着,表情略有失望,她脑海里还闪着之前几十个邻里街坊共同与开发商抗衡的场面,没想到几天时间而已,竟然大难临头各自飞了。</br></br>    “闭嘴,你还不长记‘性’是吗?他们是有钱人,又有当官的护着,咱们只是穷苦老百姓而已,凭什么跟他们对抗?以后这件事情你再也不准过问和‘插’手,听到了没有?若是再敢去惹事,我打断你的‘腿’。”</br></br>    苏华仁的语气很严厉,也很强硬,对于苏酥被掳走下‘迷’‘药’的事情,他至今记忆犹新,最近对‘女’儿的看管也更加严密,上学放学全程接送,放假也不准‘女’儿四处‘乱’跑,甚至连店里都不让‘女’儿去帮忙,怕的就是那群‘混’蛋再心怀不轨。</br></br>    “我知道了。”</br></br>    苏酥委屈的低下了头,从小到大,家里虽然穷了点,但父亲都是对她万分宠溺,还不曾有过这种狠厉的口‘吻’与她说话,更是没有张口闭口就打断胳膊、打断‘腿’的恐吓,越想越是委屈,趁着眼角湿润还未流出,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蜷缩着躺在炕上墙角,滴滴晶莹不受控制的从脸颊滑落。..</br></br>    最近一段时间,她突然觉得压力与苦恼倍增,除了父亲的严厉管教,还有就是总做一些特别奇怪的梦,梦里都是关于自己和申大鹏,而且都是些不好的梦,不是梦到俩人大吵大闹的大打出手,就是梦到俩人不着一缕做着羞耻之事。</br></br>    脑子如浆糊一般‘乱’作一团,心情也是犹如跌到了寒冰谷底,也许是最近压力太大、太累了,也可能是潜意识里想要逃避什么,不知不觉,竟是沉沉的睡去了,恍惚间又梦到自己与申大鹏在亲密接触,吓得突然醒来。</br></br>    “呼!!”</br></br>    苏酥深深吐出郁闷烦躁的气息,刚想要起身,却发现手掌竟是不知何时伸入了衣服里,掌心正握着自己‘胸’前的柔软。</br></br>    脸‘色’泛起微微红晕,继而又是委屈的落下了眼泪,双眼紧闭,黛眉微蹙,呼吸之间都带着若隐若现的哽咽‘抽’泣,心中却在不甘的呐喊,自己怎么会做出这等不雅的动作?</br></br>    难道自己真的变坏了吗?难道自己不是个好‘女’孩了吗?</br></br>    不,不是,肯定不是的,苏酥忽然想起生物课上,老师提到过关于男生‘女’生青‘春’期的问题,虽然关于两‘性’的事情提及不多,但也与自己现在的表现有些相像,所以决定明天去找老师好好问一问。</br></br>    第二天上课,苏酥几次下定决心想要找老师询问,但最后害羞的心思作祟,始终没敢迈出通向老师办公室的一步。</br></br>    无奈,中午放学的时候,只能去网吧,在网上查找一些关于青‘春’期‘女’孩的信息……准确的说,是要查找青‘春’期对于‘女’孩的负面影响。</br></br>    苏酥不是第一次进网吧查找资料,但与查找拆迁相关的法律法规那般光明正大不同,这一次的她却是鬼鬼祟祟、小心警惕的怕被别人看到,还专‘门’找了一个原本是男生看岛国*****时才会待的角落。</br></br>    “青‘春’期‘女’孩的‘性’幻想……‘女’‘性’在没有‘性’行为以前,‘性’‘激’素是散布全身的,这时候**通常表现为对爱的幻想,‘肉’体只要有边缘‘性’行为,比如接‘吻’、抚‘摸’就能得到满足,对于青‘春’期的‘女’孩来说,主要表现在对异‘性’爱的幻想方面……”</br></br>    苏酥看得入神,心里也越是紧张,难道自己之前与申大鹏的亲密接触,已经构成了‘性’爱幻想?难道,自己真的要堕落了吗?</br></br>    越是紧张害怕,越是容易犯错,也不知鼠标点在了哪里,屏幕上突然弹出了一个网页,上面尽是些赤果男‘女’的****和视频,不同的男‘女’主角在暴‘露’、野蛮、充斥着最原始的味道的蠕动着身体,表情皆是深深沉醉,‘欲’罢不能。</br></br>    苏酥赶忙把网页关掉,等了几秒,见网页并没有再次无故弹出,这才长舒一口气,但还是不忘环顾一下四周,看看有没有人发现她刚才的窘状,若是有人看到了,就算不能当面解释,至少以后能离看见刚才一幕的人远点。</br></br>    “嗯?”</br></br>    就在苏酥转头即将收回目光的时候,却突然发现了坐在最后边角落的申大鹏,又是像之前遇到的时候一样,目不转睛、旁若无人的探头盯着屏幕,双眼炯炯有神,连眼睛都不眨一下。</br></br>    “这家伙到底在看什么?每次都是这么聚‘精’会神?”</br></br>    不知为何,苏酥竟是有种冲动,想要去看看申大鹏到底在看什么,“不,不行,他做什么跟我毫无关系,他是我的灾星,只会给我带来一次又一次的厄运,我要远离他……”</br></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