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权津家只是个罐头厂的厂长而已,再贪也没有那么多钱,可是为了高额利息能进入腰包,便铤而走险在罐头厂挪用了巨款。

    刚开始拿着利息的时候还挺开心,但是当他得知陈老拐携款潜逃的消息之后,顿时傻了眼,这三百万巨款的窟窿,他拿什么还啊?多次联系陈老拐没有消息,无奈他也只能潜逃。

    当权津家逃到南方之后,在一个地下赌场的赌局上,偶然遇到了陈老拐,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尤其是好好的厂长变成了通缉犯,都是拜陈老拐所赐,更是杀人之心都有,再加上让陈老拐还钱,陈老拐不肯,所以两人就打了起来,最后进了派出所,被查出是通缉犯,这才被扭送回来,接受法律的制裁。

    不过快乐总是短暂的,大快人心的同时,却又出现了新的问题!开发商都抓住了,那烂尾楼工程的建筑图纸也应该有了吧?但是烂尾楼却迟迟没有开工。

    老百姓四处托人打听情况,结果也不知道从谁那里得到消息,说天宁建筑公司根本就没打算盖烂尾楼,之前答应的条件都是拖延时间、忽悠人罢了。

    这消息传入老百姓耳朵里,众人随后便再次聚众跑到广场静坐,还不解气,又跑到县政府大楼拉着横幅抗议,示威。

    老百姓一早晨到广场静坐,雷赛哥得到消息后顿时傻了眼,赶忙把朱家兄弟和黄彬从睡梦中叫醒,商量解决办法。

    “这回完了,这回肯定是完了……”

    雷赛哥在房间里来回踱步,紧握着双拳,又是恨恨跺脚,已然彻底慌了神。

    “你特么别走来走去的,老子眼花。”

    朱神兵忍不住大骂。

    “兵少,你骂我也没用啊,这回咱们都要完蛋了。”

    雷赛哥转过头来,却看到朱家兄弟和黄彬仍旧安稳坐在沙发上,不见有任何着急模样,以为还有什么解决办法,忍不住好奇,“佑少,黄大少,您们都是聪明人,是不是还有什么方法能够安抚民心?您们尽管吩咐,我马上就去处理。”

    对于朱神佑和黄彬的手段,他可是一清二楚,每一次出现不能解决的问题,朱神佑和黄彬都能轻而易举的搞定,如今再看到他们二人稳坐江山的样子,更加肯定了心中想法,无论问题多严重,肯定还有后路。

    “雷塞,一期二期的楼盘卖了多少?资金应该回来了不少吧?”

    黄彬脸上带着和煦笑容,不见愁,更不见慌乱,倒是让雷赛哥稍有安心。

    “呃,差不多卖了三分之一,收回来的资金有一个多亿,哦,难道黄大少想用这些钱去盖烂尾楼?”

    雷赛哥正处在恍然大悟的兴奋当中,却又突然失落的摇摇头,“不对啊,一个多亿里面还有陈保量的9000万没给呢!”

    “行,我知道了,雷塞你先去休息吧,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们,放心,我们都是好兄弟,有福同享,如今有难自然要共患难。”

    黄彬的语气很温柔,听着倒是让雷赛哥有些受宠若惊,不过想来是在关键时刻不能自乱阵脚,所以按照黄彬所说,老老实实回家了。

    房间里陷入了短暂的沉寂,直到朱神佑手中的一根香烟燃尽,终于耐不住性子,用力掐了烟头,愁眉苦脸的叹了口气。

    “唉,看来早晚是躲不过去的,黄大少,要不然我去跟陈保量商量商量,他的钱晚点给,咱先把烂尾楼盖了?”

    “盖个屁,盖了烂尾楼还能赚什么钱?”

    黄彬到现在还是不慌不忙,悠闲的喝着咖啡,抽着烟。

    “那还能怎么办?现在不盖,那些穷鬼刁民肯定会闹事,到时候县里面查下来,咱们可是吃不了兜着走。”

    朱神兵更是急性子,一拍桌子一瞪眼,“反正一二期工程还有很多房子没卖,少赚点总比蹲大狱要舒坦。”

    “你要去蹲大狱?你是不是傻啊,那些刁民闹事,跟咱们有什么关系?”

    黄彬瞪了朱神兵一眼,喷了他一口烟圈。

    “嗯?”

    闻言,朱神佑一愣,脸色变得阴沉不定,拦下了欲要动怒的朱神兵。

    “我们可是正经商人,做的是电视购物和大型超市,那都是给政府纳税,促进县里经济繁荣的,至于接工程盖楼盘的生意,那可都是雷赛做的……”

    黄彬脸上仍旧泛着笑,可意味深长的眼神里,却带着浓浓的阴翳之色。

    “可是,雷赛哥就是我们的人啊,帮咱们赚钱办事的啊。”

    朱神兵没反应过来,无法理解,刚才黄彬还说是好兄弟共患难,这怎么就没任何关系了?

    “他与你有关系吗?你跟他是一伙的?”

    黄彬收起笑容,冷眼瞥向朱神兵。

    “神兵,不该你说话的时候,闭嘴。”

    朱神佑冷冷呵斥,黄彬不由得赞赏的点点头,果然还是跟聪明人沟通更容易。

    “神兵,好好跟着你哥混吧,安全!”

    黄彬无奈的摇摇头,“只要咱们三个人不说,谁知道雷赛哥是咱们的人?有什么证据吗?”

    “证据?草特么的,你看看刚才雷赛那个小必崽子没出息的样子,出事了都不用动刑,肯定全都招出来……”

    朱神兵一愣,有些紧张。

    “那你就别让他招啊。”

    黄彬不耐烦的打断了朱神兵,看着朱神兵一脸茫然的傻逼样子,懒得与他说话,转头给朱神佑递了根烟,“神佑,我说的已经够清楚了吧?一会你就去找陈保量,给他五千万,告诉他不用继续盖了,现在他做的这些也就一千多万的成本,他还是赚的。”

    “黄大少?这烂尾楼刚出事,一期工程也不盖了?县里肯定会……”

    朱神兵还想追问,却再次被朱神佑回头冷冷瞪了一眼。

    “神兵,我不是让你闭嘴了么!”

    朱神佑接过黄彬的烟,自顾点着后深深吸了一口,低着头暗暗琢磨,现在公司有一亿多的资金,给陈保量五千万,怎么也还能剩下七八千万,跟黄彬分的话,就算朱家拿小头,也得有三千来万了,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