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好了,该说的我已经都说完了,大家举手表决一下吧。”

    申大鹏先举起了手,“对于刚才的三条提议,我个人表示赞同。”

    “嗤,这次你怎么不当独裁者了?”

    王雨莹在一旁不屑于顾,现在五个股东中,小姨和李泽宇已经同意,她和周成民就算不同意,申大鹏还是一样会按照预定的想法去办,只不过结局是两个股东持股离开罢了。

    “王姐姐,只有一定赚钱的时候,我才会独裁,而现在我这个决定很疯狂,未来不一定有钱赚,还有很大的可能性会赔钱,所以,我需要你们全心全力的支持,若是有任何疑虑,我宁愿你们不要参与进来。”

    申大鹏说的很清楚、明白,他需要能够信任他并与他共患难的朋友,而不是面子上的生意。

    “鹏少,你难道是想要做……政治投资?”

    周成民无论如何都想不通,没有哪个商人会如此冒风险去做一件没有利益可言的事情,不过再联想一下最近县里对于曹新民的流言蜚语,该不会这小子是要帮着曹新民渡过难关,然后等曹书记升官到省里之后,再把损失的利益赚回来?

    “政治投资?”

    申大鹏一愣,随即淡然的笑了笑,“或许……算是吧。”

    “周老板,你可别听申大鹏忽悠,他哪里是政治投资,他完全是爱情投资,明明是看上了人家县高官的女儿,却拿咱们的钱去讨好,太自私了。”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周成民眼泛精光,俨然是动心了,他这辈子活到现在,最缺的就是人脉与靠山,不然也不会被朱神兵欺负的下跪求饶。

    最近他也听说县里传言,曹新民的下一站是省府的副秘书长,那可就是省里的领导了,如果这次这能全心全意帮曹新民解决工业园区的烂摊子,那以后在省里就算是有了靠山,至于飞黄腾达,还不是近在眼前、轻而易举?

    想到这里,周成民咬了咬牙,坚定的点点头,“这事我同意了,鹏少你放一百个心,只要我周成民有的,绝对不留一分,与你疯到底,哈哈,我都人到中年了,没想到还能在疯狂一次,有意思,有意思……”

    “好!”

    申大鹏笑了笑,他等的就是周成民这句话,或者可以说,今天一早开会,完全就是在演一出戏,一出能够让周成民心甘情愿为他所用的一出好戏,因为他很清楚,只要他强行要求,股东之中,小姨和李泽宇肯定不会离他而去,至于王雨莹,虽然不好说,但也可能性不大。

    四人之中,只有周成民对他是抱有利用的心思,而且周成民也是工业园区工程里必不可少的重要人物,如今能得到周成民的忠心对待,此事才算可以定下来,否则,他也只能做好破釜沉舟的准备了。

    “不好意思啊王姐姐,今天又是四比一!”

    申大鹏心情轻松不少,转过头跟王雨莹开起了玩笑。

    “喂喂,谁跟你说是四比一了?我可没说过不同意,难道我在你心里,觉悟就那么低吗?反正你都是个独裁者,我还不如做个顺水人情,我也同意,全票通过,这回随你心愿了吧?”

    王雨莹不悦的嘟着嘴,虽说心里清楚这次决定有可能毁了她辛辛苦苦创建的公司,但不知为何,对于申大鹏,她总是无法拒绝。

    “王姐姐,由衷的跟你说一声,谢谢!”

    申大鹏正视着会议室里的所有人,心怀感恩,坚定点头,“大家放心,我保证不会让你们的钱打水漂,就算不能让你们赚钱,也会尽力保住本金,大不了两年之后,咱们重头再来!”

    如果不是重生一世,申大鹏真的不敢如此打包票,但是对于如今的他来说,这些又算得了什么?赚钱,只是时间与机遇罢了。

    “大鹏,我对你的能力并不担心,我们大家能够同意,就说明绝对信任你,但是有一个问题不得不考虑,那就是县里的资金问题,如果咱们接手了工业园区的工程,估计县里根本就没有钱给我们!”

    小姨说的是最现实的问题,提出来之后,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申大鹏,而小姨则是继续说道:“那也就是说我们要自己往里面搭钱,而且还是大量的资金,那……我们管县里要什么?或者县里什么时候能有钱,什么时候能给我们钱?总不能免费给他们收拾残局吧?”

    “不!咱们不要钱!”

    申大鹏摇了摇头,微微一笑,“咱们要地!要等价的地皮,县里南面是山,没有什么可利用的地皮,东边已经被工业园区的规划占了,但是县里还有西边的永吉区,北边的河台区,那可都是大片的地皮!”

    “要地皮?现在工业园区的工程对咱们来说都不一定吃得下,你还想着其他地皮?你也不怕撑死?”

    王雨莹剜了申大鹏一眼,冷冷嘀咕着:“小屁孩年纪不大,野心倒是不小,难道,你还想把整个青树县的建筑行业都垄断了?”

    “有何不可吗?只要度过工业园区这个难关,以后就必须是咱们的天下。”

    申大鹏说的壮志凌云,豪气冲天,“我们付出了,自然要有回报,那些地皮我们拿到手,但是必须跟县里约定好,我们可以在未来三十年之内慢慢开发!”

    “大鹏,你要那么多地干什么?咱青树县就是个县城而已,人口也不多,就算开发了楼盘,卖给谁去?”

    小姨有些疑惑,不知道自己的外甥到底要干什么,这咋一会工业园区,一会又说到三十年的开发了?人一辈子才有几个三十年?

    “对对,要地,地比钱好!”

    李泽宇突然插嘴,频频赞叹点头,“当初鹏哥就让我买房子买地,我没听话,只买了几间平房,没想到半年时间都翻倍了,早知道我多买点房子和土地就好了,现在就能有更多的钱给鹏哥了。”

    “没错,土地肯定是要越来越值钱的!”

    周成民也点头同意,“我之前去过外省,尤其是南方人口多的城市,土地已经有疯长的苗头了,咱们县里的人口虽然有限,但土地毕竟是实实在在的资源,县里财政现在什么情况,估计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与其无休止的等着县里慢慢给钱,不如直接要土地更实际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