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曹梦媛的大眼睛眨个不停,心跳也在不断加速,看着申大鹏俊朗的脸庞逐渐模糊,最后只剩下那一双闪亮的眼睛,她,却都没有躲闪,而是选择缓慢闭上了双眸,感受着近在咫尺的温热呼吸,紧张的轻咬了咬粉嫩嘴唇。

    “雨要下大了,坐车吗?”

    就在两人温热唇瓣即将相遇的刹那,马路边上一辆出租车却不合时宜的停了下来,司机更是讨厌的冲着申大鹏拉拢生意。

    已经陷入情迷之中的二人突然清醒,曹梦媛好似受了惊吓的小兔子,扭过身子赶忙向前一路小跑,申大鹏则是怨恨的瞪了一眼不该在此时现身的出租车司机,之后便朝着雨中那道羞愧而逃的背影追去。

    “梦媛,梦媛,你等等我……”

    早在运动会的时候,申大鹏就已经体会过曹梦媛长跑的实力,如今再从后面追赶,简直倍觉吃力,尤其是头顶细雨已经变成了豆粒大小,只怕再这么跑下去,片刻时间两人就会变成落汤鸡。

    也不知是听到申大鹏的呼唤,还是也发现雨水逐渐变大,曹梦媛逐渐放慢了脚步,等到申大鹏临近身边,她还是羞涩的低着头,不敢与其直视,旁边牌匾的霓虹灯照在她的脸颊,显得更加醉红。

    “雨下大了,找个地方避避雨吧?别着凉感冒了。”

    申大鹏想要学着电影男主角一样脱下外衣替女主角遮挡风雨,不过可惜,他只穿了一个短袖T恤,若是把这仅有的衣服脱下来,估计得被人当成流氓打死,无奈,只能四下寻找避雨的地方,可是当他转头望向道边的时候,却是傻傻愣住了。

    “嗯?”

    曹梦媛也顺着申大鹏的目光望去,顿时害羞的低下了头。

    “这,这……怎么又跑到这里来了?”

    申大鹏尴尬的挠了挠头,看着牌匾上‘蜂巢宾馆’四个霓虹大字,却想起来李泽宇和林晓晓偷偷摸摸进入的场景,“那个……呃……那边有个冷饮厅,咱俩去避避雨吧!”

    “下雨了,这么冷的天还吃冷饮?”

    曹梦媛依旧低埋着头,用力咬着的嘴唇已经有些发白,蚊蝇一般的细语呢喃:“那个……我爸今晚不在家……”

    “嗡!”

    申大鹏只觉得头皮发麻,月黑风高,磅礴大雨,孤男寡女在宾馆门口,女生口中说出‘我爸今晚不在家’这句话以为这说明,不言而喻。

    “那个……要不然,咱们进去避避雨?你看咱俩的衣服都湿透了,而且刚才跑的那么快,后背上都是泥渍,你还得冲个热水澡,不然容易感冒……”

    申大鹏也是紧张的不知道在胡言乱语些什么,正恍惚间,却被一双小手拽住了手腕,朝着宾馆里面快步走去。

    一进蜂巢宾馆里面,没了大雨淋淋,顿时温暖了不少,俩人都是羞涩着走到吧台前,傻愣愣的站在那里,与吧台员茫然对视。

    “开房?”

    吧台员疑惑问道。

    “嗯!”

    申大鹏轻点点头。

    “没身份证吧?”

    吧台员虽是个二十几岁的女生,但脸上还是泛起笑意。

    “嗯!”

    申大鹏又点点头。

    “三楼,310,押金二百,若是有查房的问,就说是临时休息,不过夜,知道吗?”

    吧台员十分娴熟的做了房卡,递到申大鹏面前,等着申大鹏交押金。

    “二百是吧?”

    申大鹏掏了掏兜,找了半天只有一百多块钱,顿时尴尬,这才想起来,这几天都是在厂子住的,根本没回家,也没机会管父母要钱,而且今天抢了李泽宇的电影票,跑的匆忙,也没在小姨那里拿钱,之前吃面的时候兜里二百块钱,花了十几块,如今只剩下这些了。

    “我来吧。”

    曹梦媛匆匆在兜里掏出来两张百元大钞,放到了吧台上,顺手又把房卡取走,也没管申大鹏,自顾朝着楼上走去。

    申大鹏冲着吧台员尴尬笑了笑,跟随曹梦媛的脚步匆匆上楼,暗骂自己太丢人了,出来跟女生开房,结果还是女生拿钱,这以后怎么见人?不行,以后兜里一定要揣钱,最少也得五百块,不,一千块。

    “嗤,现在的女生是怎么了?都这么大方吗?跟男生出来开房还得自己掏钱?”

    吧台员把钱收好后,不住的无奈摇头,虽说那小男生长得还可以,但那女生可是更漂亮一些,这社会是要疯狂了吗?

    310包房,是在三楼最里面的房间,对面就是电路机房,虽说有些吵闹,但相比其他房间却要更清净一些。

    进了房间之后,曹梦媛就羞涩的坐在了椅子上,申大鹏倒是相对轻松一些,毕竟前世已经有了经验,刚才失态是因为曹梦媛的种种举动,从一楼到三楼的距离和时间,已经让他恢复了往常的清醒。

    “梦媛,你先去冲个澡,身上都湿透了,容易感冒!”

    申大鹏脱掉短袖体恤,露出了虽不健硕但也算结实的肌肉,吓得曹梦媛赶忙扭过了头,沉吟片刻,还真按照申大鹏所说,乖乖进了浴室。

    看着曹梦媛今天如此乖巧,完全不符合她的性格,申大鹏眉头紧蹙,想不通曹梦媛这几天到底是经历了什么?难道是刚才看电影的时候受到‘启发?’所以懵懂的青春欲念思想开窍,对男女之事也感兴趣了?

    趁着曹梦媛没在,把衣服脱掉换上了浴服,坐在床上听着浴室的水声哗哗,心里却是有了小小的激动,如果曹梦媛一会儿真的要献身,到底该不该照盘全接?

    若是往常时候,或许早已急不可耐,但今天曹梦媛种种怪异表现却始终萦绕心头。

    “我洗完了,你……要不要洗澡?”

    曹梦媛穿着与申大鹏一样的浴服,都是上下一体的长袍,此时腰间系着绳带,虽说双臂挡在胸前遮住了最引人入胜的地方,但只是那纤瘦的身材,再配上娇羞欲滴的模样,已然让人无尽陶醉。

    申大鹏没有开口回应,而是起身一步步走到曹梦媛身边,低头俯视着不敢与他直视的曹梦媛,叹了一声,“梦媛,你到底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