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松大附中,松海市数一数二的高中,里面学生基本上个个都是尖子生,当然,除了高天赐那样家里花大价钱进去的,但是就算花钱进去了,也要服从学校管理,只要有违校规一次,就会被毫不留情的开除。

    所以像这次骚扰王雨莹妹妹的那个小子,哪怕家里有些能耐,哪怕父亲是教育局的小领导,也没敢把儿子往松大附中送,而是送去了管理相对宽松一些的松大附中振华分校,毕竟若是真惹了事被开除,做父亲的也是丢了颜面。

    王雨莹赶到校长办公室,轻轻敲门走了进去,却看到父亲像是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低头听着校长的教训,而旁边的妹妹却像没事人一样吊儿郎当,父亲旁边还站着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穿着十分得体,估计就是受害者的父亲。

    “臭丫头,你没事吧?”

    王雨莹担心的跑了过去,来回查看着妹妹的伤势。

    “我没事啊,就他儿子那个怂样,还能伤到我?几只蜜蜂就把他吓得屁滚尿流了!”

    王雨莹口中的‘臭丫头’转过身来,笑呵呵的说着。

    “校长,你看到没有?这丫头到现在还自以为是,夸夸其谈的炫耀呢,这事我肯定没完,不管起因如何,至少我儿子没有害人之心吧?可这个小丫头呢?你去医院看看,把我儿子给折腾成什么样子了?我儿子说,那都得是小母手指头大小的马蜂,一群群的蜇他啊,浑身上下,就没有一个好地方,医生都说了,这要是晚送去一会,都会有性命危险……”

    “郭亮川,你这有些言重了吧?我也托熟人找了大夫,可人家说肯定不会有生命危险的,就是需要静养一段时间而已!”

    王怀龙会低头听着校长的教训,那是因为他虽是商人,但却尊师重道,明白教书育人的先生不容易,不过对于郭亮川这种坐在办公室里,专门喜欢搬弄是非的小领导,却是十分不喜。

    “诶,你怎么说话呢?什么叫我言重了?这马上就要高考了,高三学生都在拼了命的复习功课,我儿子却要在医院里面受罪,若是影响了高考,那可就是一辈子的事啊,你担得起责任吗?再说了……”

    “再说什么?你想说什么?”

    王雨莹从未见过父亲被这样数落,自然觉得有些忍受不了,站到父亲与郭亮川中间,眉头一挑,“我妹妹虽然顽劣了一些,但也是懂得分寸的大家闺秀,她怎么不用蜜蜂蜇别人,单单去蜇你儿子?”

    “谁知道你妹妹是不是暴力狂,心里有问题。”

    郭亮川恶狠狠的说道。

    王雨莹剜了眼眸瞪向郭亮川,语气同样不善:“据我所知,可是你儿子没完没了的追求我妹妹,好像这件事他们的同学都知道,小小年纪就强迫女生处对象,他不被蜇谁被蜇?”

    “你,你这小丫头……强词夺理!”

    郭亮川跟大老爷们计较一番还可以,但若是跟王雨莹比嘴皮子,肯定要差了不止一个等级,或许他自己也清楚这点,只得恶狠狠的瞧着王怀龙,“我告诉你,我不管你生意做的有多大,也不管你有多少钱,今天你姑娘必须被开除,学校里不需要这种害人性命的魔女。”

    “哼,我妹妹要是魔女,那你就是魔头,你儿子就是魔种,你们全家都是妖魔鬼怪!”

    王雨莹滴里嘟噜的说了一大堆,气的郭亮川脸色惨白,差点憋死。

    “你,你怎么骂人?太没有教养了,上梁不正下梁歪,女儿这样,爹妈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郭亮川挨个指着王家父三女,憋了半天才骂出一句话。

    “呵呵,魔头叔叔,你真是太客气了,上梁不正下梁歪这句话,我们王家人可配不上,不过看你儿子好色的样子,应该可以把这句话倒过来念一下!下梁不正……上梁歪,对,上梁歪!”

    王雨莹状若纠结的思考模样,可话一出口,完全是演说家一般的口才。

    “反了,反了,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没有教养吗?伤了人还敢如此大言不惭?这事没完,伤人者必须开除,开除……”

    郭亮川扯着脖子蹦跳着大吼,手臂也跟着大力挥动,哪有一点教育局领导的样子。

    “开除?哼,开除也不应该从你口中说出吧?”

    王怀龙也受够了郭亮川的讽刺之言,眼中闪着寒光,“这里是松大附中,省重点高中,不是你们市教育局,开除与否由校长说了算,与你有什么的关系吗?轮得着你在这里大呼小叫的指挥校长?”

    “这,这……”

    王怀龙直至要害,瞬间说的郭亮川哑口无言,他是市教育局的小领导没错,但市教育局根本管不着堂堂省管松大附中的校长,更没有资格去指示人家去开除学生,转头看见校长的脸色也不太好,顿时有些蔫了。

    见此,王怀龙和王雨莹父女却是相视一笑,俨然是因为演了一出好戏而开心,不过说到底还是郭亮川配合的好,不然也不会让校长脸色不辞冷厉。

    “这件事校方自有打算,这次叫你们来,一是让你们各自回家好好教育一下孩子,别没事总是惹是生非,二来是让你们看看达成和解协议,尽量别把警察牵扯进来,否则对孩子,对你们、对学校,都没有任何好处。”

    校长这话可谓是说的够明白了,既委婉表达了对郭亮川刚才的反客为主表达了不满,也说出了学校的想法和目的。

    “不愧是有知识有文化的人,说起话来就是中听,言简意赅,清晰明了!”

    王怀龙挺了挺腰板,淡淡的打量着郭亮川,“我跟学校一样,决定没有经官的必要,若是把事情闹大了,对学校的影响不好,所以,咱俩商量商量,私了?”

    “私了?你说私了就私了?我跟你……”

    “咳咳……”

    郭亮川刚要再次发火,却听到了校长提醒性质的轻咳,只得降下来分贝,“我儿子遭了那么大的罪,还耽误了学习,你想私了?你陪得起啊?”

    “二十万!”

    王怀龙语气十分平淡,好像即将拿出二十万巨款赔偿的不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