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你们在说什么呢?这么开心?老曹,你要等着大鹏干什么啊?”

    曹母与曹梦媛推门而入,正巧碰到曹新民笑得正欢,曹母忍不住好奇。

    而曹梦媛却是微微皱眉,古怪的看着父亲与申大鹏,搞不清楚他们俩人到底经历了什么?父亲向来不苟言笑,怎会笑得如此开怀?

    可是曹新民与申大鹏二人却是相视一笑,对于苏欣的问话充耳不闻,就像是商量好了似的,同时闭口不谈刚才的对话。

    “你们可真是,两个大男人还玩神秘。”

    苏欣无奈的笑了笑,“我看食材还挺新鲜的,就点了你最爱吃的酱骨和木须韭菜,还有打卤面。”

    “好,还是你最了解我!”

    曹新民同样微笑,拍了拍肩头苏欣稍有皱纹的手。

    “我也点了香辣肉丝!”

    曹梦媛突如其来的说着,没有看任何人,只是自顾给自己倒了杯茶水,捧在手心细细品尝。

    “女儿点的我也爱吃!”

    曹新民先是一愣,随后大笑,估计女儿这是看自己最近累着了,想多点一些荤菜补补身体,可他却不知,这道菜是申大鹏的最爱。

    一顿饭的时间,申大鹏就在看着曹新民夫妻二人你侬我侬,申大鹏有些纳闷,夫妻俩已经人到中年,却还能这般相爱,着实让人羡慕,可是这般相信爱情的两个人,难道真的要因为家族的利益,而舍弃女儿的幸福?

    或许是知道此次一别,极有可能是至此分别,曹梦媛心有不舍,又不能表露的过于明显,而申大鹏也未能插嘴曹新民夫妻俩的对话当中,老两口卿卿我我,两个小年轻的就只能不言不语的自顾的吃着,偶尔瞥一眼对方,羞涩又无奈的笑一笑,再继续陷入沉默当中。

    “申大鹏,这是县路道口,我们直接往市里开,就不送你回去了!”

    曹新民平淡的说着,绅士的替苏欣开了车门,将车门关上,不等申大鹏回应,也没有管女儿是否上车,自顾绕到主驾位置,开门坐了进去。

    曹梦媛和申大鹏相对而立,近在咫尺,却相顾无言,四目相对之中,仿佛有道不尽的千言万语,但这一刻却不知该从何说起。

    “我走了!”

    蓦然,曹梦媛踮起脚尖,在申大鹏脸颊轻轻吻下,随后红着脸转身欲要离开,却被申大鹏拽住了手腕。

    沉默片刻,申大鹏纵有万般不舍,最后还是松开了手,“照顾好自己,等着我的热气球。”

    曹梦媛再未开口说话,低头探身钻进了车里,也未等两人再对彼此说句‘珍重’,曹新民重重轰了一脚油门,似在与申大鹏打招呼,随后扬长而去。

    远远眺望车子逐渐消失在视野中,申大鹏心跳与之同时偷停,视线逐渐模糊,赶忙仰面望天,深深吸了一口气,直到肺腔填满的欲要炸裂,才又缓缓吐出浊气。

    “再见了,曹梦媛!再见,三年平静的高中生活!再见,我即将逝去的青春!”

    申大鹏在心中为过往祭奠,对往事念怀,同时也在畅想着未来。

    申大鹏根本就不在乎曹新民对他的态度,这对经过上一世的他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前世他作为一个标准的接盘侠,都还曾被准岳父各种嫌弃,甚至连进了准岳父的家门都不敢大声说话,相比之下,如今的曹新民已经算是和蔼可亲了。

    富民食馆距离学校并不远,但也不算近,或许是想缓解一下心中的烦闷,申大鹏独自一人沿着路边盲道,经过半个多小时的路程才回到学校。

    其实无需曹新民如今天这般明说,申大鹏也清楚,他与曹梦媛之间的阻碍是京城的曹家与黄家,只要不能站在黄家的高度,他便没有可能在众人的祝福下与曹梦媛在一起,纵使差距犹如鸿沟,但并不代表学习毫无意义,想要成为人上人,想要成为掌控财富与真理的极少数人,知识是必不可少的强大因素。

    而且他也需要一个相比较现在更加高的起点,并非是鹏莹控股和成宇地产这种县里面称王称霸的商产,而是让人能够听之便能正眼相对的位置,对于他这个高中生来说,考上一个名牌大学,应该是最容易达成的第一步。

    回到班级,稍有失落的坐在那里,随手翻看着各科的知识重点,可惜却无法专心,烦闷的将书合上,趴在桌上闭目养神,希望能让自己冷静下来,但是王雪莹却在一旁愁眉苦脸的盯着他,闷闷不乐的噘着小嘴。

    “喂,申大鹏,你跟曹梦媛那个丫头到底什么关系?为什么她走了你要跑出去送她?还这么长时间才回来?为什么你会这么伤心?你是不是喜欢她?不喜欢我?我告诉你,不可以,你只能喜欢我一个人,知道吗?你……”

    “你什么你,你有完没完?哪来的那么多问题啊?人都已经走了,你问这些还有什么意义吗?”

    申大鹏受不了王雪莹没完没了的问题,有些郁闷的直起身子,眉头紧蹙的瞪着王雪莹,一双眼睛泛红,可见是真的有些生气。

    “也对哦,人都走了,我还跟她吃什么醋,反正此时此刻留在你身边的人是我,以后也只能是我!”

    王雪莹大方的揽住申大鹏的手臂,脸上堆满了笑意。

    “哎呀,我真是服了你,难道你脑袋里都是浆糊吗?还是有病啊?”

    申大鹏用力将其甩开,以从未有过的口吻呵斥:“郭鑫都已经重伤住院了,你也不需要再拿我来做挡箭牌了,总这么粘着我干什么?你就不能干点正事?老大不小的,马上也要高考了,你不是想当自然科学家吗?那你还不好好学习,争取考一个好大学?”

    “你怎么知道我要做自然科学家?你在我姐姐那里调查我了?还说不在乎我,哼!”

    对于申大鹏的训斥,王雪莹真是听好不听坏,而且也不知道她的小脑瓜里在想些什么,居然还能胡思乱想到申大鹏会调查她?

    所谓的自我感觉良好,也就是如此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