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天色将暗,松白大厦的门口,朱淳、朱厚、翁红敏、朱神佑、朱神兵,所有人都早已等候多时,远远看着徐向前的车子驶来,众人皆是热情的一拥而上,尤其是翁红敏,更是穿了一身大红色的旗袍,其丰腴的身段一览无余。

    “哎呀,徐书记,您可算来了,大驾光临,蓬荜生辉啊。”

    众人当中,只有翁红敏与徐向前最为熟悉,也是第一个冲上前去挽住了徐向前的胳膊,好似一个送上门来的羔羊,哪有半点身为人妻人母的矜持。

    “翁总,你太客气了,吃顿家常便饭嘛,咱们进去聊?”

    徐向前笑呵呵的挺着个油腻的大肚子走下车,头顶几乎寸草不上,已经秃了一大片,只剩下两鬓和后脑勺还留有头发,估计是在市里用脑过度了,明明只有四十出头的年纪,看起来却像个五六十岁的老江湖一般。

    “对对,咱们上去聊,上面安静!”

    翁红敏直接将其余人晾在一边,只顾着身旁的徐向前,扭着水蛇腰进了酒店大门。

    所有人都看得出来,翁红敏与徐向前的关系绝对不一般,但却没人敢开口说一声或者问一句,尤其是见朱淳似乎并不在意,众人也只能选择沉默,一同跟着进了酒店,乘电梯上了顶楼的私人宴会餐厅。

    餐桌前,徐向前毋庸置疑的坐在了主座,翁红敏随之在右手边,黄彬坐在左手边,其余人也是按照辈分顺次而坐。

    “徐书记,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我的爱人,朱淳,现在是县里巡警大队的队长,为人老实、工作兢兢业业,县里治安这么好,我爱人可也是有些苦劳呢!”

    翁红敏赔笑介绍,徐向前笑着点头,起身与朱淳握手,“听说了,听说了!”

    “这位是朱厚,我爱人的亲弟弟,也是这家松白大厦的老板,这顿饭可是我这个小叔子专门替您接风的。”

    “你好!”

    徐向前又与朱厚握手示好。

    “这两位是我的儿子和侄子,他们俩没啥介绍的,做些小生意而已,不足为道,不过今天我可要给你隆重介绍一位年轻有为的大少爷!”

    翁红敏指了指端坐在一旁的黄彬,“这位是京城黄家的大少爷,未来的接班人,黄彬,全国连锁的龙玛特超市,就是在他们家族旗下。”

    “哦?京城黄家?早有耳闻!不过黄总的大名可是如雷贯耳啊。”

    徐向前仔细打量着黄彬,频频点头,“英雄出少年,不愧是大家族出来的,果然气质非凡。”

    “徐书记您过奖了!”

    黄彬客客气气的与之握手,收起了往日里的骄傲与自大,“徐书记的大名才是如雷贯耳,我经常听翁阿姨提及您对她的帮助呢!”

    “诶,这是什么话,都是应该的,应该的嘛!我可要感谢你呢,县里第一规模的大超市,为县里的经济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呐,你可要再接再厉,我祝你早日超过龙玛特超市的规模啊!”

    徐向前紧紧握着黄彬的手,比之前对待朱家人还要更加热情,他虽然不知道京城黄家到底有多大的实力,但想想能在全国经营大型连锁超市,定然是京城排的上名号的大家族了,他一个县高官,哪里敢得罪?

    “多谢曹书记的祝福,借您吉言,我肯定继续努力!”

    黄彬举起酒杯,竟是抢了朱家人这个东道主的风头,“我也用朱家的这杯酒借花献佛,祝愿徐书记在青树县有所作为,步步高升!”

    “好!来,大家都走一个,干了啊!”

    徐向前也没有多少虚伪举动,很是实在的与众人提杯,将满满一盅的精品茅台豪饮而尽,啧啧品了品滋味,也不知是赞叹酒好,还是感慨朱家人的热情,总之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徐书记,来吃口菜,你最喜欢的清炒毛肚,还有这红烧海参……”

    翁红敏热情的帮着夹菜,朱家其他人则是轮着翻的给徐向前敬酒,大有一副不将其灌醉誓不罢休的架势,不过几番白酒下肚,朱家人都是脸色泛红,可徐向前却像个没事人一样,很是清醒,到了最后,也只剩下黄彬和朱神佑还能陪着。

    山珍海味,家禽野味,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这一桌子饭菜几乎应有尽有,徐向前喝得开心,吃得也符合口味,一个多小时下来,酒足饭饱。

    “徐书记,您要是吃好了,楼下还安排了节目,您要不要去看看?”

    朱厚专门强调了‘节目’二字,对于混迹官场的徐向前来说,自然明白是什么意思。

    “不了,今天这顿饭已经足够丰盛,吃得饱、喝的足,徐某人甚是感谢,天已经不早了,至于其他节目,我就不参与了!”

    徐向前刚刚来到青树县,怕做了什么出格的事被传出去影响不好,直接摆摆手婉言谢绝了,看了看手表已经九点多,便萌生了退意。

    “也好,徐书记今天才刚刚上任,是应该好好休息一下,这回您来了青树县,那咱们相处的机会多着呢,来日方长!”

    黄彬再次举起酒杯,与徐向前轻轻碰杯,“以后侄子我在青树县做生意,还得要徐书记多多帮衬啊。”

    “放心,放心!”

    徐向前老狐狸似的精明,只点头应和,却不说任何实质性的问题,喝了杯中酒,便起身欲要离开。

    “徐书记,我朋友从国外带回来一些国内少有的烟和酒,我已经命人都用整理箱打包好,放进您车子的后备箱了,小小意思,不成敬意,希望您能够喜欢!”

    黄彬口中能够从国外回来的朋友,其实只是个虚构的人物而已,他们京城黄家什么东西买不到?还需要别人来帮着捎东西?更何况他们也不差那点钱。

    “若只是小小意思,那我就收下了。”

    徐向前拒绝了安排好的节目,是因为影响不好,但现在只是些烟酒,又能够在他没同意的情况下放进车里,那也就说明朱家人和黄彬还是很用心的,至少是搞定了他的司机。

    “徐书记,我们送送你!”

    翁红敏领头站起身来,朝着门口电梯走去,其他几人也纷纷放下了碗筷,跟着一同送客。

    “你们就不用送了,我初来乍到就大吃大喝,人多了,只怕县委里的同事会有误会,我自己走就行了,你们继续,继续……”

    徐向前的确是要避嫌,所以行色匆匆,脚下生风,一人独自离开了松白大厦,乘车回家去了。