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黄大少,我知道该怎么做!”

    朱神佑阴沉着脸,又急慌慌的大口吸了几下手中香烟,便起身和朱神兵一同离开了。

    “哼,白痴一样的东西,若是没有朱神佑在,你特么就跟雷赛哥是一个下场!”

    黄彬口中的白痴自然就是朱神兵,不知为何,他是愈发有些厌烦朱神兵了。

    清水广场,百十来人簇拥成排,像战争时期游行的工农学商一样,额头上缠着白布,手中高举着横幅,上面只写着四个字,还我房子,虽然没有战争时代那般雄伟的‘保家卫国’的口号,但也同样拥有着不屈的意志和满腔怒火。

    也不知道是谁领头,一群人冲到了县政府大楼,吵着让曹书记和陈县长给个说法,可是震彻云霄的口号喊个不停,也不见有一个人影从政府大楼里出来,这也就罢了,没成想还来了十几辆警车,把他们团团围在中间,车上出来的警察都是穿着防暴警服,拿着橡胶警棍和防暴盾牌。

    这是干什么?警察欺负老百姓吗?

    众人心中火气暴涨,吵吵闹闹、推推搡搡之余,也不知怎么就起了冲突,冲在最前面的十几个人,全都被橡胶警棍一顿狠抽,最后被警察用防暴盾牌强行带离人群,塞进了警车里。

    老话儿说的好,穷不与富斗,民不与官争。

    最不怕事也最倔强的人闹得最欢,可是这十几个人被强行带走之后,老百姓也就逐渐冷静了下来,最主要的是,烂尾楼盘都是郊区的穷苦老百姓,根本就不懂法,纵使有满腔怒火,一旦见到警察真的抓人,也不敢再肆意妄为。

    “安静,安静,我是县治安管理大队的朱淳,大家伙听我说句话……”

    就在老百姓逐渐势弱之时,朱淳拿着大喇叭站在了高处,一副痛心疾首的虚伪模样。

    “大家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是请大家不要只听信谣言谣传,关于你们的楼盘,县政府与天宁公司是有合约的,他们若是不履行合约,那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你们放心,政府肯定会给你们一个说法。”

    “但是……”

    朱淳脸色忽然变得冷冽,语气更是严肃,“你们如此聚众闹事,那是违法的,尤其刚才,居然还主动袭击警察,你们知不知道,那都是要负刑事责任,要蹲大牢的?难道,你们非要逼着我继续抓人吗?”

    “我们不是聚众闹事,我们是要房子,那是我们的家……”

    “对,我们要房子,我们要家……”

    “要房子,要家,要政府给个说法……”

    人群再起骚动,只是没了之前的霸气,喊起话来也显得力不从心。

    “安静,都安静!我怎么就跟你们说不通呢?你们想想,地是不是还在?盖了一半的楼盘是不是也在?那给你们盖楼也是早晚的事情,反正都是你们的东西,你们现在急什么?还跑来县政府来闹?你们这样会严重影响政府办公,知不知道这可是重罪?严重的要判七到十年的?”

    朱淳此言一出,场面突然变得异常安静,甚至连呼吸声都难以察觉。

    老百姓也不是想要聚众闹事,他们只是觉得人多力量大,人多的呐喊声更能够得到政府领导的重视,此时听见在政府闹事要判行七到十年,顿时都吓傻了,他们只想要回属于自己的房子,但是并不想因此给蹲大牢,更不想妻离子散。

    “你们不是想要见曹书记吗?只要你们跟我保证,别再闹事,别再大呼小叫,最主要别再动用暴力,那我可以以我个人的角度,去请曹书记下来,怎么样?”

    朱淳倒是会拉拢人心,刚才动强带走了一批人,这时候又来装老好人了。

    俯视着已经安抚平静下来的老百姓,朱淳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对着身边的一名小警察使了个眼色,后者心领神会,匆匆进入了县政府大楼。

    不多时,曹新民和陈克斌并肩走了出来,不过距离着人群还有几米距离,就被朱淳带来的警察保护起来了。

    “不需要……”

    曹新民直接拒绝了朱淳保护的好意,站到了之前朱淳所在的台阶高处,看着下面一张张无奈、失落、又充满期待的面孔,心里阵阵泛酸,叹息一声,从朱淳手里拿过了扩音喇叭。

    “我是曹新民,我恳请大家不要相信流言蜚语,那都是子虚乌有的事情,若是相信流言,不如选择相信我,我以为县高官的身份保证,无论出现什么事情,你们的房子都会在,而且一平米都不会少,我一定说到做到。”

    “我看你们有老有小,也是辛苦,不如大家就先散了,等我把事情调查清楚,再给大家一个满意的交代,如何?”

    见人群中也不出声,也不散去,曹新民只能继续保证,“三天,再给我三天时间,让我把事情查清楚……”

    曹新民站在高处劝慰话语不断,人群后面不知不觉中又加入了几个人,跟身边较近的人附在耳边,不知道小声嘀咕着什么,听到之人皆是惊愕表情,再向一旁继续口口相传,半分钟的工夫,人群从后面开始,又泛起了阵阵声浪。

    “曹书记,你就别再继续骗我们了,你这大骗子。”

    “你根本就没想给我们盖楼,是不是?”

    “刚才我们从工业园区回来的,看见工业园区一期的工程也停工了。”

    “天宁公司的雷赛携款潜逃了,建筑商陈保量看雷赛跑了,他还没拿到一分钱,所以也就停工了,曹新民,你这大骗子。”

    “大骗子,大骗子……官商勾结,官官相护,可耻,可耻……”

    这个消息仿佛是一颗高空的石子,下坠落在了平静的湖面,瞬间激起千层叠浪,将原已经安静的人群,再次变得喧闹起来,众人虽然不懂法、没文化,但并不是一无是处的傻子、呆子,开发商再次逃跑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看着人群再次朝着政府大楼涌来,更是向着曹新民快速逼近,朱淳恰逢时宜的挡在曹新民身前表忠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